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DE】猫眼石

Daniel X Eduardo

 

梗来自泰国警局  

一条微博冒出两个脑洞是不是听起来就很没救。来吧吃糖@破阵 

 

玩梗发个糖,没有逻辑只有病。

 

1.

  “我说,我们为什么还待在这里?”

  “因为我们是罪犯而在警局工作特别有讽刺意味?”

  “因为Jack穿警服好看?”

  “噢,谢谢。”Jack眨了眨眼。

  “不客气,徒弟。”Merritt握着一杯鸡尾酒,遥遥对着Jack的方向举了一下。

  “男孩们,男孩们!”Lula拍拍手,“当然是因为我们的Daniel他恋爱了!”

 

  从伦敦之后他们来到了隔着半个地球的新加坡,气候宜人,景色优美,经济发达,而且认识他们脸的人——尽管不想承认,但绝对比欧洲少上不少。

  而Dylan还给他们找了个掩护身份,这是被Daniel评价为多此一举的、增加了毫无必要风险的行为,对方则反驳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考虑到Dylan本身的经历这句话意外地十分有说服力。

  于是四骑士摇身一变成为了新加坡一个小警局兢兢业业的四位员工。也许不那么兢兢业业,但的确是四位警局员工。

  这就是他们穿着制服在办公室里插科打诨的起因。

 

  察觉到大家目光集中,Lula挺了挺胸,“别告诉我你们都没发现!”

  “如果用恋爱来解释他最近整天外出的行为的确合情合理。”

  “但还缺少证据。”Merritt和Jack一应一合。

  “天呐拜托!相信女人的直觉!”

  “我不介意提醒你,他们俩的确不应该存在你刚刚那句话里的那个东西。”Daniel语速飞快地插了进来。

  “嗨Daniel,你迟到了,又一次。” 

  Daniel闻言耸耸肩,把湿淋淋还在滴水的伞放进一个桶里,转身陷进了柔软的椅子里。

  “你把雨伞放进我的牙刷杯里了!”Lula提高了声音。

  “我还真不知道你有史前巨兽一般的牙。”Daniel看了一眼地上的白色大桶,或者说杯,挑起嘴角看着站的笔直的Lula。

  “你完了。”Lula气势汹汹地宣布。

  Jack看了女朋友一眼,跟着对Daniel下判断道:“你完了。”

 

2.

  Eduardo最近怀疑自己可能碰上了雨神。

  新加坡不是那种天气多变到让你记得随时带伞的国家,靠近赤道的地理位置也让其免于台风的侵袭,于是最近的异常让他分外留心,同时也让他在预测天气上遭受了一点微妙的打击和失落。

  近来他常常在意料不到的地方和时间遇上下雨,且一般他没有雨伞在身边,离自己的车也隔着十万八千里。

  这神奇的雨让他认识了附近警局的Atlas警官,一位常常带着伞巡逻的人民公仆。

 “不介意的话,叫我Daniel就行。”警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这跟他的制服有点儿不搭配。但要知道Eduardo见过大把大把拖鞋配棉袜的车祸现场,他可以接受这个。
  那位好心的警官先生总是带着他那把伞十分顺路地送他上班或是回家,在他道谢时却只是点点头。

  “为你效劳。”

 

  雨神当然不是指这个。 

  Eduardo坐在房间里盯着窗外,用力闭了闭眼睛,他确定自己看到那些雨滴停在半空中,一会后又往上飘。重复几次之后他再也没法骗自己这是错觉。

  “哦耶稣基督,我可能看到了宙斯。”他喃喃自语,窗外的雨静悄悄地停下。

 

3.

