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你不能和只认识一天的人结婚 上

Mark X Eduardo

 

梗概:冰雪暴君马克扎,活泼痴心爱德花,横插一脚肖恩帕,邪恶助攻里斯汀,幕后雪宝克里达。

 

看标题知AU,没错就是冰雪奇缘。玩梗发糖,没有逻辑只有病。

段子文也分着发我没救了,不过本来就硬写再不发就坑了……但是我好喜欢这个梗啊!(抱着我薄弱的文力哭了起来)

 

 

1.

  Mark是那种你盯着他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的人,这种类型的人一般都有许多的秘密。

  谁没有点秘密呢?

  

  Eduardo或许看起来是那种坦荡到没有秘密的人,但实际上人们只是被那个过分甜的笑容迷住了。

  人人都有秘密。

  

  秘密无处不在,大多数时候Sean是个很好的守密者,毕竟他总是处在迷糊和清醒的边缘,真假参半的漂亮话也使人无意深究。

  他总是知道一些秘密。

 

  以上三人就是这个故事的三位主演了。当然,这个故事的真假有待商榷,艺术总是高于生活。

 

2.

  在热闹的哈佛大陆中的柯克兰王国里,有一个皇室分支,三位血缘关系遥远的兄弟组成了这支皇室的最后血脉。

  没过多久,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Eduardo被半收养进了这个平凡无奇的皇室中,这个皇室才开始真正转动起来。

  

  叫这个皇室里的王子Mark吃饭是一件苦差事,填满他整个世界的代码不足以让他的身体汲取维持正常生理机能,而他的大脑和脾气却总是超脱于外,于是让把他从编程的壳子中剥出来就成了辛苦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平时也就他的家人愿意干干,而幸运的是,他遇见了善良的Eduardo勇敢地承担起了这项重任。

  Dustin和Chris经常在回宿舍的时候能见到Eduardo坐在他们的城堡门口外锲而不舍的敲门或是等待,偶尔对方以为四周无人时他们还能听到他自创的开门歌。

 

  “他毕竟是个南美人。”Dustin嚼着披萨含糊不清地对Chris说:“他们天生就会唱歌跳舞不是吗?”

  “唔,”Chris严肃地点头同意,“也许我们应该收养他?Mark你说呢?”

  “我觉得你的语气好像我妹妹对我妈妈请求着收养一只小猫,Wardo是个人你没记错吧?而且他有自己的家族纹章。”

  “弟弟!”Dustin开心地喊起来:“Mark你想想!只要收养他,我们就会有一个甜蜜的弟弟了!”

  “而且他会给你带来啤酒,在半夜两点穿越整片哈佛大陆,从遥远的艾略特王国孤身而来。”

  “但等待他的却是一扇紧闭的门!和冰冻在电脑前的冰雪王子Mark!”

  Chris幽幽地叹了口气,“可怜的Eduardo。”

  “你们既然想好了为什么还要扯上我?我又没有一票否决权。”

  “一个弟弟!”Dustin抓住他的领子,“一个Wardo!”

  “而你只需要提供一把钥匙。”Chris在边上一唱一和的,“就可以得到他了。”

  “你们是不是真的忘了他不是一只猫?但是好,钥匙没问题。”Mark将啤酒瓶口贴在唇上,他也许有点醉但绝没有失去理智,只是一个Wardo的描述听起来太过美好了。

  

  第二天Eduardo被Dustin拖进柯克兰,拖进他们的皇室小空间,看见了一把钥匙。他歪歪头,褐色的大眼睛流露出些不解。

  Mark拿着钥匙走到他面前,“你愿意成为我的弟弟吗?”他语速飞快,掩饰着不易察觉的紧张。

  “我们的!Mark!” 

  “嗯?但是……”

  “Wardo,真的,我需要你。”

  “我们需要你!”

  “好吧好吧,我就是为此而来的不是吗?”

  Eduardo笑得眉眼弯弯,Mark看着他也跟着勾起嘴角。

  

3.

