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你不能和只认识一天的人结婚 下

Mark X Eduardo

 

梗概:冰雪暴君马克扎,活泼痴心爱德花,横插一脚肖恩帕,邪恶助攻里斯汀,幕后雪宝克里达。

 

看标题知AU,没错就是冰雪奇缘。玩梗发糖,没有逻辑只有病。段子文写成了布料文,全篇将近七千字,痛苦。



6.

  后来Eduardo冷静下来想想,那通电话里的说辞满是漏洞,更别提他匆匆忙忙穿越半个哈佛大陆来到柯克兰王国却只看到空空的城堡中一扇紧闭的门,Dustin和Chris完全不见踪影。

  但Eduardo从来都不是在关于Mark的事上能保持置身事外冷静的人,他作为弟弟(名义上的)而为Mark做的事情却远超于此。

  

  “Mark!”他哐哐哐地砸着门,“Mark!”

  内里静悄悄的,他摸着门,暗自思忖是不是自己错觉,薄薄的木门冰凉凉的。这里顺带提一下,他们皇室是个普通的小皇室,柯克兰王国也是个普通的小王国,于是在城堡的配置上远不如其他王国,当然更不能跟Eduardo住的艾略特王国相比。

  他拍了一会才想起口袋里有钥匙,急急忙忙拿出来对着钥匙孔插。喀拉喀拉地一阵响,门板纹丝不动,内里也依旧悄无声息,Eduardo急的嘴里冒出来的话都变成了歌。

  “我知道你在里面就快点开开门吧,Mark。”调子忧伤又焦躁,半晌突然想起Mark晕过去的可能性,倏地站起来准备使用暴力。

  天地可鉴,他一直是哈佛绅士。每个人都会这样说——也许除了这扇门。他嘀嘀咕咕着些词,约是他的母语葡萄牙文。

  

  Eduardo在原地跳了两下当做热身,抬起腿向门大力踹去。他总是知道怎样才是有效攻击,脆弱的门锁发出了干净利落的爆裂声,那道阻碍再也不是问题了。

  他跨进房内,因骤降的气温吓了一跳,眼睛紧张地四下搜寻着Mark的那头小卷毛。他在床上找到了Mark,对方正以缩成一团的姿势躺在床上,被子被压在身下。上半身是帽衫和手套,下半身则是一条短裤,搭配上蓬松的卷发让他看起来像把身子埋进温暖土壤的鸵鸟,屁股和光溜溜的腿露在外面。

  “天呐,Mark。”Eduardo凑过去,把手覆在Mark的额头上,不意外地感觉到热。

  Mark迷迷糊糊地追着他的手,艰难地睁开眼睛,嘟哝着控诉:“你没来。”

  “Mark……我很抱歉,但你必须去医院了,我估计你也没有好好吃饭。”

  “你还躲着我。”

  Eduardo叹了一口气,才意识到现在的Mark跟他三岁的表弟生病时别无二致,于是他放软了本来就很轻柔的语气。

  “我真的很抱歉,但是先治病,然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堆雪人了,好吗?”

  “不。”

  “起码让我给你找些冰块降温,你的头发会着火的。” 

  “唔唔唔,”Mark依然很不清醒,他拉过Eduardo很久之前漏在这里的最近又被他翻出来的草帽,手指比划了几下,“给你,不要走。”

  “噢。”Eduardo发出了惊叹的声音,没多说什么,只是把Mark放平了之后将盛着冰块的帽子贴着他的额头。

  

  安静地过了一会,挨着热源Eduardo的Mark又昏昏欲睡了,他在坠入梦乡前说了句话,然后就带着微笑睡了过去。

  “雪人,好的Wardo。”

 

7.

  “我想搞一个网站。”Mark蹲在地上拍雪人,把细碎的雪拍密实了,逐渐现出来一个雪人的形状。

  “好啊,我可以帮你吗?”

  “你总是可以的。”

  “哈,”Eduardo闻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用手把Mark脸上的雪屑抹去,Mark已经冻的鼻子红红了,“我说了让你别穿短裤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我穿了袜子。”Mark不在意地耸耸肩,瞥见Eduardo脸上不赞同的神情,迅速地转移话题:“你也没带手套。”

   Eduardo谨慎地选择措辞,他不能说自己不冷因为那样的话Mark也会这样回答他上一个问题。他沉浸在语言的艺术中,没注意到Mark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专心地看他。

  Mark把手套脱下来,拉过Eduardo的手把柔软的织物套进去。

  Eduardo吓了一跳,他有点紧张地盯着Mark的手看,压着声音喊了一声:“Mark。”

  “Wardo。”Mark跟他对视着,红鼻头配着卷发帽衫让他看起来惊人的幼小。Eduardo胸腔突然被一种看小动物时的心情充满了,他软软地呼出一口气,拉起Mark的手,警告他。

  “另一只不要再脱了,不然我们会看起来像是两头跳圈圈舞的熊。”

  “为什么不呢?”Mark眨眨眼,迅速地脱了另一只手套塞进裤袋里,拉起了Eduardo空闲的那只手。

  

  Dustin在王国门口等着,看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影转着圈圈从地平线蹦过来,他用力揉了揉眼睛。

  “Chris,Chris!”他喊道:“我可能得了雪盲症!”

