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DE/ME】注意力

Daniel X Eduardo / Mark X Eduardo

 

写了点不知所云的东西,感觉我可能是想看丹尼和马总嘴炮但嘴炮绝对是我最不会写的东西之一。起源来自 @破阵  的梗,原梗超级带感,但我……水平有限。

DE初遇和DME的会面。

 

1.

  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Eduardo有着符合他外表的过于感性的性格、一种被他父亲所不屑的情绪化。但在以一种很有些惨烈的方式结束了一段在漫长人生上显得有点短暂的友谊之后,在那友谊从Mark身上剥离了他错误投放过多的注意力之后,他的确可以像课本教授的那样做个理性经纪人。

  他彬彬有礼,笑容宜人,十分识趣且进退有度,他穿着他的西装三件套在商场中的明刀暗箭中摸爬滚打得如鱼得水——Eduardo确实擅长这个,并且在此之下保留了程度惊人的柔软而坚韧的内核。

  公私分明,这是他在最初的那场战役中学会的东西,他收拾了乱七八糟的思绪和乱七八糟的破碎友谊。面对律师把所有的自己都剖的干干净净,不是说不痛苦的。因为父亲的缘故,他痛恨甚至恐惧着失败,而最终他在Mark前剖析着自己的失败来控诉、来指责、来争取,但他毕竟不是全然如外表似得柔软,他值得他能得到的一切。

 

  Eduardo搬去新加坡之后花了点时间在环球旅行上,他甚至没有刻意避开美国,而在英国他遇到了Daniel。

  天气在英国是个永恒的话题,而Eduardo一向为此着迷。但他在英国停留的时间并没有让他养成出门带伞的习惯,即使传言称日光稀缺到英国人会在有太阳的日子举家出动地享受阳光。

  吃过晚饭,他在广场上闲逛,突然间不知哪来的雨翩然而至,尚细小的雨脚落在他脸上温柔得犹如亲吻。酒气在他身体里缓慢地发散,于是他没有找地方躲避,仰起头闭着眼睛,迎接和等待那些轻巧的降落。周围的人撑起了伞绕过他,然后带着一些期待的窃窃私语悄悄地包围他。

  魔术师。Eduardo捕捉到只言片语,那些人声比雨更细密地环绕着他,让他诡异地觉得安全和浪漫。

  一个带着兜帽的人急匆匆走过,撞上Eduardo的肩膀,毫无防备的Eduardo被撞得一个踉跄,好在来人手疾眼快将他拉住。

  于是不可避免地望进了对方的眼睛。

  哇哦,Eduardo和Daniel同时在心里想,他的眼睛真漂亮。

  

  Eduardo看着身边的雨滴停住又上升,然后下坠。他现在浑身湿透了而他不在乎,即使上一次的经历不太美好,也不影响他觉得他所看见的简直是奇迹。

  在魔术、灯光、雨水以及酒精的多重作用下,他好久才反应过来,那个魔术师长得实在是——太他妈的熟悉了。

  魔术很性感,连带着那张脸也性感起来,那双眼睛在那有些刺眼的光线下过于蓝了。他确信他看到了魔术师在消失在水中前对他眨了眨那双蓝眼睛。

 

 

2.

  Eduardo绝对没想过这种情况的发生,他跟Daniel和Mark坐在一间屋子里三个人面面相觑。

  这可有点尴尬和不礼貌,他漫不经心地想,却对找话题这件事有丝抗拒。此外,看着两张相似的脸试着用目光杀死彼此的画面真是出人意料的有笑果,这使他保持着一张微笑的脸,并且成功的让这个场景看起来更加的有趣。

  “你找了个男朋友。”Mark成为开启话题的人。

  “唔,”Eduardo瞥了一眼颇有些暗藏的洋洋自得的Daniel,承认道:“对”

  “而他也显然不是亚裔。”

  Eduardo耸耸肩表示同意,然后说:“你知道你的阿迪达斯拖鞋是今年的流行款吗?”

