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DE/ME】镜面反射

Daniel X Eduardo / Mark X Eduardo

 

PWP预警,以及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欺负马总,我保证。这篇时间线在《注意力》的1和2之间。

改错字的时候网速太渣,干脆直接删掉了,现在有网重新发一次。


1.

http://bulaoge.cn/topic.blg?dmn=alevexres&tid=3187033#Content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9139380767258

2.

  Mark最近睡得相当的不安稳。

  他铸造了自己的庞大帝国,清楚每一条代码的运行像清楚王国的每一条脉络。这并非表明他在生活中也是个福尔摩斯,但却有着与其相似的低下生活能力,他没在大学猝死可能很大一部分归功于柯克兰宿舍其余人员的同心协力和Eduardo锲而不舍的照料。

  在再一次从梦里硬着醒来的时候,他感到了十分力不从心的愤怒。这种愤怒使得Facebook上下员工人心惶惶,而他根本没费心去压抑他那轰隆闷响的火山。

  从床上起来洗漱,路过窗台时一只白鸽瞪着圆溜溜的眼珠望着他,腹腔还是什么地方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看了一会,结果是鸽子歪歪头率先离去。

  他踩着他黑白相间的阿迪达斯拖鞋出门,睡袍飘飘荡荡,由于地址的特殊性,他没在街上被街拍摄影师因为他穿了本季潮流元素而拦下来请求拍照。他面色不善啪嗒啪嗒地进了自己办公室,启动笔记本一开网页就是硕大的梦想成真。

  如果不是Mark已经是一个足够成熟冷静的成年人,且是一间行业巨头公司久经考验的CEO,他可能会因为梦这个字而怒不可遏变身字面意义的喷火恐龙。

  

  梦里有什么呢,没有张着血盆大口的Twitter,没有光怪陆离的互联网络,没有风情各异的大学派对,没有面目模糊的律师团队,没有始终不停的加州冷雨。

  就只有那个光线昏暗的厕所,在他面前蹲下身的女人脸孔早就看不清楚,那种在他身上急躁又似有若无的抚慰也不过稍显烦人。

  但唯一清晰的,唯一清晰的是Eduardo的喘息声。

  一开始他或许还没反应过来,而连续做同样的梦还没有发疯,梦里的细节就会渐渐展示出来,而后又逐渐成为迷雾。

  只有那时高时低的气流声,声带震动而发出的响声,有着热气和实体一般地环绕着他,纠缠着他。

  凭借那个声音他又想起那总是开到第二颗的衬衫纽扣,裸露的锁骨,曲线美好的脖子,常带笑的唇和浓褐色的眼睛。

  终于终于他回忆起那个声线叫他名字时的颤抖。

 

  他猛地醒来,伴着一种恍然大悟后的迷茫。接着他将脸埋进手掌里,安静地听着时间咆哮而去。

  此刻他终于明白他失去了什么。

 

3.

  “我必须指出,你这样的行为是十分、非常、特别不专业的行为。”Jack看着Dylan教训Daniel,颇有兴致地一口咬碎嘴里的糖,接受Lula的吻。

  “这种半吊子的精神催眠?还是对那位社交网络巨人?你这个天才是怎么想出来的?”

 

  Daniel兴趣缺缺地听着Dylan的滔滔不绝,纸牌在他手里上下翻飞,投下的影子在他面上倏然而逝。

  他在控制的时候感到了被控制。

 

END


评论(12)
热度(57)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