 

8.

  Mark在创造The Facebook,他终于又脱下了手套灵巧地在键盘上翻飞着,像控制冰雪一样控制着代码源源不断地流出。

  他的王国生机勃勃,Mark给了它冰雪的颜色。然后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了Sean Parker。

  Sean对他很感兴趣,而这种兴趣在他后来见到了Eduardo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准确的说他对Mark的兴趣在见到Eduardo的时候迅速地转移到了后者身上。

  Mark于是迅速忘了之前的自己觉得Sean有多酷,臭着脸看Sean眼睛跟着Eduardo转,在心理狂暴地唱着歌来克制自己变出冰剑来捅上Sean几个口子的冲动。

  人人都爱Eduardo,他总是那么温和且讨人喜欢,良好的教养让他对Sean的诡异热情依旧彬彬有礼。不过在同Sean会面期间,他总是时不时担忧地看看Mark。

  等Sean骚包地扭走后,Eduardo立刻抓着Mark问话:“你还好吗?”

  接收到Mark略带困惑的示意,他接着说:“你刚刚在……唱rap,很小声但是我听到了。”

 

  哦操,我唱出来了。Mark面无表情地想。

 

9.

  Sean还是很酷,除去对Eduardo的过多的打量和注视,他的想法还是很酷。Sean说去掉The,Mark认为那很好,于是他去掉了The。

  真正要见Eduardo的前几个晚上Sean拿着啤酒,神神秘秘地跟他说我知道一个秘密。

  “哦。”Mark敲着键盘头也没回。

  “关于Wardo的。”

  流程的敲击键盘声停下来,“你应该叫他Eduardo,或者Saverin。”

  “唔嗯,”Sean不在意地应了一声,“你想听吗?”

  “不。他的秘密应该由他自己选择告不告诉我,就像Facebook是用户自动上载信息而不是我去窃取他们的信息。”

  “但是那个秘密是公开的信息。”Sean神秘地笑笑,等Mark不耐烦地转头看他。“你还没有那个平台知道。”

  

  最后Sean还是告诉他了,Mark半心半意地有听没理。

  “Eduardo是个自由的小精灵。”

  

  他妈的Sean Parker,绝对是魔戒看多了。Mark恨恨地带上耳机,拒绝承认之前因为Eduardo秘密而产生微妙期待和罪恶感的愚蠢自己。

  Mark绝对拒绝相信哈利波特里的家养小精灵,相较而言,当然是魔戒里的精灵更接近Eduardo的形象——如果Eduardo真的是精灵的话。

  

10.

  第二天Sean拉着Eduardo跳着舞进来,Mark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感觉到还未成型的冰锥蠢蠢欲动。  

  Sean牵着Eduardo的手,一个旋转之后停在Mark身前,喜气洋洋地宣布:“我跟Edu要结婚了!”

  Eduardo下意识跟上他的舞步,旋身后被Sean揽在手臂里,闻言震惊地睁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

  “毕竟他是一个自由的小精……”话没说完,就被Eduardo气急败坏又慌乱地捂住了嘴。趁着Eduardo全心全意怒视他的时候,Sean对Mark眨了眨眼。

  

  然后Mark真的咆哮起来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能喊得跟魔戒里的甘道夫一样。

  “你不能和只认识一天的人结婚!”

 

11.

  Eduardo在另一间房里组织语言,很明显小精灵这件事瞒不下去了,而这个秘密……说真的说出来谁会信啊!

  他暗自生气,一抬眼看见玻璃房外的Mark啪啪啪地在敲键盘,冰痕逐渐在笔记本上蔓延开来。Facebook就像一个用冰雪砌成的王国,Mark离开哈佛大陆,在帕拉奥图大陆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帝国。

  Eduardo焦虑地四周看看,发现有些实习生已经听到不对劲的声音在找源头了,他倏地站起来,大跨步地朝Mark走去。

  “Mark!”他走的很急,“Mark!”

  小卷毛带着耳机,雷打不动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Sean在一旁插话:“他在工作,宝贝。”

  “抱歉?”

  “他在工作。”

  “哦是吗?”Eduardo快速地说,“我质疑的不是这部分!”

  走到Mark跟前,电脑已经快被冰覆盖了,Eduardo当机立断地拿起电脑,甚至迅速而小心地把Mark头上的耳机取下来,然后狠狠地将薄薄的机械往地上一摔。

  Mark受惊地看着他,小动物一般,那双蓝色的眼睛被惊讶和悲伤覆盖。

 

  Mark看着他,沉默一会才开口:“你真的要跟他结婚。”

  “什么?”

