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楼台】扰扰

*楼台

 

莫名觉得好久没写过楼台了但其实也并没有……

 

 

  沈大成的青团向来是明台的最爱,软糯香甜,蒸过之后热气袅袅。豆沙淡淡的甜味被裹在添了艾草的嫩绿面团里,咬的每一口都是清香的。

  到清明的时候,店里便会摆出漂亮的青团,明镜或是明楼买回家,往往都能收获明台热情的飞扑。

  雨纷纷,清明时节里平日最安静的地方陡然纷扰起来。细细碎碎的谈话声,似有若无的花香浮动在空气里。来挂青的人都是一副沉静的脸,少有人哭得嘶声力竭。

  明家清明也少不得出去走动一二,明台懵懵懂懂地被明镜和明楼两人一边牵一只手,尽力靠自己走完全程。

  明镜把明台带到他母亲墓前,蹲下身抚着明台的背,轻声说话:“明台有没有想跟妈妈说的话?”

  明台点点头,迈着小步子走前去,小大人一样的语气:“妈妈你别担心,姐姐和哥哥对我都很好的。”

  明镜和明楼站在后面,看的又欣慰又心酸。

  片刻转过头来的明台问:“能不能不要拔掉那些草?”他指的是墓碑旁石缝中钻出来的一点点青色,“我怕没有它们,妈妈平时没人讲话会很无聊的。”

  明镜一顿,明楼先反应过来,揉揉明台柔软的短发,“都听你的。”然后小家伙就冲着他笑弯了黑玉一样的眼睛。  

  

  回明公馆的路上,明台走不动了,便爬进了明楼的怀里。一手侧抱着明楼的脖子,一手看着街上新奇的事物比手画脚。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拿着一篮子白玉兰在路边叫卖,花香泛甜,闻着都像含着糖一般。明台自然被吸引过去了,他示意明楼停,接着自己动作娴熟地从他怀里跳下来,拉着明楼的手就往老太太那里跑。

  明镜笑着跟过去,就看见明台亮晶晶的眼睛,“我们明台,想买花吗?”

  明台手搭在竹篮边上,闻声迅速对明镜点了点头,眼里的希冀清晰可辨。老太太也不急着推销,伸手摸了摸明台头发,夸他好看。

  小家伙眨眨眼睛低下了头,脸蛋红红的,明楼见状稍微拍拍他的背,“教过你的,要说什么?”

  “谢谢奶奶。”

  “哎,真乖。”

  最后明台拿着三小束玉兰花又爬上了明楼的背,走了一天的他泛起困来,嘴里还念念叨叨的。

  “一束给妈妈,一束给大姐……”

  明楼听得好笑,想最后一束总应该是给他的了,却半天没听到下文。微偏了头去看,明台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洒在他背上,花的香气一呼一吸间随风送进他的鼻腔。

  路上睡够了,回到家里的明台又精神起来。明楼进书房完成规定的功课,明台就在外面的沙发上滚来滚去自己玩的欢。

  房里的明楼出来,把滚得晕乎乎的明台抱正来,明台见他出来高高兴兴地喊了声大哥。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朵被保护得仔细的花,拉着明楼的衣服让他低下头来。

  心里高兴的明楼顺从地低下头,明台肉乎乎的手指拨开他耳边的碎发,端端正正地把玉兰花别了上去。

  “不许摘!”

  “我的小少爷诶,好好,不摘不摘。”

  等一家人又围在饭桌旁,明楼眼尖地发现明镜耳边也别着一朵白色的玉兰花。明镜看他,没忍住笑出声,惹得明楼也笑起来,明台不明所以,却被感染似得也跟着笑。

 

 

  明台接到回上海的通知,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但在不算漫长的时光里他手中握着的渐空渐无,他便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沉默。

  踏上熟悉的土地,生于此长于斯,但会不会是埋骨之地呢,很难说。

  为了隐蔽,这次没有劳什子上流人士的派头,他穿着再普通不过的棉衣住进了上海弯弯绕绕纵横交错的弄堂里。

  纷纷扰扰的小人间,热热闹闹的小生活,租界里的巷子还有保留着安然的烟火气,飘出去的时候跟战火似乎纠葛不清,关起门来却像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在很小的时候,明台也是住在弄堂里的,一家三口一栋房子,仅有的还有记忆的日子都是其乐融融。

  租下一对老夫妇出租的二楼,他站在天台往下看,巷子曲曲直直,路灯下雨脚细密如针。老夫妇自家做了青团,请明台一起吃,他含着一嘴香甜,才想起又是一年清明。

  “小伙子有没有亲人在这里啊?”

  “有的。”

  “不去见见?”

  “现在还见不得。”

  “哎呀,也是兵啊?”

  老夫妇家的儿子早些年娶了媳妇搬出去住,二楼空久了老两口觉得可惜便租了出去。后来才知道儿子和儿媳妇都入了党,一天出去后许久没回来,惴惴不安地不知过了多久,噩耗才几经辗转到了他们手上。

  明台想了一会,才回答,“是,也是兵。”

  晚饭过后帮着洗了碗,回到自己房间里。地板摆着的蚊香一环环燃尽了,灰匍匐在地上似一尾卷曲的白蛇,让他又在明明月色下想起明楼。

  阖上酸涩的眼,他对自己说,还见不得。

 

 

  明楼换上一身黑漆漆的西装,被明诚载着去了墓园。很奇怪的,人那么多,声音却全被土地吸收了似得那么安静,好像说的话真的全被泥下的人听了去。

  他走到明镜的墓碑前,发现前面放着一篮子白玉兰,香气不像以前那样甜,幽幽淡淡。明楼一怔,转头去找。

 

  明台远远地站着,隔着雾气茫茫和人来人往,眸子依然黑亮,很克制地望向明楼的方向。明楼现在身份比以前更是敏感,身后暗藏的杀机只增不减。

   他刚刚才对明镜说的,他说:“大姐你知道吗,其实大哥很胆小的。”

  “真的。”明台低低笑了一声,“不过我会保护好他的,以后我来保护他啦,大姐你不要担心。”

  于是他抽了抽鼻子,强迫自己停在原地。

 

  明楼坐在台灯下,从口袋里拿出保护完好的白玉兰,嗅了一下。很清淡的香气,拿的近了,花瓣扫到他的脸颊,柔软的亲昵的,让他记起明台给他别上玉兰花那晚的晚安吻。

  他的小少爷,他的幼弟,他的明台。

  明台。

 

END


 

卖玉兰花这个我其实不清楚上海有没有,我这里是有的就这样写啦,要是没有的话就……也饶过我把XD

根据评论,大概我说的玉兰花可能是大家知道的白兰花……就是花瓣细长,打开之后略有点张牙舞爪感觉的那种花!但我从小知道的名字就是玉兰花orz


评论(30)
热度(127)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