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秘密 02

*三日鹤

*黑道AU

*胡编乱造


前篇  01 

其实这篇和界线的设定我都挺喜欢的慢慢看着写吧……


-2

 

  三日月一侧身躲过了鹤丸的腿,脚尖快速擦过他的腰侧还带着凛冽的风。双手挡下鹤丸另一条腿迎面而来的一击,后退一步将手臂上的压力架开。

  鹤丸属于那种爆发力强但续航不够的类型,不适合持久战。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一般都是武器不离身,不到特殊情况不会跟人硬拼体力。现在三日月来的突然,他准备不多,手腕上的刀片还被缴了,在摸不清来意的情况下也只愿略微试探一下。

 

  于是被三日月腿压着腿得硬按在墙上的时候他也没有太多情绪,干脆的把紧绷的拳头一送,做出个投降的姿势来。

  “这位先生,不知道你这样擅闯民宅想对我这个良民做什么?”

  三日月只是盯着他,在刚刚的打斗里微乱的刘海散下来给他漂亮的脸增添了一分意味不明的危险。半晌他露出个笑来,然后那些似有似无的邪气都淹没在海面之下。

  “打劫。”

  劫匪笑的温柔万分,鹤丸甚至从那笑里看出些缱绻的意思来,他脊背一僵,凉飕飕的冷意就顺着脊椎骨爬了上来。

  “所以跟我走吧?”问句尾音很轻,语气却笃定得跟拿枪顶着别人脑袋请人一叙一样。“嗯?”

 

  鹤丸还没回答他,房里冒出响动。

  他们这半天纠缠都在玄关,甚至都没正式踏进鹤丸的房子。三日月对这些礼仪有点固执的坚持,他认为自己一双皮鞋最多也只能停在玄关,再进去就实在不礼貌了。

  一只英国短毛猫歪着脑袋优雅地蹲在玄关交界处,圆溜溜的眼珠就直勾勾地盯他们。

  不妙。

  鹤丸心下一紧,生怕压着他的人拿出枪指着他的猫逼他就范,他刚刚在攻击的时候摸到了对方的枪套的带子,于是趁着三日月还没动作赶紧先出声。

  “可以啊。”

  “哦?”

  “我跟你走,你让我先准备一下水,放个猫粮。”

  “如果你担心的话带上它也可以。”三日月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打算放他走的意思。

  “……果然还是不了我们走吧。”

 

 

  出门的时候三日月柔情蜜意地抓着他的手腕,等在车上的小狐丸看见两个人姿势饶有兴致地张望了一下。

  ……然后就被三日月的笑吓回来了。

  小狐丸立马正襟危坐,当一个恪守本分的好司机。后视镜里的月亮盯着他,微微向鹤丸的房子示意,他不动声色点点头,月亮才回到轨道上。

  车没开出去多远,车身就传来被子弹碰撞进入的声响,不等小狐丸有所动作,下一枪立即跟了上来,打在后座右侧的车窗玻璃上。防弹玻璃阻挡子弹射入,绽开大片破裂的纹路。

  再意识不到发生什么小狐丸就真是徒有虚名了,愧为三条家人了。他笑得邪气,脚下猛一踩油门同时手上动作不停,手指紧握着方向盘一打,车尾就划出了扭动的曲线。

  

  三日月一手握住车侧的把手,另一手扣紧了鹤丸的手腕。

  鹤丸高且瘦,手却意外的小,手腕踝骨精致,手指细而白,指甲剪得圆润,还透着健康的粉白。

  虽然三日月比他身高高不了许多,但手却大上一号,袖长的手指原就用了巧劲锢住他让他无法自由活动,现在圈的死紧,脸上却还是一派云淡风轻的神色。

  在车窗两边飞速后退而显得模糊的景色里,对方那张脸格外清晰地映在鹤丸的视线中,眼里风云沉沉,山雨欲来。这样的情况下,三日月的容貌就带着厚重的压迫感,鹤丸整个人都被罩在了对方的气场之下。

  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艳色逼人啊。鹤丸不着四六地想着。

  本打算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却因为一只手不得自由而单手立在空气中,莫名颇有些宣誓的庄重。

  “我不知道啊,我都乖乖跟你走了,现在是我的安全才不能保障吧?”他手指一歪,朝着他身边嵌着子弹的车窗比划了一下。

  他语气坦坦荡荡,三日月却听出了些委屈的意味,于是笑一声。

  “是我唐突了,请务必不要在意,”三日月弯着嘴角语气带笑,压着嗓子唤他的名字作为这个道歉的结尾,“鹤。”