  “我在起草你们的分手宣言但你走过来摔了我的电脑。”

  操,Eduardo愤怒地想,现在这台电脑也会拒绝承认我是个哈佛绅士了。“我们没有在一起!”

  “哦是吗,那我是不是要准备你们的离婚说明?”

  “你最好准备好你的童话故事书!”Eduardo控制不住地喊,“我会回来告诉你一切的!我他妈就是个该死的小精灵!”

  

  Sean看着两人,喝下一口啤酒,从喉咙里滚出了感慨的鼻音,用脚打起拍子哼起了Let it go。

 

12.

  Christy踏进Eduardo的房间,Saverin的名声在外,而这个这一代的继承人仍然是个自由的小精灵。

  一枚刻着Saverin的家族纹章的戒指可以卖出很好的价钱,但她是个有礼貌的女巫且这次不完全是为了钱,她不会做明抢暗偷这种没有品位的事,她向来主张公平交易。

  她抱着她会喷火的猫咪来到Eduardo的房间,猫咪咕噜噜地吐出了一个个小火球飘在还在睡觉的Eduardo身边。

  Eduardo热醒了,睁眼看见自己的前女友在火光中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操!”

  一挺身坐直了,“Christy,你想要什么,我们好好谈谈,冷静点……”

  “你的戒指。”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认为我们谈过这个了……”Eduardo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的脸色,犹犹豫豫的。

  她怀里猫咪在她的抚摸下又咕噜噜地吐出了几个更大的火球,Eduardo的衬衫已经湿透了,“好的!好的!只要你冷静下来!

  Christy如愿以偿地拿到了Saverin的家族纹章,她抬抬下巴,露出个迷人的笑,“作为回报,你会收到另一枚戒指的。”

  

  晚上她抱着猫,勤勤恳恳地跑到Mark的地盘,直截了当地说:“你要跟Eduardo求婚,你知道他爱你。”

  “???”Mark一脸见鬼地看着不请自来的客人。

  “你也爱他,你要知道你们是瞒不过一个女巫的。”

  “等等,什么???”

  “小精灵百科一,他们总会心碎而死的。”说完她就轻轻地飘走了,留下了猫咪吐出来的小火球当做礼物。

  Mark整个人都写着WTF,忧愁地用手指挥冰块们戳破了火球。

  一会儿之后Dustin凑了个脑袋过来,担忧地问:“Mark你还好吗,你又在唱rap了,Wardo说你唱rap的时候总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我很好,”他咬着手指尖的冰,咔擦咔擦的,“我决定向Wardo求婚。”

  “Whattttttt?!”Dustin惊喜地喊了起来:“你要跟你的弟弟乱伦了!”

  Sean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哇哦,你一天前才知道他是个小精灵,现在就要求婚了,你自己说的话看来对你没有约束力。”

  “嗯那句话要除了我。”Mark干脆利落地下结论。

  “他是你弟弟!”Chris也来了。

  “收养的。”Mark不耐烦地挥挥手,“当时是你提出来的,这个麻烦应该你搞定。当务之急是确定好戒指的款式和尺寸。”

   

13.

  Eduardo被柔软的被子和枕头们包围着,克制不住地觉得伤心,尽管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唯一异常的就是他失去了他的家族戒指。

  门铃响了,他抱着小鹿抱枕去开门——鹿永远是精灵的好朋友,魔戒在这一点上面堪称精确。

  

  Mark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口,见到Eduardo眼圈红红鼻音浓重地出现,他一下慌了神,磕磕巴巴地讲话。

  Dustin在他背后小声提醒:“Mark!你又在说rap了!”

  体会到语言的无用,他一咬牙直接把膝盖给磕地上了,但是在口袋里掏了半天也没找到戒指,他急的眼神乱飘,最后一握手控制着磨出了个戒指。

  Eduardo睁圆了眼看他,有点呆愣愣的,半晌他才回过神,“Yes?”

  Mark反应神速地牵过他的手,将戒指套上去。

 

  Eduardo把手抬起来,依然呆呆的看着戒指,他的情绪似乎稳定下来了,“它会融化的。”

  Mark一挥手变出一片一直下雪的云,“它不会。你想要什么样式可以慢慢想,我帮你刻。”

  “噢。”Eduardo惊叹了一声,露出灿烂的笑。“这真是太好了。”

 

14.

  Sean跟Christy面对面坐着,中间摆着Eduardo的那枚Saverin家族戒指。

  “你这样抢我生意是很不道德的。”Sean率先开口。

  “各凭本事嘛。”Christy不以为然。

  “但是没有我你根本达不到目的,你只会得到一个伤心欲绝的小精灵和Saverin家的追杀。”

  “唔好吧,拍卖的钱分你一半。”

  “业绩分我一半。”

  “啧,成交。”

 

  Sean是个丘比特,创始人不酷,丘比特才酷!他是最好的丘比特!

 

END


评论(12)
热度(115)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