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楼台】空山

*楼台


愿都能远离疾疫,平安喜乐。


卧如弓

  明台刚到明家的时候,夜晚总是睡不安稳。就算是睡觉,也总是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床上整个人埋进被子里。

  有天晚上他很安静地窝在明楼边上,不肯走也不肯睡。明镜没辙,只得让明楼好好看着他。

  明楼把小家伙抱进怀里,明台手抓住他领口的布料,执拗固执,带点可怜兮兮的期盼和未曾言说的期待。明楼向来不似明镜那样对他百般依顺,没给他讲过睡前故事,也没哄过他睡觉。

  “给你讲个故事,去睡觉好不好?”

  明台点头又摇头,他想听故事,但睡觉暂时还是不想的。

  对着难得亲近他的明台,明楼也板不起脸,放轻声音,眼神都柔软下来。托抱着明台,像抱着一只猫,乖顺又顽皮。

  不想去睡的决心很坚定,明台困得狠了就闭上眼,一下又惊醒过来,搂着明楼的脖子揪了揪自己头发。

  没辙的明楼只好拿出杀手锏,“带你去数星星,好不好?”

  明台收紧手臂,点了点头。

 

  明楼抱着明台爬上露天的阳台,随手搬了把椅子坐下,抱着明台让他抬头看星星。

  “会数数了吗?”他脸颊挨着明台的,“嗯?”

  “一、二、三……”明台仰头看着星星,兴致勃勃地一颗一颗数过来。“十、十、十……唔……”

  “十一、十二……”见明台卡壳,他便帮着数下去,明台手指一点他就报一个数。

  突然一道白色影子倏然而过,明台看个正着,激动地在明楼怀里蹦了一下。
  “哥哥!星星掉下来了!”

  明楼赶紧把不老实的小家伙抱紧,“哎,你别掉下去了。”

  “是星星掉下来了!”

  “那是流星。”明楼一顿,想起学校里女孩子们津津乐道的说法:“许个愿吧,星星会帮你实现的。”

  “真的?”

  “嗯,当然还要你自己努力才行。”

  “那……我希望我能跟哥哥姐姐永远在一起。”明台满脸认真,星光细碎地映在他的眼睛里。

  明楼一怔,随即收了收手臂,明台倚在他怀里,满满当当,暖成一个小太阳。

  “会的,会实现的。”

  

  第二天明镜去看明台,这次明台没有团成一团,身体舒展开来,睡得像一张上好的弓,在春光下熠熠生辉又蓄势待发。

 

 

坐如钟

  明台聪明,在学校里先生教的一学就会,但却往往没那么好的定力。一节课下来,先生在上面讲课,他在下面扭来扭去像条小麻花。

  回到家里,就更无拘无束了,功课写完了把笔一扔,就跑到客厅院子里蹦蹦跳跳去了。若是碰上了下雪的冬天,那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飘飘转转,明台就在院子里蹦跶的欢快。

  明镜喊了半天都没喊回来人,于是刚回来的明楼就又被差遣出去抓人了。大衣上的雪花还没抖掉,又被推出去接新的去了。

 明楼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在雪里疯跑的明台,这时的他日后颀长的身姿已经初现端倪。明台被捉住也不恼,笑嘻嘻地反握住明楼的手腕,拉着他转了两个圈。趁明楼没有防备的时候,另一只手握了的雪团就往明楼手套边缘撞。

 “大哥!”

 “你小子!”

 两人回去被明镜拧着耳朵训了一顿,特别是后来也玩起来的明楼。换了衣服,喝着明镜熬的热姜茶,明楼开始端正态度教训明台了。

 “跟你说了坐如钟,老待不住,先生都告诉我了。”

 “哼,你还不是在玩……”明台嘟哝着。

 “你再说一遍?”

 “家里的钟明明也在动!”

 明家的钟是从国外带回来的,精致有趣,到了特定时刻会有只金属制成的鸟扑扇着翅膀跳出来报时。没想到却成了明台用来堵明楼的例证。

 后来,明楼就把自己房里的钟跟明台屋子里那只叫的欢快的鸟换了个个。

 

站如松

 这天明楼回来时,没见着家姐,也没看见家里的小猴子。觉察出家里气氛不对,他换了鞋子上楼,就发现明台躲躲闪闪地趴在明镜房门边。

 “怎么了?”

 明台怯怯看他一眼,“我打碎了姐姐的香水瓶……”

  明镜的香水瓶不少,明台拿着玩的却偏偏是父亲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她的那一只。明锐东留下来的东西不少,但其他的更多覆着的是一份责任,而这个香水则载满了她被当做掌上明珠时的那一份宠爱。

 “姐姐会不会不要我啊……”

  明楼摸了一把明台的头发,小少爷头发松软细密,淡淡的洗发露香气,动物的皮毛似的,茸且软。

 “不会的。”

 “但是……但是……”

 “知道错了吗?”

 “嗯……”

 “大哥错的时候会怎么做?”

 “道歉,罚站。”

 “那你站好,我去跟大姐说,好不好?”

  “嗯!”明台立刻靠墙站好,站成一颗松树,挂满直面风雨的挺拔。

  后来明镜当然原谅明台了,突如其来的感伤和惆怅被阳光一晒,化作过眼云烟。

 

  在处刑场的时候,明台浑身是伤,仍然是青松巍然挺拔的模样,心口前的怀表滴滴答答,秒针一格一格地走。

  如果回去了,明镜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给他松子吃呢。

  枪响,他倒在地上,阖上双眼。时间停滞,天地俱静,血液奔流的声音塞满他的耳朵。

  还是会原谅我的吧。

  

 

 

行如风

  成为一个特工之后,明台走起路来越发像风。神出鬼没,眼底暗藏的凌厉转眼淹没在人群的熙熙攘攘和来去匆匆。正经的道别也成了奢侈,没说出口的话散在风里。

  火车上面风割的脸生疼,干透的泪痕两道刀痕一样刻在脸上。窗边一抹白影骤然飘过,明台恍惚间抬头,以为是流星。

  却发现是一只白色的鸟,展翅归巢。

  他忍不住笑了,眼里再落不出泪,当时许愿时遇到的大概也是鸟而非星星。愿望落了空,占全了生离死别。

  

  很小的时候,明楼给他现编过一个拙劣的睡前故事:山里有座庙,庙里有口钟,庙外种着松,松树乘着风。

  来也如风,离也如风,往事统统如梦中。

  空山往事无人问。

  

END


先写着,本子比较难_(:з」∠)_



评论(33)
热度(146)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