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Flying Ball

*Mark X Eduardo

 

花朵扔球跑,不讲道理,没有逻辑只有病。

 

 

1.

  Eduardo最近的日子有点难过。

  不光是那场耗费精力的诉讼,更重要的是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没有最紧只有更紧的制服。Eduardo盘膝坐在地上,无言地看着在紧身服下弧线突出的肚子。

  他摸索着扶着床站起来,走到全身镜前,觉得自己就像个用肚子驮西瓜庆祝丰收的憨厚老农。

  “天呐。”

 

  就在几个月前,他的腹肌逐渐消失于无形,而当时的他忙于各种各样的文书和当堂对峙,并没有费丝毫的心在自己的身材管理上。

  第一次发现这个问题是他久违地套上蜘蛛侠制服的时候,Eduardo把自己往衣服里一塞,途中深呼吸几口才让柔韧贴身的布料包裹住他的肚皮。

  “嗨蜘蛛侠!”十岁的小人质在被他解救之后激动地扫了他两眼,“你是不是胖了?”

  “天气冷,这个是……是肚子的围巾。”为什么一个超级英雄要跟人质讨论自己的肚腩,这种事情不应该只会发生在……蚁人或者任何除了他以外的人身上吗?

  “哇哦,酷!” 小男孩对着空气挥了挥手,“我回去也要一个!”

 

2.  

  “《理性讨论蜘蛛侠是不是干吃不干活》?”Eduardo看着秘书的电脑屏幕忍不住读了出来。

  “啊老板,”秘书小姐停下来,偷偷确认了一眼还没到上班时间才继续说话:“这个是论坛热帖。”

  “为什么,就因为他发福了就质疑一个勤勤恳恳工作的人的工作态度!?”

  秘书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老板原来是蜘蛛侠粉丝,“不,事实上评论的大家觉得蜘蛛侠可能是怀孕了。”

  Eduardo看起来像是被雷劈了,立即把手抓紧了桌角,“什么?”

  “没有人发福会只胖肚子的,”秘书滑了两下鼠标指着屏幕上偶遇蜘蛛侠的照片,“他的手脚几乎没怎么变,只有肚子……”

  “Dustin就只胖肚子。”Eduardo快速回了一句打断她,逃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3.

  “蜘蛛侠,穿上你的制服,我们需要你!”

  “哦好的,给我两个星期,我先收割了这颗西瓜。”Eduardo接到复仇者联盟的电话邀请时礼貌而矜持地回复。

 

4.

  Sean难得有一晚在正常的时间独自待着自家别墅里,他躺在沙发上,眼睛从电视屏幕上的HBO台移开,对着窗户打了个哈欠。

  等他睁开眼睛,一个黑影静静地降落在他面前的阳台。他一骨碌从沙发上跳起来,Eduardo的脸从黑暗里显现出来。

  “我操了。”Sean下意识地抓过扔在一边的手机。

  “Sean。”Eduardo似乎有点赶时间,他敲了敲面前的玻璃,被呆坐在沙发上的Sean激起了脾气。

  “你的懒屁股他妈的是粘在沙发上了吗?!”Eduardo一边咬牙切齿,一边用手指切开了玻璃窗,从洞里轻巧地钻了进来。

  Sean就这么看着超现实的一幕,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呆滞地看着Eduardo大跨步朝他走来。

  然后他感到手中一沉,Eduardo难得语速飞快。

  “带好他,我来不及找别人了。而且上次没打你算你欠我一次。”

  “……什么?”Sean低头一看,一个脸还像猴子一样皱巴巴的婴儿被棉布厚厚地包着,他磕磕巴巴地,几乎要呛到了,“你的孩子?!”

  “对,”Eduardo叹了口气,“这是我的卷毛西瓜。”

  说完他风一样地从原路跑了出去,甚至还把那块玻璃给装好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Sean听见远方响起了怪兽的嘶吼声。

 

5.

  Sean颤抖着手,在崩溃边缘吊起一丝理智抓着手机打给了Mark。

  “Mark。”他哆哆嗦嗦的,听起来慌乱的不行。

  “你又怎么了?”Mark的语气听起来很不耐烦。

  “我可能当爸爸了。”

  “是Facebook哪个实习生的吗?操,Sean,我早就告诉过你要带套了。”

  “套是我的武器和铠甲我不会忘了它的。我问你,我跟Eduardo上过床吗?”

