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盾冬】Wintersweet 冬日甜心

*盾冬

*复联众人友情向

 

三次宝贝甜心小美人,一次Bucky。以及一些错过的、失去的。

没有逻辑。

 

1.

  当Bucky被诡异的绿光猛地笼罩住的时候,复仇者们罕见地全窝在一块儿,同时也罕见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想象一下,你正处在安全的室内,坐在一张舒适的沙发上,身边的战友们也躺的横七竖八,手上有零食,眼前有电影。这种情况下,即使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们的反应比应有的慢上那么一点儿,也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

  他们看清楚来人后立即摆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标志性的金色羊角头盔,戏剧性十足的披风,黑发绿眼。

  Loki看上去没有什么从容可言,他身量堪堪达到地球十二岁儿童标准——还是纤弱的那种,一双绿眼睛盛满失措,更多的或许是挫败。

  几乎是下一刻,雷神极具辨识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他一把扣住Loki的手腕,强硬而又小心地把人拉进自己的怀抱,红色的布料垂坠下来,盖住墨绿的披风。

  “Loki。”Thor饱含警告地说。

 

  “所以这个魔法是无害的、暂时的?”Natasha打断长篇大论的魔法普及,简短地总结出重点:“只是会让被施法者经历一些未知的身形变化?”

  Thor点点头,雷神的大块头并不影响他的慈悲和宽明,在他偶尔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你的时候,你总会觉得那是一只大型犬在争取你的信任。

  “我的弟弟,”他以一种低沉而又温柔的声音宣布着,“虽然顽劣,但近来在母亲影响下多有收敛。”

  Loki气鼓鼓的,却被搂的严实,干脆不出声地装死。

  “Wintersweet。”Thor最后以这个单词结束道。这是中国一种花的名字,由此衍生出另一套体系的魔法。本来是Loki精心准备、勇于尝试——新魔法总是对他有无穷的吸引力——的礼物,却在途中出了点差错。

 

  

2.

  Scott进来的时候,几个赫赫有名的战士围拢在一块,以严谨的科学态度看着被平放在桌子上的——婴儿?

  “哇哦,你们谁未婚生子了?先说好,我可不会歧视这个,我是个十分开明的、宽容的好人。”

  他走近前去,襁褓里婴儿圆润的脸颊和湿润的眼睛,都让他想起他的女儿。

  小孩子吮着手指,见到陌生人靠近也不哭不闹,挥动着手咿咿呀呀的,接着Scott就把他抱起来了。

  周围的战友们望着他熟稔的动作,露出复杂的、大部分还是赞赏的神情。

  “你是谁的孩子啊,宝贝儿?”

  “咳,他是Bucky。”

  “……哇哦,现在的科技已经发展到可以男男生子了?”

  他也是抱过Winter Baby的人了,这真是酷毙了。

  这个故事在终于搞清楚缘由的他帮Bucky换尿布的时候达到了一个高潮,他把Bucky放在桌子上,脱掉他身上裹的纸尿布。

  “我得说……我女儿可没这个。”

  “Scott,注意语言。”

  现在他可是帮Winter Soldier换过尿布了的人了,他吹着口哨,觉得自己真是一个牛掰得不行的人。

 

 

3.  

  没过多久,突然出现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芭蕾裙的小姑娘,娇俏而灵动。她提着步子跳到Natasha身边的样子像极了兔子,白而轻的裙子随着她的动作飘飘荡荡,绵软的雪似得。无端让Natasha想起西伯利亚纷纷扬扬的雪花和房间里渲出橙黄色光影的壁炉。

  Bucky蹦蹦跳跳地来到Natasha面前,歪歪头眨了眨眼睛,光影轻巧地在她脸上跳跃。然后她露出个笑来,甜糖一般的。

  “Nat。”

  她睫毛上下扇动,把自己的手塞进红发女人手里,双唇间吐出奇异而卷绕的俄语。她把Natasha拉起来,摆出一个芭蕾起手式,笑眯眯地看着她。见她迟疑,委屈地撅起嘴又唤了一声:“Nat。”

  Natasha拨了拨头发,叹口气走过去,“如你所愿,甜心。”

  

 

4.

  Tony看着穿着西装面无表情向他们走来的小鬼Bukcy,吹了一声口哨:“Winter is coming.”

  周围的队友们一脸WTF的表情,他忍不住嚷了起来:“嘿!干嘛!我可是个史塔克!Jarvis就是我最强大的冰原狼!”

  而Steve则露出一种“噢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知道这个梗”的介于欣慰和愉快之间的表情。

 

  “Tony。”Bucky开口,童音里混着长辈式的口吻:“Howard让我来照顾你。”

  Tony啪地闭上了嘴巴,睁大眼睛,“Jarvis,请你帮这位小美人确认一下他自己的年龄?”

