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铁冬】Crevasse 冰隙

*铁冬

*梗:Easy tiger. & Hello beauty.

 

没头没尾小段子。在lof丢一丢。

B是伪PWP,预警。

 

【A】

 

  纽约的夜色充斥着闪烁的各色霓虹灯,像踽踽而行又喧嚣非凡的星星。酒精洒下来,将锋利的嘈杂的都吞噬成安静的黑色巨鲸。

  Tony脑子泡在超过适量一点点的酒精里,感到一片自欺欺人的柔软温热。他闭着眼睛,身上昂贵精致的西装杂乱不堪。

  他走到街上,没理行人的目光,也没管Friday的建议。鞋跟踩在地上,在空荡的巷子里敲出声响。

  或许过于响亮了,忽地显出幽幽的几点亮色,角落的猫无声地看着他,好奇又戒备。

  有什么锐利的光刀片一般划过,Tony立即追了上去。

 

  “条件反射在我身上也是适用的,”他事后回答唠叨的Friday,“超级英雄后遗症。”

   话里暗藏迂回的自嘲Friday听不出来。

 

  一条金属手臂轻易挡开他的手,掐住他的脖子。棕褐色头发凌乱地散落下来,遮住一只眼睛。

  Tony的手抓住那只金属手臂的手腕部分,而那金属出乎意料地没有过于冰冷的触感。微凉的金属片贴着他的掌心,甲片有次序地换动,在他掌中呈现着一种乖顺的错觉。

  他另一只手暗地里呼唤他的战甲,抬眼看清楚了男人的样貌。

  “放松,”他挤出一丝笑,带点调笑意味,“Barnes中士。”

  灰绿色的眼睛一瞬睁大,他简直可以看清里面每一丝色彩的延展,像雨滴扩散开后残留的雾气。

 

  Bucky松了手上的力气,直直望进他的眼睛,那抹雾气毫无防备地撞进暖色土地。

  “Stark……”他干燥微裂的双唇开合,喃喃自语,把Tony放下来,没挥开依然握着他金属手臂的手。那有点热,但他浑然不觉。

  厚重的冰雪上裂缝陡然扩大,他的身躯砸开覆盖着的皑皑白雪,落进褐色的土地里。那雪盖的不如想象中严实,他落下来的时候雪融化,为他留下一身冰凉的水痕。

  “Stark。”Bucky又喊了一声,更确定的语气,声音却颤抖着,浑浊不清,混着血和冰。

  然后他转身隐入来时的黑暗中。

 

  女声响个不停,酒气晕开,Tony在原地呆立两秒,任纷乱的思绪飞过脑海。

  他认识我,Tony想,然后又提出疑问:或许不是我,是另一个Stark。

  Friday的声音又出现在他耳边。不是另一个Jarvis,他半心半意地提醒自己,那是独一无二。  

  耸了耸肩,他走出巷口,坐上驶来的跑车离开。

 

  Bucky在阴影中凝视着Tony飞快消失的背影,暴雨骤至,他后退一步,头也不回地踏进雨幕中。

 

 

 

【B】

 

  谁都不知道这情况是怎么造成的,就好像只是突然发生了。

  Tony跪在床上,身下是有着金属手臂的——刺客、杀手或者随便什么头衔——Bukcy,Barnes中士,Winter Soldier。

  他长的很好看,紧紧包裹着肌肉的全黑作战服让他看起来非同寻常的火辣——更大一部分是那只寒光闪闪的铁臂,那是最辣的部分,当然。

  “晚上好啊,美人。”

  Bucky听到口哨声,挑起了眉毛斜着看他身上除去了战甲的——钢铁侠、亿万富翁、花花公子或者其他的什么称谓——Tony Stark,Iron Man。

  “输的是你吧?”赌桌上他向来无往不胜,哪怕是常有有幸运女神眷顾的Tony都比不过。

  “正在愿赌服输。”Tony笑的很有些痞气,他的手按在Bucky肩膀,起伏的伤痕附着在皮肤上,画出山脉之间粗粝而精准的连接。

  Bucky抬手按在Tony锁骨附近,后者学他的样子挑挑眉,很赞赏似的:“哇哦。没想到百岁老人能这么火辣。”

  “九十岁。”

  “年龄是秘密。”Tony不在意的拨了拨头发。

  他的手移到了对方颈侧的皮肤上,Tony的眼神像是火,于是他飞速的逃开了。

 

  吻落下来,落在他脖子上,一种精心包装的虚伪安全感也一同落了下来。

  他颤动嘴唇,声带震动却没发出声响。反手抓住随着动作滑动的床单,深深地掐进绒软织物。

  再远一点,再远一点。

  这个距离的他或许还是太过危险了,他咬着下唇,尝到了铁锈味。

  尘土、硝烟、钢铁、血和冰。

  他看见Tony的眼睛,汗水淋漓,情欲侵染。

  热量、生命、苦甜、巧克力。

  

 

  那也是我。

  不。

  

  那不是你。

  

  

END


评论(5)
热度(23)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