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盾冬佩】不稳定性

*盾冬佩 

*歌词是指“城里有家小酒馆”的歌词 


不NTR,不撕逼,不渣任何一方,他们三个我都很喜欢。单纯想写一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第三者这个梗。

说实话没写出我脑补的感觉,实在是水平有限_(:з」∠)_

以及这里的冬佩不知道 @破阵 能不能吃 _(:з」∠)_

 

巴基

  在此前漫长的时光里,罗杰斯并不是能吸引女士注目的类型。他的脸长得不错,但身材和身高只是被戏称为残废的细瘦豆芽菜,甚至还一度是个病秧子。

  “他们只是没发现你的好而已,是他们的损失。”巴基在又一次失败的四人约会后大咧咧地勾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家里带,随意又陈恳。

  “说的好像除了你还有谁没损失这个似得。”史蒂夫语气有些刺刺的,他今天被那个应该与他约会的姑娘用不舒服的眼光和一些伤人的话轻飘飘地戳中了。

  “别这样史蒂夫,”巴基笑起来,“你知道你值得最好的。那个姑娘只是不够好而已。”

  

  巴基第一次在小酒馆里见到佩姬,就知道那个最好的人出现了。他当然听说过她,那个军营里赫赫有名的卡特长官,她的杀伤力和美貌一样出名。那个在史蒂夫仍然是个小个子的时候就尊重他,理解他,在无人支持他的时候不惜违反规定的佩姬·卡特。

  算起来佩姬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巴基的视线从漂亮的高跟鞋面移到颜色鲜艳的红裙角,终于落在她的脸上。他开口说的话和挑起的笑都散在咆哮突击队的歌声中里,看一眼呆立在身边的史蒂文,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让他闭上了嘴,沉默地把视线投到地上。

  “我对当透明人的经验可不多。”巴基眯着眼睛舔掉唇上残留的啤酒沫,“最好的女孩,合适的舞伴,嗯?把握住,史蒂文,请她跳舞。”


史蒂夫

  巴恩斯是个狙击手,更精确一点地说,是个狙击好手。这么好的资源没道理军方长官会弃之不用,他们需要榨干每个人的所有能力去为结束战争添上一点筹码。这就决定了巴恩斯跟卡特特工偶然间的合作,那些美国队长权限所不及的秘密任务。

  通常情况,巴基不介意与身边的女士们愉快的聊聊天,一些你来我往的柔软调情,一点甜蜜快乐的性——当然是战争里难得的慰藉。但面对佩姬,他却规规矩矩,像个初中生面对班主任似得尊重且克制。而这种微妙的态度当然不来自他首次失败且被无视彻底的搭讪。

  

  对佩姬来说,巴恩斯就是那种你会庆幸他是你的战友而非敌人的类型。他是让人放心的后背,是你忽视了自己背后的危机还能在最后庆幸还好有他的可靠同事。他足够耐心,意志力惊人,神出鬼没——而且相当英俊迷人。

  这次活动他们伪装成情侣,穿着打扮一换,一对伉俪就出现在街头。佩姬亲密地挽着巴基的手,凑在他耳边轻声说话,语气却是与闲适外表不相符的紧张。他们暴露了,不算彻底但还是暴露了。

  某个环节出了差错,巴基若是依照原计划当一个趴在地上乖乖听命的狙击手,大概就会被随后包围而来的枪给射成筛子。

  他走得很快步子却轻,跟着佩姬悄悄绕开可能的埋伏,他压低声音回她:“他们应该只看到了我,你是安全的。”然后他就被手臂上猛然收紧的力气吓了一跳,反射性又挂起笑脸环视一圈,接着才意识到什么一样闭上嘴巴。

  “你我都知道史蒂夫会为你做到什么程度。”她威胁道,“他会心碎而死的。”

  巴基大笑出来,“别紧张,我手上还有枪。”他眨眨眼睛,自信和从容流露而出。

  佩姬看着他,也跟着笑起来,赞同道:“两把。”

  “三把。”他更正,随即顿了一下,干巴巴地解释:“我没有在开黄色笑话,我真的带了两把枪。”

  

  等终于回到营地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了,巴基总是在这样的深夜里从一个战场走回到另一个战场。

  史蒂夫在帐篷外守夜,遥遥看见昏暗灯光下的巴基和佩姬。他们靠的很近在讲些什么,然后佩姬转身离开前,把一串亮闪闪的东西抛给他。巴基接过来,边向帐篷走边戴上。

  一边的史蒂夫看得清楚,那是巴基的铭牌,是一个士兵最后能辨认身份的物件。

  黑暗里佩姬的深棕色头发看起来与黑色几无差别,史蒂夫一边怀着偷窥的愧疚一边想起小酒馆里战友们的歌词。

  他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胸前的铭牌,半晌冲着慢慢走近的巴基笑了笑。

 

佩姬

  史蒂夫·罗杰斯是个有趣的人,他坚守信仰但毫不死板。还在训练营里的他弄倒旗杆后跟佩姬坐在同一辆车上回去时,脸上的笑很明显有些得意,这让那个固执的暴脾气小个子看起来很有点可爱的意味。

  她曾断言史蒂文以往跳过舞,在见到巴基后她就知道了他的舞伴和老师。布鲁克林的男孩们,她为自己所想象的那个画面笑出来。

 

  在巴恩斯牺牲之后,佩姬在当初的那个小酒馆里找到了被内疚缠的几乎失魂落魄的史蒂夫。  当时热热闹闹的小酒馆在战火炮轰下已经成了一堆残壁断垣,破败和灰尘一齐罩住了这家酒馆,投下萧索的影子。

  他甚至还穿着那身一样的制服,哀悼着那时坐在他身边的人。他脸上有胡渣,喝着不会醉的酒,看起来悲伤而脆弱。甚至有些眼泪汪汪的,哭腔浓重,他擦掉了还没流出来的泪但她就是看出来了。

  “他一定觉得你值得他牺牲。”  

  佩姬就是知道,她同样地信任他,尊重他,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比史蒂夫更理解他。在史蒂夫和巴基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意义上。

  

  失去他们两个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看到史蒂夫的照片依然会让她觉得心碎。有天她突然想起当时巴基交给她保管的铭牌和那句听起来十分恼人的话。

  他说如果回不去,请把铭牌给史蒂夫。笑的一贯甜蜜,颇有些没心没肺。见她面色不善,又补充说当然啦我们会安全的。

  “只是我说了我会跟着他的。”他眨眨眼,把其他的话吞下去,“我可不能食言。”

 

  小骗子们,她闭上眼睛。

 

END


歌词抽用的其实是“他为了一个黑发姑娘离开我”和“最好的朋友注定要分离”。

评论(7)
热度(19)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