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Good Boyfriend Material(03)

*Mark X Eduardo

*一个半AU,不会太短的中短篇,更新看缘分


剧情简单又飘忽,我就忍住不讲话啦,说完了就懒得写了XD


02


03.

 

  Eduardo在他还不熟悉的房间里醒来,迷迷蒙蒙地完成洗漱后在饭桌边坐下,看着盘子里烤得金黄的吐司发呆。

  还没等他想出些什么,手机的铃声先响了起来催着他回神。

  他伸手接通电话:“喂你好?” 

  “你还没改掉接电话一定要自己先开口说话的坏习惯?”

  闻言Eduardo立即咬住下唇,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有事吗?”

  “至少你没有先自报姓名了,有进步。以及,任务,当然了,不然我还能找你干什么呢?调情?”听筒中尖锐的女声十足嘲讽。

  “哦拜托……”

  “给你二十分钟,换上放在你家门口的装备,然后站到你邻居家前门去。”

  “什么?”

  “我不会再重复一遍的,鉴于你很明显听清楚了。”

  “听着,你很清楚我的邻居是谁,而且也很清楚我刚刚签下了一份什么协——”

  “我从来不知道性爱能让你把脑子丢进太平洋里,还是因为是他?”对方打断他,不屑的哼了哼后满意地听到了Eduardo被哽住的声音,“那好,我提醒你,你回到这里的目的。”

  “——就是监控Mark Zuckerberg。”

 

  Mark在早上的时候还呆在家里而没去他的办公室,这很不寻常。虽然有互联网和笔记本,他不用时时刻刻呆在Facebook管理一举一动,但他仍然更习惯于在自己的公司里办公。而这一切在你已绝交的前好友在跟你来了一场火辣之至的性事——说真的那晚在他的26份保密合同中绝对名列前茅——又搬到了你的隔壁之后便发生了变化。这件事情实在很难让人不分心,即使他是Mark,特别是因为他是Mark。

  他在浴室里磨蹭了好一会,最近他在欲望上显得相当的放纵。水流中携夹着压抑的混乱呼吸声,感谢他良好的记忆力,目前他的脑海里回荡着一些来自于Eduardo那早本能的甜言蜜语,以及无意识的柔软异国音调。

  或许这种境况要拜那份合同所赐,Eduardo潇洒的签名依然跟安全套和润滑剂乱七八糟地摆在一块,这个组合让白纸黑字的协议多了丝难言的情欲味道。不单单只是那一个无与伦比的夜晚,更多的是因为带着满身的餍足醒来后接受到了Eduardo摸索着落在他脊柱骨的吻,如今依然让他感受鲜明。

  毕竟他那个晚上甚至没有认出来跟他滚在一块皮肉赤裸相对的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前任的最佳好友。

Beast 在屋子里到处乱滚,它今天简直躁动得让人生疑。不过现在Mark没放太多心思在它身上,他还以为自家的纯白色毛毯子什么时候多了一块,放好狗粮后随便瞥了一眼便飘忽地移走了视线。一屁股在电脑前坐下来,Mark松松手指打算开始今天的工作。

  其实该做的工作没有多少,当他成为了CEO,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底层代码工蜂的时候,真正需要他进行的编程就少之又少了。不过Mark向来更愿意跟代码,而非各界名流或是各行业巨擘打交道。

  轻松的编程比起工作更像是打发时间,于是Mark没戴耳机也没打算喝点红牛,他在电脑前以均匀的速度敲击键盘,一行行代码稳定地出现在屏幕上。

  然后眼角一大团白色物体迅速地闪过去,Mark如有所感地回头一看,Beast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跃出了房子,向着门外狂奔而去。

  “Shit。” Mark停下手中的活,撑着桌子站起身来赶紧追了出去。

  Dustin不止一次跟他嚷嚷过Beast会飞,而他现在亲眼看到白色的毛球在完美的跳跃后浮空,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养了一只魔法狗。

