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jewnicorn/ST】软石

《The Double》- Simon X 《Never Let Me Go》-Tommy

jewnicorn角色拉郎。

半甜不苦的一个拉郎,试着互相拯救的两人。片段日常,没啥逻辑。

写不好(跪地) 

 

1.

  “不抽烟,不碰酒,绿色蔬菜,健康饮食,迷路的小动物,标准乖乖牌。”James在把酒灌进嘴里的间隙冒出一句,语速飞快地嗤笑道:“他大概是最无趣的男人了。”然后用尾指虚指一下Simon,“也许比你还无趣。”

  咽下一口酒,Simon的臂弯里依然挂着他总是显得过大的西装外套,身边的James臂弯里挽着一个被他刚刚的调侃逗笑的女人。

  Simon看过去,来往的人群混着嘈杂的声响,角落里坐着的那个男人却安静得格格不入。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脸上明显的迷惘神情让他看起来惊人的年轻,18、19?他猜测着他的年龄,反正他也没别的事可做了,坐着的男人不是这儿唯一一个脱节的。

  然后他看到那个人袖口下若隐若现的金属环。

  噢,他想,噢。

  男人转头,毫无预兆地对上他的视线,两个人都慌乱得不行,在匆匆转移视线前他瞥见那人冲他笑了一下。

 

2.

  男人的名字叫Tommy,Tommy D,说真的,就这个名字都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更别提那个闪闪发亮的金属环了。 

  Simon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看到Tommy趴在靠窗的桌子上涂画着什么。这时风猛地吹开门,Tommy便吓一跳地弹起来,迅速地合上了本子,有些戒备。光照在乱糟糟的头发上,跳动着让金棕色变换成浅金色。他看着一切,嘴角勾出个笑来。半晌Tommy重新打开本子,眼神却若有所感地望向他的方向。

  他瞳孔紧缩一下,立即拉开跟望远镜的距离。片刻他又将眼睛贴近,发现对方在画画的时候把头埋的更低了。

 

3.

  晃动的电车上光影转换迅疾,忽明忽暗地透过他阖上的眼皮投射到他的感光系统,在视网膜上映下模糊的轮廓。

  直到一个男人直直地站在他面前要求他离开自己的座位。

  他站起身来,握着扶手杆,在摇晃的空旷车厢里看着对面闭着眼睛随着颠簸而晃动的男人。那双浓褐色的眼睛闭着,头发看上去柔软得不可思议。

  Tommy睁开眼睛,在变化的光影间看见Simon,怔了一下,把袖子往下扯扯,对他露出个笑来。他还不认识那个人,但这不是他第一次见他了,在他所被传授的礼仪课里笑容总是没错的。

 

4.

  终于他们说上话了,Tommy好像对与人接触这件事有着莫名的渴求,但小心翼翼又过于谨慎,而在这方面Simon跟他十分相似。

 

  “James是你的兄弟吗?”

  “什么?不,不是,为什么这样问?”

  “你们看起来简直像一个人。”Tommy看着他,褐色的眼睛搭配着暗红色的毛衣让他看起来很温暖。

  “哦,是、是的……我还以为、我以为没人会发现这点了。我是说我真的试过很多次,但没人这么认为。”他有些激动,像是跟朋友分享秘密一样,尽管朋友这个词对他来说很陌生。

  “或许我在某种意义上的确算不上是人。”Tommy抿着唇,“尽管我真的很努力想成为人,成为容器以外的什么东西,成为对什么人来说有意义的人。”

  “你是!你已经是了!”Simon急急地冒出一句,他未曾如此痛恨自己的不善言辞,他一直都不是能说会道的类型。

  “Simon。”

  “唔?”他发出一个鼻音回应。

  “谢谢。”Tommy的眼睛亮闪闪的,肩膀靠着他的,声音几乎黏在一块儿。这让他有点飘飘然,一种陌生的情绪冲刷过他。

  他从未感受到如此之高的存在感和被需要和依赖的感觉。这感觉如此之好,几乎让他忍不住要落泪了。

 

5.

  Simon意识到他跟Tommy可能不止是朋友。

  他们几乎做完了所有被James评价为很基的事情,他们互相把手放在对方后背的下半部分,他们一起买过圆筒冰淇林(说真的,那玩意第二个半价呢),他们一起乘过摩托车而没有一一边开车一边扫射、扔炸弹或是抢包。

  摩托车是最好的一部分,当然。

  Tommy坐在后座,他理所当然地掌控了驾驶权,或许是他更年长使得这个问题完全未经讨论就自然而然地决定了。

  “Simon。”

  “嗯?”他握着把手有点儿恼火,他们坐在车上已经五分钟了而这辆车依然没点动静,他正想着要朝哪个部位来上一脚又不会踢坏它。

  “你没插钥匙。”

  “……嗯。”

 

  当摩托车开起来的时候这点尴尬立马被甩到后头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在疯狂倒退的混色霓虹灯线里大喊大叫,发出平时他们无法相信自己会发出的声音。

  “酷!我应该画下来!”

