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Good Boyfriend Material(01)

*Mark X Eduardo

*一个半AU,不会太短的中短篇,更新看缘分


美国时间还没过,加菲生日快乐!

 

01.

  “我真的不想知道你有多少个床……性伴侣。”Chris尽量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但26份保密协议你都用完了?”

  Mark点点头,即使他是Mark、即使与工作相关,跟好友讨论自己的性生活依然有一点儿尴尬。他维持着面无表情,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淡然从容些。

  “我昨天用了第26份。”

  “我看到了,而这次你的床伴,”Chris顿住,像是在斟酌用词,“协议的另一方签名是Eduardo Saverin?”

  Mark耸耸肩,Chris不合时宜地想到Dustin对Mark行为学的笔记之一:是的,你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Chris把所有的尖叫和呐喊都吞下去,他是专业人士,他的专业性毋庸置疑。就算他已经决裂多年的两个直男(现在存疑了)好友昨天在床上(也许会是沙发地板或者这个房子的随便哪里,他必须赶紧离开)研究并实践了一系列能引起性快感的活动,Chris在震惊中扭曲地感到了欣慰,好歹Mark还记得协议并且学会了告诉Chris。

  其实不,Mark那个精妙绝伦的大脑中没有一刻出现过这个念头,但他懒得跟Chris解释他自己都尚未明了的一切。

 

 

  事情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就只是发生了。好像大部分的糟糕事,大概还有一些特别好的事总是这样的。

  Mark在被子里缩着脑袋,努力从绒软的枕头和舒适温度中睁开眼睛,今天迎接他的是身体餍足之后的慵懒困倦,于是他知道自己昨晚有一场美妙至极的性事。在宿醉开始击打他之前,他迟钝的身体终于动了起来。Mark抬起头,准备看看身边床伴的脸,以及准备接下来有关一份保密合同的谈判。

  蓬松的棕色头发,光从他卧室的窗帘中透进来,照在对方脸上,Mark猛地哽住了,他愚蠢地屏住呼吸扫描那张脸。

  操。

  Wardo,WardoWardooooooooo。

  操。

  Mark发出被掐住喉咙似得的声响,他真的没搞明白这个人是怎么从世界的另一头漂洋过海来到美国而且跟醉醺醺的他上床并且现在睡得一派天真无邪的无辜样子,说真的Eduardo这样的一幅未成年高中生模样让他滋生了很无谓的罪恶感仿佛他真的对未成年人下手了。

  在他纠结的时候Eduardo悄然转醒,睡眼朦胧的,阳光照得那双褐色眼珠成了浅亮的琥珀色,Eduardo眯了眯眼睛,他可以负责地说其实Eduardo根本没醒,那迷茫的水色是绝佳的证据。

  “你看起来真好。”

  Mark再次哽住了,Eduardo怎么可以在连人的脸都没看清的时候就脱口而出甜言蜜语?这可能真的是南美人的神秘魔术,也可能只是Eduardo的甜心天赋。他敢打赌自己看起来糟糕透顶,经过醉酒和性之后的狂野卷发,布满眼袋黑眼圈等熬夜痕迹的脸,他的眼角说不定还有眼屎——倒不是说他平时多在意自己的形象,对一夜情对象他更不在乎。通常他只会无动于衷地从柜子里(床头柜里堆放着永远不止润滑剂和安全套)掏出那份协议翻到需要签名那页递过去,然后就一别两款各自欢喜,从来没有萍水相逢过了。  

  但是Eduardo看起来总是该死的好,即使是理应充满了糟糕外表的早晨,他看起来仪容仪表依然保持得相当得体,这大概得益于巴西小伙那得天独厚优美外表。

  ——也可能是Mark日益严重的近视。

  他转过身,严肃地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副眼镜了。因为正常人不会觉得自己的前好友在任何时候都完美的像在闪光。

  Mark整个苍白的后背暴露在Eduardo视线里,被光照的几乎让他本就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又刺痛地闭上。

  Eduardo挪动一下身子,在那根凸出来的骨头上落下一个吻,轻声呢喃一些安慰的话,像是甜心我昨晚感觉很好之类的让人脸红心跳的话。他闭着眼睛,话语只是从他唇齿间有生命一般飘出来,他依然没清醒过来,大部分依靠着本能行动。

  操,Mark感受到那个吻之后身子一颤,咬紧了牙齿,接着悲哀地发现自己因为晨勃而兴奋的下体跳动了一下。

  在能更狼狈之前他几乎是滚进了洗澡间,抿着唇粗暴地抚慰自己。

  他们是对的,热水冲刷过他的身体,Mark睁开眼睛在镜子里看到了Eduardo昨晚的战绩,Eduardo是个绝对的完美男友。

  这对他的处境毫无帮助,完全,彻底的无帮助。

  

  Mark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把最后一份协议拿出来了,等他打理好自己出来床上早就空无一人,协议上Eduardo Saverin的签名潇洒漂亮,他拿手一抹还蹭上了一点未干的墨迹。

  傻兮兮地跑到门口往外看,没见到裹着皱巴巴衣服落荒而逃的Eduardo,说不清是什么心情。甩甩卷发上沾着的水珠,他拉上门把自己关回房里。

  按平时的情况来看,Mark刚刚完成一次重大更新,他应该在狂欢放纵之后在家里昏迷个三天三夜来补回缺失的睡眠。但目前显然不是通常情况,于是他给Chris打了电话。

  

  Chris想自己或许是太过震惊,他回到办公室里仍然忍不住拿出那份协议对着签名看了又看。这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

  他不应该在办公室里想起Eduardo离开的合同,并放任自己不停地回想起那场遥远的灾难。这是他犯的第二个错误。

  他不应该忘记要婉转地跟Dustin说明这个情况,而不知沉浸在自己的惊讶中不可自拔。这是他犯的第三个错误。

  这么多错误堆叠在一块,成为了Dustin路过他办公室好奇一问的前提,和他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

  “Eduardo回来了。”

  “啥?”Dustin的嘴张大了,这让他看起来像只鱼,可笑的同时也诡异的可爱。

  Chris突然反应过来,“操。”

  “操。”Dustin认同地跟了一句,“原来是真的Wardo。”

  “啊?”这下轮到Chris张大了嘴,好极了,今天他们跟Facebook的颜色十分相配,轮流扮演着水族馆里呆滞的鱼。

  “刚刚Anne跟我说,事实上是安保公司跟她说,Mark家附近搬来了一户新住户。”

  “嗯。”Chris点点头,Mark家地段好,住进去的总是些大人物,他的安保公司也格外地留意周边情况,毕竟那一片地方邻里关系弄不好就会产生大纠纷。

  “住户的名字是Eduardo Saverin。”

  

 

TBC


评论(10)
热度(116)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