  “一个多么可悲的魔术师啊。”Lula用上了戏剧化的咏叹声调,“控制不住表演欲的可怜男孩。”

  天知道她是怎么知道Eduardo屋前那场(几乎)没有目击者的魔术秀的,女人总有些男人无法了解的秘密,她对Daniel晃晃手指。

  “去吧,去带上Dylan给你准备的袖章。”

  “我不会带那个可笑的、荒谬的、不可理喻的该死的袖章。”

  “你这样Dylan爸爸会伤心的,”Lula讲着,拉过Jack,“而Merritt叔叔和Jack宝贝也会对你很失望的。”

  Jack拿过手上的袖章,Merritt用自己的手臂捆住他,“我们可是一家人,家有家规。”

  “我数数,迟到、乱扔垃圾、对民众的不当行为。哇哦,我们警局可真宽容。”

  Daniel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或许是家那个单词让他放纵了他们的行为。

 

  然后很快他就后悔了,Eduardo来到他们警局,可能是想感谢他还是什么的,毕竟Eduardo就是一个这么礼貌且讲究社交礼仪的人。

  高个子的巴西小伙看见他粉色还画着Hello Kitty的袖章,很是惊讶地瞪圆了他本来就很大的褐色眼睛。

  “Oops。”Eduardo发出的声音有点像是被娱乐到了,而他该死的完全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喜欢猫!”Lula赶紧说明,有些迫不及待似得。

  “噢。”Eduardo眼神柔和下来,他绝对可以被称为一个猫奴,“原来你喜欢猫。”

  “唔、呃、其实、我不、但是……好吧我喜欢猫。”

  Daniel难得地结巴了一会,最后自暴自弃地承认了这个虚假事实,瞪了Lula一眼。

 

4.

  “Daniel。”Eduardo的声音本来就柔软,现下鼻音浓重,透过电话线让Daniel感觉自己耳朵被塞了一大口糖。

  “嗯,怎么了Wardo?”

  “有点事想麻烦你,你如果有空能来一下我家吗?”

  “好的,好的没问题。”Daniel迅速答应了,想了想挎上一个背带医药箱走出了警局。

  

  “是这样的,我今天约好了兽医。”Eduardo来给他开门的时候身上披着一条毯子,头发也乱蓬蓬的,离开了西装和发胶的他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抽过一张纸巾擦擦通红的鼻子,“但我今天被医生禁足了。”

  “噢,好的,你的猫在哪里?”

  Eduardo抬起脸冲他笑了一下,于是Daniel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被塞了一大口糖,或是喝了一口加了很多很多砂糖和棉花糖的巧克力可可。

  “他肯定会喜欢你的。”

  “我不敢保证这点。”Daniel干巴巴地说,语气平板无起伏。

 

  Eduardo把猫轻柔地放进他怀里的时候他开始有点儿紧张,但是那一触而过的温度和皮肤的摩擦感觉好到不可思议,足以让他把猫咪对着他的那点趾高气昂无视掉。

  那只猫真的不是个天使。

  第十次把那只猫从头上抓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很有点生气了,但对方只是骄傲地冲他甩甩尾巴,开始自己的第十一次攀登。

  最糟糕地是Lula又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这真的很诡异),赶过来拿着手机对他一通狂拍。

  “甜心,你很快就会是我们警局最受欢迎的人了。”

  “我警告你——”Daniel怀里抱着猫,对她竖起食指,却立马被猫的动作给吸引过去。“该死!”

 

  他筋疲力竭地敲响Eduardo家的门,那只猫在开门的瞬间乖顺地伏下了身体,趴在他的肩膀上尽职地伪装成一条暖和的围巾。

  Eduardo开门让他进来,精神明显好了不少,看清猫咪的姿态的时候他笑了,眉眼弯弯地,“你看,我就知道他会喜欢你。”

  然后褐色的眼睛凑近来,望进钴蓝色的海里,他脸颊上接受到一个轻轻的吻。

  “我在生病。”Eduardo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有些局促的紧张。

  Eduardo一定有一本《让控制狂失控的一百零一个办法》的书,Daniel想,然后他抓着对方的衣服把人拉近,吻上那看起来就十分适合亲吻的唇。

  猫咪的尾巴扫过他俩的侧脸,他们分开后还保持着靠在一块的姿势,一会儿一起笑了出来。

  失控也不一定很糟糕,不是吗?

 

5.

  但当Daniel在警局看见自己头上顶着猫的海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失控很糟糕。

 

END


评论(14)
热度(134)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