  “什么!”

  “我说我应该画下来!”

  他听不清楚他讲话,但是那双环着他的手臂的温度却让他发热。  

 

  Simon违反了所有他在James那儿听来的忠告,而他发现他完全不在乎,他想:我就是他妈的基佬,贱人。(I'm fucking gay , bitch.)

  从Tommy手里收到那张画,就想着他也应该送他些礼物。

 

6.

  Simon把礼品盒放进西装口袋里,寻找机会将写着for Tommy的礼物送出去。在此之前,他被James拿走了房间的钥匙,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带进来又一个陌生的女人。

  他有些忐忑地敲响了Tommy的门,后者一脸惊喜地打开门让他进去。他进到那个在镜头里见了无数回的房间,发现了一支眼熟的钢笔。

  “这个钢笔?”

  “我在学校买的。很旧了是吧?”

  “我以前也有一只这样的钢笔。”

  “哇喔,真的?”

  “嗯,但它后来不见了,我想可能是我妈妈卖掉了。”

  “噢……”Tommy声音柔软,像某种小动物发出的咕噜声,“说不定就是它。”

  他耸耸肩,肯定道:“那很高兴是你。”

  

  Tommy收到他的礼物时表情很有趣,总的来说大部分是惊喜的,脸上大大的笑容告诉他他真的很开心能收到Simon的礼物。

  接着他们在被画纸包围的地板上交换了一个吻。

  等到倒在床上,很多湿漉漉的亲吻和轻柔的抚摸,高潮过去后的慵懒一股脑涌上来,他们赤裸着拥抱在一块,情欲的味道融在呼吸间,逐渐合一。

  

7.

  James夺走了他的脸,他的房间,他的考试成绩,他的研究成果,甚至代替他去参加了他母亲的葬礼。他夺走了他的身份,于是他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复制人了。

  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过是人而已。上校的话通过电视传出来,失真得厉害。

 

  “我要杀了他。”

  “Simon……”

  “他夺走了我的一切。”Simon咬着手指甲,脑中酝酿着一场谋杀,一场把自己也放上断头台的谋杀。

  Tommy抱着他,手掌贴上他后脑勺,在他的卷发中有些颤抖。“你还有我,拜托……请你、请你不要丢下我。”

  他把手放在Tommy的背上,才发现自己的手有些神经质的细微抽动,“不,我不会让你走。”

  

  最后Tommy还是跳上了那辆疾驰而来的救护车,在医院时医护人员走出来,问他:“你是为他来的吗?”

  “对,我为他而来。”(I'm here for him.)

  随后他发现对方的视线落在他手腕的金属环上,了然的神情出现在她的脸上。这让他有些想吐,又有抑制不住的恐慌,无意识地抓紧了口袋里写有夫人住址的纸片。

  “他不是你的原型,不一定能成功。”

  “就……试试吧,请你们。”

  

  他在最角落的洗手间喊得歇斯底里,一如当年在学校操场的那个男孩,跪在地上,嘶哑的声音和滚烫的泪水全数湮灭在他的手心。

  Tommy用Simon送他的笔画着画,最后签下自己的名字,他相信Simon能通过这幅画看到他的灵魂。

  他咀嚼着Simon在他耳边轻声说的我爱你,写下最后的一个D。

  克隆人。那也不过是人而已,他依然会爱他。

  

  Tommy头发剃掉了,凑近插着各种仪器的Simon,对他说重复了许多遍的话:“我能碰到你,你不是匹诺曹,你是特殊的,是独一无二的。”

  他把画在他身边的柜子里,趴在床边,轻轻地说话,学着Simon以前的样子靠近对方的耳朵。

  “我爱你。”即使这在他的画作上显而易见。

  他握紧了Simon的手,十指交缠在一块。

 

  所以求求你别留下我,别让我走。

 

END

 

 

最后其实Tommy没想着要去捐献的,但是被误解了,而且他才知道Simon伤的那么严重于是才说试一试啦,不过配型这件事……Simon不一定有登记配型啊噗,当无逻辑看吧。


评论(8)
热度(23)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