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ME】Bun 小面包

Mark X Eduardo

 

梗来自微博的黑手党大佬加菲

依然是玩梗发个糖,拉了那么多郞终于写了个纯正的ME。没有逻辑只有病。

勤奋得我都害怕自己

 

 

1.

  他早该意识到不对的。

  早在哈佛时期,伴随着Eduardo的巴西黑手党谣言萦绕不去,而Dustin在开玩笑地问起时巴西小伙也没有明确否认,以及那枚刻着族纹总是闪闪发亮的家族戒指……都是隐藏的不那么好的线索。

  他为进军中国市场学习的中文里有句古话——同时也是Mark想告诉哈佛时期自己的话,这样说道:无风不起浪。

  

  Mark穿着拘谨的全套西装,总是鸟窝一般的卷毛弧度恰到好处,手里还抓着一个高脚杯。不自觉地挺直了背,手指抽搐着塞进裤子口袋里,西装裤下贴着大腿的手机像突然间发起烫来,他抓紧了手机心里跌宕起伏的可以。

  因为刚刚他的合作伙伴颇为神秘地告诉他会将他引荐给大人物,话语里充满着矜持的骄傲和敬畏。 

  “……这一届的尊贵阁下,Saverin先生,Eduardo Saverin。”

  这个久违的名字让他一瞬间拉回了分散过广的注意力,并在脑内某个小角落找回了刚才那句话中遗落的信息。

  “黑手党?”他咀嚼着陌生的词语,无法同Eduardo的脸联系在一起。

  同名同姓的可能性有多少?他一边走一遍计算,看起来依然波澜不惊,但若是他真是一个机器人的话,风扇为了散热而转动的声音应该已经响彻大地。

  

  Mark想过很多跟Eduardo重逢的场景,股东大会、视频会议……但是他天才的大脑和无限的想象力真的没有模拟过这个。

  当他被合伙人带领着,两个高大的保镖一左一右沉默地跟着他们,全套的黑色西装黑色领带黑色皮鞋让他的隐隐有焦虑症发作的趋势。停在厚重的木门前,保镖恭敬地敲了敲门,得到准许后他被请进房里。

  实木书桌,将近两米的保镖,黑色皮质靠背的转椅,他不动声色地咽了咽口水。等那张脸转过来,颀长的青年面对他。

  不合时宜地唤醒了他关于电影的记忆,不是什么基调沉郁的黑帮倾轧爱恨情仇,而是那部全年龄的、色彩鲜艳的《疯狂动物城》。

  这幅场景跟那只兔子去见黑帮的鼹鼠大老板的场面,实在是——相似的过分了。Mark猛地咬住嘴里的肌肉,最终成功地控制住了自己,把一个笑压成了嘴角的轻微抖动。

  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

 

2.

  Saverin家族的确有那么点黑手党历史,传统商业巨擘或多多少会同这些势力有些牵扯不清,而他们只是或多的那一方。

  哈佛实在太杂乱了,以至于那些风言风语完全止不住,面对各方面的试探他只能睁大自己的斑比眼,努力装出一副你们在说什么的傻愣模样。

  当Dustin在四人聚会之夜问起时,他快速地扯出一张笑脸,天呐他真的不想骗他们,于是他把手上的披萨一晃,避过那个话题:“牛油果披萨!”

  Eduardo在Facebook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这让他的哥哥们有了充分的理由在他从哈佛毕业后把他抓回家,且迫不及待把他送上了BOSS的位置。

  当一个好的大佬不是件容易事,Eduardo被推上这个高位时慌乱的样子十分容易让人心生怜悯。在几年催人泪下的艰苦打拼后,他终于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威望,事业步上正规的同时空虚感也悄然袭来。

  这种空虚感在Mark Zuckerberg的名字出现在他的版图中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千头万绪千言万语最后反而汇成了幼稚的冲动,Eduardo懒得克制也乐于稍微放纵,顺手就将冲动完善成了一整个计划。

 

  “欢迎,Zuckerberg先生。”

 

3.

  Mark坐在色调暗沉的房间里,看着奢华皮椅里办公的Eduardo,恍然发现他似乎从来没有这样观察过对方,他们的位置一向是相反的。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Mark就快要克制不住咬手指甲的欲望了,感谢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他用手机开始轰炸两位不在现场的好友。

  

  Mark:我见到Wardo了。

  Chris: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Dustin:哇哦!妈妈揍你了吗,爸爸?

