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粮食】如风

*老一辈粮食向

*一丢丢蔺苏

*胡编乱造


我也是打过琅琊榜tag的人了(蜜汁骄傲 


【言阙】

  言阙近些年披着求仙问道的皮,话少了,广袖一振飘飘渺渺间真带了些仙气,但原也是个舌灿莲花的。

  当年跟着林燮一块游历江湖的时候过琅琊山,林燮跟琅琊阁主打起来没停。他一个文人看着高手过招,说啥也没人理会,索性坐一边权当看戏。

  正等的无聊,蔺晨就不知道从哪里滚了出来,一身月牙白的衣服衬得他跟桂花糕似的。

  没事老给小孩子穿一身白啊,也不嫌难洗。他正想着,又回忆起儿时被罚洗衣服的事。好玩的年纪,一身白花花的衣服能给他整成花猫一样回去。言老是个正儿八经头悬梁锥刺股出来的读书人,看不惯他在书房里静不下的样子,正巧那天言阙又不当心给磕掉了一块他顶喜欢的墨砚,于是言夫人就含笑看着自家儿子对着一盆白衣服左搓右打汗如雨下。从那时起言阙就不爱穿白衣服了。

  桂花糕年纪不大,约莫也正是好玩的年纪。言阙一张嘴他就望过来了,眼睛亮晶晶的像含了糖。

  

  蔺晨贪玩,又喜欢凑热闹。琅琊阁里陪他玩的人不多,但地方大,真真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成天跑的不见人影,再过几年琅琊山都能给他跑遍了。前两天才因为打扰他爹谈话给罚出去捡柴,就刚才不知怎的阴差阳错跑进了他爹的藏酒地,打翻了刚放进去的两壶桃花酿。

  心虚地给把酒壶扶正,他轻手轻脚摸了出来,又在外面溜了一圈,这事已经跟撒到土里的酒一般没在他心里留下什么印象了。

  现在遇到自家爹跟一个人打的难分难舍,他摸不准是该帮着偷偷扔小石子还是安安静静在一边等着。

  这时旁边那个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瘦长哥哥——或者是叔叔,他一向在判断称呼上拿不准,开口讲话了,十足的江湖骗子味道。

  “来,过来玩。”

  蔺晨刚开始很警惕,后来觉得这在自家地盘,就连自家爹都在,怕什么。于是摇摇摆摆就过去了。

  “哎呀你看,我这等的也无聊,教你点知识?”

  “您说呗。”

  这时正蹬过去一只兔子,草丛里悉悉索索的。于是言阙拿扇子一比划,说道:“你知道怎么分兔子雌雄不?”

  他打算接着说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的,没想到小桂花糕不给面子,鼻子皱了皱直接转头了。

  蔺晨很失望,谁不知道呢,把兔子抓着腿一分——不就成了么。

  见蔺晨不理睬他了,言阙自觉就转个话头。

  “那你知道怎么样的才是好柴不?”

  哟呵,真是奇了,蔺晨听了兴致勃勃地想,这么实用可得学学。

  言阙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远了不说,就金陵城里他都是数一数二。这下看蔺晨感兴趣,就端起个架子来。

  “想学可以啊,先孝敬杯茶不过分吧?”

  其实以他们身上的盘缠,在哪里喝杯茶决计是不在话下的。但进了琅琊山,林燮和那人一路你来我往,飞来飞去,一会儿就不知道在哪个山头了。

  他一路跟来,连个茶水铺子也没看见,现下咂摸咂摸嘴,后知后觉地觉出些渴来。听完他的话,桂花团子那大眼睛里就满是藏不住的怀疑了,当然他也没起那个心思去藏。

 

  蔺晨现在觉得自己是真遇上一个现成的江湖骗子了,他娘亲说过,江湖骗子骗小孩一般先给个糖,再说跟我走有更多糖。虽然现在对不上号,但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江湖骗子说不定也日日勤学精进手段。

  犹豫着要不要喊他爹帮忙,却看见他爹那身蓝白蓝白的飘逸袍子一晃,人影已经飞开三尺,几下就不见了。

  言阙当然也看见死脑筋的林燮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他想,这次回去他得把这事写成话本,三日三夜飞沙走石风起云涌豪气万丈,然后再把底全漏给晋阳,非要让林燮以沉默以眼泪来面对不可。

  留下了蔺晨和言阙沉默地大眼瞪小眼。正瞪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一把温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晨儿?”

 

 

  “晨儿?”梅长苏叫了一声,在一堆毯子里笑弯了眼。

  “哎。”蔺晨大咧咧应了,把梅长苏滑出去的手臂抓回毯子里,“别乱动,再受寒就没糖了,给你加大把黄连。”

  

 

  来人是蔺晨的娘亲,之前正和他爹闹别扭,一言不发就收拾包袱下山了。然后琅琊阁就看见他们人前向来谦逊稳重的蔺阁主急匆匆地一把抓起蔺晨下山演苦肉计了。

  说起来,林燮和蔺阁主这场架,也是因蔺晨他娘而起。

  他娘正坐在一间茶铺里喝着茶呢,他爹拖着他就站人面前了,温言软语的劝。见自己娘子半天还是冷若冰霜一张脸,蔺阁主一拍对着边上的糖人好奇的蔺晨严肃小声地命令:“哭!”

  抬起脸来的蔺晨一脸的不明所以,见儿子一点都不机灵,蔺阁主真是恨铁不成钢。眼看他娘要走了,他一急飞身就给拦人前面了。

  且走且退,两人这半天纠缠,路过的林燮就路见不平了。

 

 

  “我爹以为你爹强迫你娘?”

  “是啊,别说是挺像的。”蔺晨出卖他爹出卖的毫不犹豫。

  “后来呢,言侯爷怎么样了?”

  “来琅琊阁住了三天,然后就见你爹我爹莫逆之交了。”

 

 

  言阙在琅琊阁的三天过的那叫一个舒心,琅琊山上琅琊阁,多少人想住都没得住,这下机缘巧合也实在是妙。

  蔺晨娘亲也是个涉猎广泛妙语连珠的人,这下跟言阙喝着茶等着人,天南地北的聊。

  聊什么?女人心。

  喜欢林乐瑶喜欢半天,还是没追到人,林燮给言阙的眼神从复杂到同情,愣是没给点有用的建议,这下好不容易遇到个能出主意的自然要请教一二。

  

  金陵城里风从来没停过,这风一刮,萧选登基了,林乐瑶嫁了。他那时才真觉得君心难测,谁不知道他跟林乐瑶心心相印,兄弟转头就捅一刀。

  后来他想,也只有兄弟只有自己人才能背后捅刀了,敌人是没机会看见他后背的。再后来他才惊觉那算什么捅刀。

  把忠心耿耿的林燮一家打成逆贼,让自己儿子去取另一个儿子性命,坑害七万赤胆将士。最后连个牌位都看不到,他什么都不能说,也不想说了。

  言阙穿着一身白衣,闭上眼就是林乐瑶的三尺白绫。

 

  他是真讨厌白衣服,难洗。

 

END

 

 

唔……完全不知道怎么打tag……_(:з」∠)_

然后一直不敢下手写琅琊榜,是真写不来古风……但又很想写结果还是写了(抱头  

下次如果再写老一辈的粮食向就是蔺苏故事会系列诶嘿~

准备考财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拿着账本和算盘对唱斗嘴的蔺苏两人,好怕自己哪天真写了……。

    

评论(22)
热度(141)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