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粮食】如风 叄

*琅琊榜老一辈粮食向

*一丢丢蔺苏

*胡编乱造


好像没提到名讳,就直接用了封号。然后不知为何写的像百合……


【玲珑公主】

 

  滑族在国力和版图上都不如周边大国,在夹缝中勉强维持太平安乐,保一方百姓安居乐业。在这种条件下的皇室便也会增添一分与民同乐的意味,皇室的衣食用度都不可与邻国的雍容华贵相比。

 

  玲珑作为皇室长女,被拘着的时候更多,终日伴着古典兵书,游戏时间尚且可贵,更不用说游历天下了。

  璇玑比玲珑稍小上一些,落在她肩头的担子便轻了不少,天生的一股子机灵劲也让长辈也宠得近乎溺。于是她打小便小皮猴一般地上跳下蹿,自由自在好不得意。

  她起先是不怎么喜欢自己姐姐的,在她看来自家姐姐成天端着一副架子,简直是被那些个古董书给泡坏了,一点趣味都无。

  毕竟是骨肉至亲,更何况璇玑年纪尚小心思不深,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在面上也看得通透。约莫是看出端倪,玲珑除了必要的礼数和规定也不去招惹自家妹妹,姐妹之间更是疏离。

  

  力弱势微,小国多依附大国而存,朝贡往来或是姻亲相结也是常事。滑族一向多出美人,也少不得有国家的皇子慕皇室姐妹的名而来。

  璇玑一向是敢想敢做,偷听到这回来人是为她而来,便一撩裙子暗自跑了出去。说她聪明狡黠呢,在平日里游戏也能看出一二。向来是只要她有意躲起来了,旁人轻易是找不到的,除非她自个儿玩腻了现身。而下一次再去上回出现的地方找,却又还是不见踪影。狡兔三窟,她却能把所有地方都变成自己的堡垒。

  开宴在即,却迟迟不见璇玑身影,那厢脸色越发难看,这边满额汗水急得如踏热锅。见气氛凝重,玲珑便一行礼出来找人了。

  就算是璇玑要好的侍女都难以立即找到,更别说她素来跟这个妹妹来往不多,现下要找人,旁人看她都端的是一个无从下手。

  她屏退左右侍女,让其分散去找,自己在宫外花园中独自绕行数圈,半晌停在枝繁叶茂的桂花树下。

  “璇玑。”

  理所当然的没人回应,风吹过树叶,金黄的桂花摇摇晃晃落了一片。

  “下来吧,”玲珑声音轻柔,“你自己也知道你躲不过去的。”

  “凭什么!凭什么就把我当货物一样卖掉啊!”璇玑没忍住,抓着树枝的手一用力,摇下一片丹桂。

  “为了更多的百姓不被当货物一样卖掉。”她透过影影绰绰的树叶,寻找重重叠叠遮盖后小妹那双倔强又稚嫩的眼。

  “……”

  “下来吧。没人怪你。”

  “……我下不去了。”璇玑撅着嘴,把晃荡的腿收回来,却发现自己踩的树枝太细,后知后觉害怕起来。

  玲珑把手张开,站在树下,“我接着你。”

  噼啪一声,树枝被踩断一节,璇玑心下发慌,也不管不顾什么怀疑什么害怕了,狠狠心提着裙子就跳了下来。

  疾风中混进黑发里的桂花馥郁,称得上落英缤纷。她被稳稳地接进一个不宽厚的怀抱里,睁眼看到姐姐眼里的紧张,扬起嘴角,从此觉得自己姐姐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玲珑跟萧选的邂逅,后来一想,还真的说不好是天命注定还是有意为之。

  那时正逢庙会,集市上热热闹闹,许多想借此小赚一份辛苦钱的摊贩在道路上支起了各式各样花样繁多的摊子。

  璇玑跑在玲珑前头,难得出来,左逛右看叽叽喳喳像一只快乐的小鸟。玲珑任她拉着,也是满面欢喜。

  有香香甜甜的甜点,也有炸的酥脆的小吃,各色的香囊,不同样式的风筝……她们出来的晚,正赶上点灯的时候,一路排开的灯点亮方寸之间,合成一个盛世太平。

  玲珑从一个小贩那里买了一袋子金鱼,寻思着找一处水让它们回归山林。璇玑落后几步跟在她身后,手上拿了两个花灯。

  在人们放花灯的河水下游,估摸着找到一处僻静,玲珑微敛了裙子蹲下身,正准备打开提在手上的袋子。

  “手下留情。”一个男声冷不丁地响起,含着笑。

  玲珑一惊,偏头望去。青年一身翩翩,就站在灯光下,日光余晖描摹出俊朗轮廓。

  “这样不对,再好的种,放在不对的水里也是祸害。”

  璇玑抱着花灯,遥遥看昏昏灯烛下君子淑女,心里头倏地想起写小儿女情事的那些只言片语,半是向往半又莫名不甘。

  她的姐姐,的确是迟早要离了她的。

 

 

  后来的事总是很顺理成章的,像无数哄骗少女的戏本一样,才子佳人一见倾心。只不过才子是大梁国不得势又野心勃勃的皇子,佳人是与北燕关系渐冷的滑族的佳人。

  “我是不懂他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为他。”璇玑冷着眼,看姐姐耗尽心血助萧选登基。

  “一旦他登基,我们滑族,就能多一分荫蔽了。”片刻后又卸下公事公办的脸色,面色微红抚着未显怀的肚子,“而且,我信他。”

  “哼。”璇玑微嗔一声帮她盖上一层薄被,再开口:“他还不知道这个孩子吧?”

  “等再过两天,下次见到他就告诉他。”

  

 

  “据我所知,誉王是没有出过宫的。”梅长苏倚靠在火炉边,怀中抱着蔺晨刚递给他的暖炉。

  “没有。”蔺晨在三九还拿着一把折扇,另一只手拿着长柄小铲拨动炉内火炭,口吻肯定。

  “蔺大阁主这么肯定?”

  “琅琊阁知天下事。”他一抬眼,笑:“梅宗主别是忘了我琅琊阁招牌啊?”

  “之前你还不是不知道祥嫔就是玲珑公主?”

  “那誉王他自己也不知道,我上哪知道去?”

  梅长苏瞥他一眼,没搭腔。

  

 

  璇玑再见到玲珑的时候,玲珑重新披上了戎装。

  “他从来都没信过我,大梁不是久留之地。”她微垂眼睫,“是我错了。”

  俗话说美人是岁月偷不走,红尘掩不住。美人如是,英雄则否。英雄折腰做了他人妇,一身铮铮风骨被生生磨去半截。

  

  来讨伐他们的是林燮的赤焰军,彼时林殊还没出生。

  玲珑率领的滑族在赶往大渝的路上被截下,长途奔袭后的人累马乏,哪敌得过赤焰军军容整肃。血色染红土地,晕染成古怪的褐。

  她把璇玑用力推出战场,一遍一遍嘱咐,“是我错了,你一定要活下去,为了滑族复国……是我错了……”

  

 

  “他曾提起过玲珑公主。”梅长苏说到林燮。

  “哦?”

  “他说她是站着死的,就是英雄赴死的那种方式,堂堂正正地死在战场上。”

  

END


评论(11)
热度(32)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