  Mark能控制冰雪,据他说跟控制代码的感觉没什么差别。但是当然了,编程可以让人知道他是个怪异的天才,而操控冰雪只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可怕的怪物。倒不是说他在意别人的看法什么的,但他确实会被人言所伤,于是这件事成为了他的秘密。

  他的妈妈并没有排斥,她接受得非常自然,甚至常常让Mark帮忙冻出饮料中用的冰块来。离开家之前,她忧心忡忡地让他做个好男孩。

  “不要饿死你自己。”

  “我会的。”

  “冷的时候带上手套。”

  Mark的包里多了一副手套,这是她妈妈为了提醒他控制自己特意做的,虽然目前看来一切都十分稳定。

  

  意外发生的特别突然,当时Mark正从一场漫长的编程中脱离出来,脑子里飘得还是一行行的代码,而Eduardo带着食物和啤酒凑近了他。

  他吓了一跳,手指猛推出去擦过Eduardo的脖子,皮肤上立刻出现了一小片冰面。Eduardo嘶了一声,用空着的手捂住被冻伤的那块地方。

  “Wardo、你、你还好吗?”他惊恐地站了起来,椅子被他的动作推开,撞倒桌子后又弹到他身上,那很痛但是他毫无感觉。

  “嘶,还好,你没剪指甲?”

  “我、我……天呐真的没事吗让我看看。”

  “真的没有。”Eduardo移开手,Mark凑得太近了,呼吸扑到那小块皮肤上显得灼热起来,他迅速烧红了耳朵,尴尬地期待自己的小麦色能遮掩一二。

 

   

4.

  Eduardo是一个好的守密者,并非由于他的技巧超群,而是因为天赋过人,他的脸总让人不忍心逼问太多。而这个天赋也是双刃剑,不忍心逼问的另一层原因就是他的情绪有时过于好懂了。

  Mark自从那次擦伤后就跟他保持了相当一段距离,没有肢体接触,没有时不时的小动作,说真的他不太习惯,而且有些失落——显而易见的。

  

  Dustin跟Chris讲起这事,“你有没有觉得最近Wardo有点奇怪?”

  “你是指他不怎么过来了这件事吗?”

  他点点头,咬着指甲若有所思,“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跟Mark和Wardo脖子上的吻痕有关。”

  “等等?什么!?”Chris近来忙于其他事情,对内部事务难免有些疏于观察。

  “前两天吧,Wardo带着吻痕慌慌张张地走了,Mark又成了个冰雕一句话都不说。他甚至没在用电脑!”

  “我们得解决这件事。”Chris喃喃道。

 

5.

  Mark带上了那副过分柔软的手套,说真的这让他在敲击键盘的时候手指笨重地像头熊用熊掌在抓鱼(笨重但仍然精确),不过为了Eduardo能不再被他所伤,那这微末的一点牺牲也是可以忍受的。

  他看着屏幕上的时钟,心底有一角提醒他Wardo已经超过三天没有出现了,没有现身没有短信没有邮件——在这该死的互联网时代居然还能让一个人躲得那么远和彻底,即使他们就在同一片大陆上。

  不停输入的代码早就停了下来,他叼着啤酒罐子的边缘内心焦躁,没有Wardo他们这个懒惰的皇室甚至只有易拉罐装的啤酒喝。所有的一切都那么不一样,就因为缺少了一个Wardo。

  一个Wardo,他想,注视着自己的藏在布料下的手,然后产生了一种刺痛感,像是刚刚咽下的啤酒液都化成了冰针往他胃里涌去。

  一个伤痕和一个怪物。Mark继续神游,控制不住地觉得冷。

    

  Eduardo察觉到跟Mark的相处变得有些尴尬,于是他选择给彼此一点空间。不是这段时间的分离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平时在柯克兰王国耗的时间有多少,以及他跟他的哥哥们(其实是弟弟们,但他们坚持他是弟弟且他并不十分在意这个排位)相处的时间有多长。

  这个晚上天气很好,是那种适合兄弟们窝在沙发里打游戏吃披萨听着窗外雨声哗哗的好,Eduardo允许自己纠结了几秒,才说服自己回到克略特王国属于他的冷清地盘独自过活,而不是跑到柯克兰同Mark保持尴尬的距离玩游戏。

  

  他洗完澡换上了一身棉质睡衣,头发蓬松地胡乱翘着,坐在凳子上用诡异的姿势看书。突然他的手机猛烈地唱起歌来,Eduardo吓得一跳,赶紧抓过手机接通电话。

  “喂?”

  “Wardo!Chris要篡位,他打算饿死Mark自己成为王储!”

  “……Dustin,把电话给Chris。”

  一阵不满的鼻音和悉悉索索的声响过去,Chris冷静的声音响起。

  “我是Chris,Mark可能把自己饿晕在自己房里了,我们打不开门,你能带钥匙过来吗?”

  “耶稣基督啊,我就来。”Eduardo急急地回答完,随便抓了一件外套套上,把钥匙塞进口袋里就往外冲。


TBC


评论(5)
热度(118)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