  “什么?不,Wardo,这不是重点。”

  “那是什么?Zuckerberg先生,我想提醒你,你现在正在占据本应属于我和我男友甜蜜的二人世界时光。”

  哦他刚刚是说了甜蜜的吗,Eduardo想,差点没笑出来。Daniel是个好男友,他有趣且是个魔术大师,他愿意用那么一点小把戏赢得Eduardo的注意力,他擅长调动观众情绪却没真的那么擅长所谓的情侣间的甜言蜜语。

 

  Mark板着脸看了Daniel一眼,他不常照镜子但在电脑屏幕的反光的确可以看见自己脸,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有张同他相似程度高的让他颇有些恼火的脸。

  他没选择质问Eduardo选择Daniel做男友是不是因为那张脸,他没有自大到那种程度,再说了,在那场漫长的诉讼中学到什么的不止Eduardo一个。毫无疑问,他是个控制狂,他的庞大帝国根基甚至每一砖每一瓦都是由他亲自书写,他看,他征服。与生俱来的天才和高傲以及脆弱滋长了他的控制欲,而他终于在Eduardo身上学会了克制。

  他就像被什么东西吞噬到一半,拆解那个巨物时他必须非常小心地衡量距离,才不至于跟着搭上自己的小命。他以为他成功了,但根据事后来看,他在距离估算时错的离谱,就像他把Eduardo对他的影响估算的过于轻了。

  他原以为他不在意的,但在谈判桌对面坐着的无疑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

 

  “他长得跟我一样,他甚至也是个控制狂,他还是个罪犯。”结果Mark最终吐出这么一句,颇有些指责的意味。

  噢。Eduardo敏锐地注意到话语中的也字,然后点头赞同道:“对,但是你看,他可以控雨。”

  “你知道那都是欺骗吧?Wardo。”他的语气平板,却莫名让人听出些嗤笑的感觉。

  “我一开始就说了。”Daniel再一次插话进来,“那不过是一种误导。我是开诚布公的,每一个观众都知道这点。而你——”他没有说下去,意有所指。

  “你要知道你还在FBI的通缉犯名单上,而Facebook不介意跟FBI合作。”

  “嗯,我的确没有想到你还真的是个毫无想象力的人。威胁?”他晃晃手指,指间的扑克牌快速地变换转移着。“你甚至不敢承认。”

  Mark的手指放在笔记本上,不可否认,他们俩都有一双高效的、创造奇迹的手。

  他还没接话,Daniel已经继续讲了:“说真的,你跟我男友,”他把重音加在我男友上,“最接近性的体验也不过是同一个厕所分属两个隔间中的先后高潮。而我——”话音断的突兀,留下一片引人遐想的空白和他脸上明显的过分的炫耀。

  谈话主导权似乎已经落在了其中一位控制狂手里。

  Mark猛地绷紧了唇线,头顶的灯光打下来,卷发和帽衫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他看向Eduardo,而对方明显也是一副有些惊诧的样子。

  “我可是魔术师。”Daniel说,仿佛这就能解释一切。“你离得太近了,所以你什么都看不到。但你要知道那不是全部真相,你只是当时不在乎罢了。”不在乎那到底对Eduardo有多大的伤害,那些漠视、隐瞒和欺骗。

  Daniel拉着Eduardo要走,即将到门口,Mark跟着,脸色阴晴不定。这时雨坠下来,他拉住Eduardo的手臂,“Wardo。”

  他喊了一声,然后抿紧了唇,Eduardo转头看着他,那头卷发和微向上看的蓝色眼珠让他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

  “下雨了。”Mark语气很轻。

  Eduardo下意识地安慰,“没关系的,Mark,这没关系。”

  Daniel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伞,“而我是魔术师。”他是个控制狂,而他的男友爱着那些无法切实控制的天气,为此他并不感到挫败,因为他了解Eduardo。

 

  高个子的巴西男孩安静地看着决裂的好友,等他自己走出来,他是了解Mark的。

  而Mark同样的,其实了解Eduardo,他的朋友心软,但并不是无底线的人,虽然这条底线在面对他时着实很低。

  “Wardo。”他说出他的名字,同时埋掉那些从未说出口的欲望。

 

  Eduardo看着他笑,那种少年气和傻气并存的笑,恍惚间又混进哈佛年代的阳光。然后他朝他点点头,跟着举着伞的魔术师走进雨幕里。

 

END


嗯其实ME是错过啦,不知道能不能打ME tag_(:з」∠)_

评论(7)
热度(206)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