  Mark:他现在正在我身边。以及不,他没有揍我。他为什么要?

  Chris:因为他有理由也有能力这样做?

  Mark:不,我没想出理由,事实上他只对我说了欢迎,他甚至用的是他妈的敬称!

  Dustin:你不能指望鳟鱼在伤痕累累逃出网之后还给你个热情的拥抱。

  Mark:忘了说,他现在不是Wardo了是The Wardo。

  Chris:把The去掉。

  Dustin:他难道不是一直是你的The Wardo?!我真伤心。

 

  他从越来越愚蠢的对话里抬起头,发现Eduardo停下了工作,直勾勾地看着他,那已经长成了及肩长度的金棕色头发,脸上的胡子让那张原本青涩稚嫩且总是带笑的面孔看起来从容又深沉。

  Mark的胃纠结成一团,他才意识到Eduardo从来都未曾向他展示自己真正锋利的那一面。他知道Eduardo从来没有看上去温和可欺,只不过他们从来难得在同一个战场正面相遇。

  除了那场决裂。

 

  脑子里噼里啪啦的闪过一堆东西,Mark兀自出神,Eduardo也没说什么,低声对身边人吩咐几句又转回来看着那头服帖的卷毛。

  东西上的很快,Mark被保镖的声音唤回注意力时低头一看,面前精致的盘子里盛着——粉红色的爪爪冰棍。

  Mark猛地发出一声被噎住似得的笑,他对上那双眼睛。对方脸上浮出一个笑,嘴角勾得高深莫测的。

  他突然就明白了,他的合作对象提到Eduardo名字的巧合完全是Wardo亲自授意的,就为了看他罕见的慌乱神情,就像以往时光内无数个无关痛痒的小玩笑。Eduardo就是故意的,这是一个外表高级的幼稚恶作剧。

  这对他们冰封的关系来说,几乎就是个示好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吃掉了面前的冰棍,叼着那根木棍目光呆滞地神游。Eduardo撑着脸看他,毫无预兆地朝他走来,拿走了他嘴里的木棍,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落到前面来,遮住了Eduardo的神情。

  Mark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达摩克斯之剑迟迟不落,于是他起身相迎。吻上那双唇,胡子擦过他的皮肤,长发散在他的耳边,内心的声音咆哮着越来越响亮。

  他的Wardo,他的。

 

4.

  Mark:我跟Wardo接吻了。

  Chris:我确认了一下我是跟Mark Zuckerberg讲话而不是我的七年级表妹。

  Dustin:派对!什么时候开始单身派对!

  Mark:我怀疑他想杀了我。

  Chris:……为什么

  Mark:他刚刚把我的嘴唇含进他嘴里了。

  Dustin:眼睛!我的眼睛!太多信息了!我不想知道太多细节!

  Chris:Mark,你或许需要一位专业的医生。

  Mark:Wardo是黑手党,我之前看见有说法是将嘴唇含进嘴里是说我将会杀了你的意思。

  Chris:那是意大利的说法而他是个巴西人,等等,你说他是什么?!!

  Dustin:天啊啊啊啊啊我果然没看错!酷!他果然是黑手党!那个狡猾的牛油果披萨!

  

  Mark丢下手机,看着Eduardo的侧脸。对方在操作手机,屏幕的光在他脸上划过,柔顺的金棕色头发和胡子让人觉得所有荷尔蒙都被勾勒成他的样子。

  他走过去,拉起Eduardo带着戒指的左手,像对大先生一样行了个吻手礼。Eduardo挑了挑眉,含糊不清地开口:“先生,你的尾巴呢?”

  Mark没回答,绕到Eduardo背后去,拿过对方咬着的发圈,堪堪地把那头长发挽成一个发揪。他像以前Wardo整天对他的卷发做的那样对那头长发格外感兴趣,梳好后他宣布:“Man bun。”

  “英式含义还是美式?”

  “Wardo。”

  “嗯?”

  “我的尾巴在摇了。”

 

 

END


意大利黑手党和最后那个见到喜欢的人的梗大家应该都懂吧,觉得马总毕竟有养汪应该清楚的=w=

其实花朵前面问的尾巴是指电影,兔子狐狸北极熊鼹鼠都有尾巴嘛,然后马总出其不意地说了个情话哈哈哈哈哈 (虽然我写的大概不太清楚_(:з」∠)_

评论(18)
热度(130)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