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Mooncake

*Mark/Eduardo

一个短小的睡前故事。宇宙奇趣AU……?




  “想剪碎这片月光洒进你的杯子里,看着你喝下去,微醺着眠于一个温柔的梦。”

  Eduardo轻轻读着信,引得一旁的Mark忍不住凑过头靠近他。察觉到距离的变化,他将信纸展开,向Mark那边递了递。

  Mark目光迅速掠过纸面,扫过看似和缓的抒情字句,勾起唇角快速地笑了一下。

  “月光剪碎了会很冷的。”Mark呼出一口白雾,看着因为过冷而罢工的电脑,“这个天气大概不适合。”

  “很冷吗?”Eduardo微含了笑问,说着对着起雾的窗伸出手,画了一个圆圆的月亮。

  “嗯。”卷毛煞有介事地上下晃动了一下,“今天的月亮还很圆,没被剪过,过两天才会重新让人上去剪月光。”

  “噢。”Eduardo拉长了音调,他现在确定Mark喝醉了,即使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依然亮晶晶地圆睁。

  Mark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他感受到如有实质的目光一点一点堆积出重量后转身看回去,而回头的时候对方已经悄悄收回了视线。

  “Mark?”

  “Wardo,你真的想剪月亮吗?”说着Mark歪歪头,“如果想的话你现在把啤酒喝完,我们可以剪两瓶带回来等天气热的时候再喝。”

  “好啊。”焦糖色的眼睛闪闪的,睫毛上下触碰几次后眼尾弯成月亮的弧度。Eduardo将瓶子里的啤酒几口喝干,笑着举起空瓶子跟Mark的碰了碰。

  

  “我是第一次上月亮,我以为它会是灰色的。”

  “它一开始是,”Mark缩在帽衫里,这天的确挺冷的,“对了还有月乳,就是边上那里那些,我觉得有点甜了,你可以试试看,如果想要的话那我们就装一瓶月乳一瓶月光回去。”

  “一开始什么都没有,宇宙都是一片混沌当然无所谓颜色了。”Eduardo蹲下身用瓶口蹭起一点月乳,尝了尝。“我觉得还好,带一点回去?我觉得Dustin会喜欢。”

  Mark唇边冒出些白雾,他把手也藏在口袋里,拎着空瓶的手有点儿冻僵了。他点点头,跟着过去帮Eduardo一起装好那一瓶子月乳。

  “其实应该算是什么?”Eduardo晃晃装满月乳的瓶子,“月亮产的牛奶?”

  “差不多,基本上是酸奶加过量的糖再经过冰冻。所以你的挤奶方式还挺专业的。”Mark面无表情地揶揄他。

  “那你就是那个帮忙拿桶的。”他反唇相讥,却在捕捉到Mark嘴角线条时没忍住破功喷笑出来,只好拍了拍Mark的后背。

  下一秒看见Mark被他拍飞了出去,Eduardo吓坏了,脚上一蹬也追着离开了地面。Mark看起来并不慌乱,他转过身来抓住Eduardo的手腕,带着他一起往闪耀的银河里飞去。


  他们飞过了许许多多灰蓝的行星,穿越紫红的星云,翻过恒星凹凸不平的表面……最后他们被散落的原子串成分不开的一串后往那颗蓝白色的星球推。

  Mark握紧了Eduardo的手,在高速行经月亮的时候Mark用另一只手抓紧瓶子在边缘敲了一下,碎片飞散,一部分直接飞进了他的瓶子里。

  最后他们回到那扇玻璃窗后头,圆圆的月亮缺了一个口,窗上画的月亮也被重新凝成的水雾蒙上一个缺口。

  Eduardo拉着Mark倒在床上,止不住的咧着嘴笑。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Mark。”

  “我知道,现在我认为该睡觉了。”

  “好的,晚安。”

  “晚安Wardo。”


  两天后Eduardo用月乳和那小半瓶细碎的月光做了一顿下午茶,甜饼和月亮水,当然咨询了他妈妈。

  “Mooncake。”

  Mark看着他,伸手拿了自己的那份。

  “Mark你知道吗,如果没遇到原子我们现在估计还在月亮上飘着呢。”

  “我知道。”Mark回了一句,“我愿意。”

  Eduardo因为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愣了愣,然后笑弯了眼睛,“我也愿意。”

  然后他们交换了个带着月乳甜味和月光凉意的吻。


END


评论(8)
热度(40)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