  Beast拖着一身酷似拖把的长毛,狂野地跑出了Mark的房子。

  这次我大概要被动物保护组织控告了,Mark在追逐战的间隙想,莫名又想到了Eduardo那只随身携带了一个星期的白色的鸡,差点因为笑而呛了一口,认为这可能是中国成语中鸡犬不宁的现实表现。

  

  Eduardo握着手机听到了通话挂断的忙音,没忍住叹了口气。他先走到门口把对方说的装备拿进来。

  那只是一个小包,里面装着一套看上去很亲肤的休闲装。他把包随手放在沙发上,回转到餐桌边吃完了已经冷的差不多的烤吐司,将杯子里的橙汁一口气喝光。

  他重重在沙发上坐下来,吐出一口气,静默半晌才把包拿过来开始换衣服。身上依然穿着衬衫而不是家居服,因为他的确没做好自己有了个新家的准备。宽松的衣物意外的合身,尺寸合适得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电话中隔着电波的冷漠讽刺。

  衣服上古怪的香气让Eduardo皱了皱鼻子,嘟哝了两句,他扒拉一下头发出了门。根据指示站到隔壁房子门前,他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

  那感觉很微妙,毕竟那栋房子里住着Mark,而此刻他就站在Mark的房门前。这他想起曾经在柯克兰H33前等着Mark开门的时光,和以前有过的跟那个生活习惯糟糕的小卷毛住在同一栋房子里的想法。

  还没等他再想出些什么岁月不饶人啊时间老人很残忍之类的感慨——当然这跟他依然年轻到不必感慨岁月也不无干系,有什么东西横冲直撞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而且非常显然的目标明确。

  明确的过分了因为那显然就是直线冲他而来的!

  曾经家里养狗的经验让Eduardo下意识地扎稳脚步,即使他还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玩意。接着一块巨大的毛毯扑到了他的身上,十分欢快地蹭上了他的腿,粉色的舌头让他从一大块白色中确定了脸。

  Eduardo蹲下身摸了摸他认为是头的地方,这只狗愉悦地接受了他的抚摸。之后出现在他视野里的就是穿着睡袍和拖鞋的Mark。

  

  Mark看见乖巧地伏在Eduardo身上的Beast,立刻刹住了车。

  “Wardo。”

  “呃,嗨。”Eduardo看起来有些窘迫。

  “嗯,嗨,唔,Wardo,这是Beast。Beast,这是Wardo。”Mark说完就咬住了舌头,这听起来实在蠢得过分了。

  “哇哦,早上好。”事实上Eduardo没有嘲笑他,他总是不会嘲笑他的,然后低下头用软软的腔调跟快乐的Beast打了个招呼。

  Beast不老实地咬着Eduardo的裤脚,于是巴西小伙只得站起身来,被扯得踉踉跄跄的。

  “Mark,我觉得你的狗……”

  “Beast。”

  “好吧,Beast好像想出去逛逛,你多久没溜它了?带它去走走吧。”还没说完就被Beast扯得一绊,Mark迅速地伸出手托住他。

  结果在Beast的固执之下,变成了Eduardo和Mark两个人一块儿沉默地遛狗,完事之后Beast还念念不舍的将前者往Mark家里带。  

  “进来吧。”

  “Mark,我不认为——”

  “你说共同开发的。”

  “抱歉?”

  “我认为良好的邻里关系是完美社交的一种。我现在邀请我的新邻居进我家喝一杯,这应该完全符合社交规范?”说着Mark还歪了歪头,侧身一副笃定他会答应的样子。

  “Mark。”

  “而且这绝对跟你说的共同开发不冲突,除非你撒谎了。”

  Eduardo真的很讨厌别人说他说谎,诚实一直是他的一项美好品德。他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最终点了头。

 

TBC

马总家的汪真的简直就是一团毛,有兴趣的话可以搜搜看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72)
  1. Y樱桃大肘子YLevexres 转载了此文字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