  字面上正经无比的话经三日月的口说出来居然缱绻柔软,跟他正常讲话时的爽朗相去甚远。要不是一见面就把他强行带离,手上还隐隐传来被大力掐过皮肉后的灼热感,他几乎要以为他们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小情侣了。

  “不介意,”鹤丸挑挑眉,被三日月握在手里的手极为艰难地转了转,“能不能放一放?”手腕上皮肤少见光,细腻柔软,更是血管命门所在,被扣的久了实在很不舒服。

  三日月依然笑眯眯的,张口依然暧昧得含混不清:“我舍不得。”

  “……”这位先生你有病吃药可以吗?鹤丸撇撇嘴,干脆随他去了。

  

 

  小狐丸甩尾甩得漂亮,除去一开始车上连续的两弹,再没有能威胁到车身的袭击,他一路开车开到三日月家门口。三日月除去本家,在外也是有自己的私宅的,在鹤丸身份还没查清楚的前提下贸贸然将人带回本家是一件十分鲁莽的事。

  他把车停下来,看着下车后的三日月依然圈着鹤丸的手腕,一拉一带一前一后的身影像极了归家的情侣。

  对着他们的背影,小狐丸下巴压在搭在方向盘的手臂上,迎着阳光眯了眯眼,有点恍然。鹤丸看起来的确是跟他们初见的样子,虽然面上没什么表露,但肢体上的防备和紧绷骗不了久经沙场的人。

  不过这些事情他没有插手的余地,更没有插手的打算。小狐丸把车往后倒,顺着来时的路又开了回去。

  在车上三日月就有拜托他探查的意思,刚才在车上中的两弹按照大概方位来讲跟鹤丸的房子也相距不远,不管是为了什么,都有回去查看的必要了。

 

 

  鹤丸跟着三日月走上楼,进了门之后又停在玄关,三日月终于松开手从鞋柜里拿出双新的拖鞋给他。

  他转着手腕,蹭掉脚上的家居鞋踏上三日月的,从自家直接被带过来,他脚上穿的也不是什么正经能出门的鞋。

  在沙发上安顿下来,三日月泡了壶茶,鹤丸意外地挑挑眉,伸手接过来。品茶是很安静的事,两个人之间相互试探的距离感在湿润的热气里氤氲模糊了。

  安静半晌之后三日月很礼貌的问:“饿了吗?想吃点什么?”

  闻言鹤丸心下挺震惊,微睁大眼看他:“你会做?”

  三日月沉默片刻,默默翻出了一叠外卖单,里面既有高级餐厅也有一看就是普通小店的菜单。

  挑挑拣拣选了一家,鹤丸表达了先打理一下自己的意愿,得到了房主的同意之后被带进了浴室。

  

  三日月在外面神游,有些恍惚。这种喝茶聊天吃饭洗澡的氛围,特别有一家人的感觉。他几乎都以为鹤丸本来就住在他家才对,以至于一会后才想起来没有给鹤丸准备衣服。

  他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喊了一声。

  “鹤?”

  没有回应,水声哗哗的响,隔着门都能感受到的温暖湿热。水声一刻不停,他忽然想到什么,一把拧开门进去。

  眼前浴室的窗开着,鹤丸一条腿已经挂在窗外了。

  “……啊。”听到动静,鹤丸转头跟他视线相撞,忍不住发出了略微惊讶的短音。

  三日月大步走过去把人拖回来,丢进浴缸里,然后就在一边坐下了。

  “我帮你带了衣服进来。”他语带笑意,脸色却阴沉沉雾蒙蒙的。

  “……”

  

  石切丸收到三日月短信的时候,内心波澜起伏。大佬,三条家现任家主,能不能不要遇到旧情人就人设都丢了啊?!

  他掩面去买了三日月要的东西,被青色长发的店主用震惊的眼神洗礼了一遍,用言辞调戏了一番。

  石切丸恨恨地敲开三日月的门,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他,余光扫到穿着宽松浴袍的鹤丸,把嘴里的话都咽下去,只说了句你小心点,听到对方道谢之后转身就走。

 

  

  鹤丸裹着稍大的浴袍,露了一大截小腿,脑子里飞速运转着。他手被三日月用警用手铐拷在沙发边,只能用着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坐着。

  看到三日月从盒子里拿出那些东西之后眼神都不对了,吓得有点懵地开口:“那个,你还是用正常的可以吗……”

  三日月手指从他手腕上划过去,“鹤的手这么美,受伤就不好了,”他看着鹤丸金黄色的眸子,依然是柔情蜜意的调子,“我舍不得啊。”

  各种款式的情趣手铐在他视线里张牙舞爪,相比之下拷着他的都显得亲切起来。

  等等啊你有病啊?!

 

TBC


评论(18)
热度(82)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