  “什么?我他妈怎么知道?”Mark从不耐烦到了暴躁,“但是不,你不是他的菜。”

  “但是我是卷毛……”

  “我比你还卷,”Mark干净利落地截断他的话,”你嗑大了吗?”

  “哦对,操,是你,除了你还能有谁!”Sean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我等下去找你,记得开门。”

  

6.

  Sean说的一会成了第二天一早,期间他徘徊着想等Eduardo回来,却始终不见对方踪影。看着闭着眼睡得一脸安详的婴儿,他终于下定决心抖抖索索地抱起来,出门叫了一辆直奔Mark家。

  路上他看到有个小姑娘提着一大个花篮卖花,斟酌一下他掏出一把票子买下了所有花。小姑娘开开心心地走了,他在后面把花掏出来将好梦沉沉的婴儿放进去,解放了自己快要断掉的手。

  于是当Mark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拎着篮子的Sean。

  “我认为现在太热了,不适合烧烤。”

  “……”Eduardo是正确的,Sean想,如果给Mark放在门前的话他大概会像跨栏一样跨过去。

  “这是你的肉。”Sean留下这份篮子里带有花香味的烧烤外卖,忙不迭地绝尘而去。

 

7.

  “那是一个婴儿。”Mark把篮子拎回房间里,沉着地给Sean打电话。

  “是你的。”

  “我一般都戴套。”

  “你最好想想你不带套的时候跟谁做了。”

  “Wardo。”Mark不假思索,接着恍然大悟,很快又茫然失措,“操。怎么可能?”

  “小概率事件不等于不可能事件。”Sean欢快地吹了个口哨,“你可以验一验。”

 

8.

  操,还真是我的肉。

  Mark拿着化验单,仿佛看着天书。

 

9.

  Eduardo最近这个任务战线很长,一阵兵荒马乱,几天之后终于来到了最终战场。正当他准备给怪物最终一击的时候,一架直升机咆哮准备降落,他把怪物一推自己跳开,看见螺旋桨将垂死的怪物绞成四散开来的肉块。

  “呃,真恶心。”

  他感慨一句,打起精神准备应付新出现的人。Mark熟悉的脸从直升机上跳出来,他怀里还抱着Eduardo的卷毛西瓜。

  “Wardo。”

  “你他妈怎么在这里!”

  “我找了很久,买了一架直升飞机,找了一个驾驶员,黑了你的手机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你的手机一直在酒店房间。但是根据你手机和你电脑的资料交叉比对我知道你大概是蜘蛛侠,然后我根据目击者报告预测你的路线,嗯,看来我是对的。”

  “我问的不是这个!”

  “这个世界已经堕落到超级英雄没法带孩子了吗?那么这只能证明这腐朽的权力架构完全无用的且臃肿的,仅仅只是一群平庸无能的人的集合。知识就是权力,我认为是时候开始革命了,对了你喜欢吃樱桃味的糖吗?我带了一点给你。”

  Eduardo忍无可忍,射了一大把蛛丝封住Mark不停蠕动的嘴唇。敏锐地感到新闻记者的无人机,他立刻把战斗中被撕坏的头罩带上,一转身就跑。

  Mark眼疾手快地用一只手抱住了Eduardo的腰,另一只手臂里还圈着一个布团。Eduardo于是把他一块儿揽着飞了出去。

 

10.

  “这叫飞翔的感觉。”回到酒店房间里的Eduardo摘下头套,看着刚刚还硬气十足的Mark铁青了脸,还是倒了杯水给他。

  喘了半天,Mark平静了下来,“没关系Wardo,我可以理解的,毕竟你刚刚掉了这么大一块肉下来,抑郁症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我查过资料了。”

  “……你知道你刚刚把你的孩子形容的像个瘤子一样吗?”

  “哦,”Mark语气里含着藏不住的洋洋得意,“所以的确是我的孩子。”

  “操。”

  “嘘嘘,Wardo,注意语言。”Mark熟练地把手上的布团轻轻颠了颠,软下声音哄着睁开眼睛的婴儿,接受了直直吐到他脸上的泡泡。

  Eduardo突然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Mark脸上烦人的沾沾自喜也变得可爱起来。

  

  “我们的。”Eduardo说,轻而软。

  “嗯?嗯,我们的,Wardo,我们的孩子。”

 

END


带球跑和带球没跑成都有太太写了,我补充个扔球跑。希望太太们不要坑,笔芯。

评论(19)
热度(186)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