  “Yes,sir.Barnes先生应该在十三岁左右。”

  “你应该叫我uncle的,Tony。”他摇摇头,却没真的在意,十足包容温柔的语气。随后他就拿走了Tony手上的咖啡。“牛奶更适合你,亲爱的侄子。”

  “顺便一说,我在来的路上帮你买了钙片,Howard常吃的那个牌子。他们说第二瓶半价,你可以吃久一点了。”

  一旁战友们因为Tony脸上罕见的呆而笑起来,Bucky安慰地拍拍Tony的大腿——这也是他少有的不费力能接触到的地方了。

 

 

5.

  Steve在一旁看着各式各样他没见过的Bucky,有点想笑又有点不知从何而来的遗憾。如果算上他没意识的岁月,他失去Bucky的时间已经比他拥有他的时间更长了。

  放任自己沉浸在杂乱无章的思绪里——说真的,他不太有机会拥有这个。Bukcy很轻地走到他面前,而他并没有注意,直到一只手掌手心向上地递到他眼前。

  他抬起头来,Bucky灰绿的眼睛含笑看着他,就像是穿越了所有的夏风和冰雪,又回到布鲁克林初遇的那个时刻。

  彼时的他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打架从来不知道跑的傻子。顽固而瘦弱,强大又无依。

  Bukcy就像是刚刚将欺负他的人赶走,然后对他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毫不在意他浑身的脏乱,即使自己一身都整整齐齐。

  “嘿。”Bucky说,“你可以叫我Bucky,我的朋友们都这样叫我。”

  然后他才意识到现在站在他面前的真的是那个年纪尚小的、他第一次见到的Bucky。他瞬间又是那个不知所措的少年了,一如当时呆愣的那个小个子少年。

 

  还没等他说什么,面前的Bucky就又变换了个模样。

  身材颀长的少年将手搭在他肩膀上,絮絮叨叨地讲话:“我再教你跳一次,不要踩我脚,下次你就可以去邀请漂亮的女孩儿们共舞一曲了。”见他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少年笑起来,嘴角上翘的弧度像玫瑰花柔软的边缘。

  “别担心,你可以的。再说了,我都跳女步了,你怎么可以辜负我?”说罢眨眨眼睛,另一只手握住他的,移动脚步跳一场无声的舞。

  Steve抓紧他的手,下意识跟上他的步伐,还有些踉踉跄跄的。他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Bucky,Bucky也看着他,眸子的浅绿悄然映在他的蓝眼睛里。

  他们握着对方的手,旋转过第一个圈。Bucky一身换成了齐整的制式军装,扣子也扣的完整,帽子却是歪斜的。他微仰着下巴看他,混合着未曾言说的担忧和满身的傲气。那是还没遭遇苦难的,最耀眼的时刻。

  

  又转过一个圈,Bucky似乎从硝烟和泥土中爬出来似得,刻有自己名字的牌子吊在胸前,迷茫褪去,欣喜之后不可动摇的坚毅重新归位。他是一个战士,他跟着布鲁克林那个小个子,他是美国队长永远可靠的后背。

 

  Steve拉着Bucky的手,随着舞曲两人离得远了些。下一个出现的Bucky让他呼吸一窒,冰凉的痛楚缓慢地碾过他的心脏,似乎又回到了那些因为哮喘而窒息的混沌时光。Bucky脸上被碎石划出的血痕已经冻成了一条条冰山山脉,搭在他肩上的左臂重量登时一轻,红色的碎冰随着动作落到他身上。

  他抿着嘴,风沙从胸口席卷上喉咙,尝到腥甜的味道,又蔓延上双眼,觉得酸痛,但他不肯闭上或移开。

 

  再一个转圈,Bucky向他靠近,左肩上金属手臂的重量很有存在感。痛苦而又让人安心的重量,余光中见到闪闪发亮的金属反光。

  锐利的柔和的,沉重又灵巧。他感到烧起来的怒火升腾着,又降下去。他看着Bucky空洞又透彻的绿,安静地燃烧。许多人说他是钢铁意志化身,铁在承受高温时是红色的,再高则是橙红,极度高温是则是蓝白色。他一直燃烧得很静默,直到冬兵出现,一块冰撞上高温的铁,他才终于找回属于他丢失的过去和应有的温度。

 

  舞曲的末尾,绿色盖上阳光和阴影,映在湖泊镜蓝里。Bucky凑近他,脸埋在他的脖颈旁,也许听到了什么,主动扣紧他们相握的手,声音颤抖又坚定:“Steve,你抓住我了。”

  两人停下的时候,呼吸交融在一块,恰似一体一魂。

  “对,Bucky,我抓住你了。”

  然后他们笑起来。

 

END

  


评论(1)
热度(33)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