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长路-END

*三日鹤

*环太平洋AU

*私设

-1  -2&3 -4&5

 

-6

  房间里叮叮当当的音效响个不停,鹤丸右手抓着手机手指不停地滑动,左手臂上猫稳稳地躺着,眼睛一刻不离开屏幕。

  最近他的闲余时间几乎都贡献给了一个明明无甚意思又难以自拔的游戏,新瓶装旧酒,壳子里还是躲避障碍的最基础游戏。屏幕里飞速转动的黄色小鸡在他控制下跑过一个又一个圈,越跑越快最终在他一个反应不及下倒在黑色障碍物前。

  下一盘开始,小鸡已经变成了黑色的蜘蛛。鹤丸刚开始玩的时候,兴致勃勃地试了所有能选的角色。后来发现问号最适合他,永远不知道系统下一次会给你什么样的角色。没有惊吓可不行,有次出来一个轨迹是彩虹色的角色让他想了半天,最后也没猜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按理说这种游戏玩不了多久,但一些小小的设定有趣抓人,鹤丸莫名其妙地就一路玩了下来,还颇有沉迷的态势。

  三日月敲门进来的时候鹤丸就是一副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模样,躺在床上托着猫玩着手机。想起鹤丸小时候家教严格,被教的站如松坐如钟,一个白白软软的的小孩子挺直着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来拜访三日月,期待着他能把自己带出去玩。后来又参了军,少年时期的懒散爱玩也收敛不少,现在这幅坐没坐相的样子实在久违。

  又一次死在障碍下,他把手机一扔,活动一下酸涩的手指伸个懒腰。手臂里的猫顺势就踩上他的胸膛,他闭着眼去蹭猫咪的脸,得到一个爪印作为回答。鹤丸抱起猫,就看见笑眯眯站在床边的三日月,挑挑眉拍了拍床,把腿盘起来让出些空间来。

  三日月不跟他客气,直接在床上坐了下来,还饶有兴致地去逗逗那只扒着鹤丸睡衣不放的猫。

  “有事?”鹤丸靠在床头,问他。

  “嗯……也不算,就是我们要准备出战了。”

  两个人的磨合期度过的挺顺利,反而是许久未经训练的鹤丸在找回状态上用了点时间。对战时他们的默契让同期的其他搭档都有些逊色,模拟器上他们的同步率也高的吓人。

  鹤丸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眼睛都亮了,训练的这段日子,他的机甲——危险流浪者就是那颗挂在他面前的胡萝卜,看得见摸不着。眼见着终于能再次进入驾驶舱,怎么能不让他兴奋。

  见他开心成这样,三日月一顺手就揉了揉他的头发。他也很久没有驾驶过机甲了,自从“防御墙”实施以来,“猎人计划”的经费一减再减,数个破碎穹顶基地都被迫关闭,也因此三日月才辗转与鹤丸来了一场不期而遇。

 

 

  实在是有些困难了。怪兽不断在更新,简直就是工厂在制造武器一样一步步地进化,现在几乎已经招招式式都直冲驾驶舱而来。鹤丸和三日月在驾驶舱里举步维艰,躲闪着直冲他们而来的怪兽的锋利爪牙,等离子加农炮的准备时间几乎就要跟不上怪兽的速度了。

  链剑会有用吗?不知道,但是不得不试一试了,最原始的冷兵器。对面的四级怪兽叫鼠立尾,这新型的怪兽长得也像把剑。

  还和平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参加过学校的剑道社。一把木剑一个对手,点到为止的切磋满是淋漓快意和少年意气。

  谁会想到他们现在真的握住了一把货真价实的剑,鹤丸握紧了手,机甲猛地一甩,一节节的锯齿状的金属由高压电缆串接成一根鞭子。亮光一现之后,手里已经握着一把长剑。三日月重复鹤丸的动作,心下居然平静无波,仿佛生来手上就应该握着剑似的。

  他们挡开近在咫尺的怪兽,拉开攻击距离之后回身猛地向其攻去,夹携着滚滚的海浪和锋利的剑光。

 

 

  从机甲上下来,鹤丸已经接近筋疲力竭,但身体里的肾上腺素翻腾叫嚣着,烧得他简直要发起烫来。

  他想直接睡一觉,但热气烧的脑袋清醒,只好挣扎着去冲了个澡,洗掉满头满脸的汗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撞出来的血迹。

  出来之后他倒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没多久那些热气由烧变蒸,满身的疲累全蒸了出来,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

  

  三日月也是,囫囵洗了个澡后就要倒在床上人事不知了。两人训练磨合那么久,但离开真实的战斗毕竟也有些时日,初次出战再遇上一场用尽全力的战斗,他们的表现也足够一声称赞了。

  躺在床上,意识就坠入了黑而冷的空间。海水的潮气和咸涩的味道越来越重,呼吸起的作用越来越小,灭顶的窒息感罩下来。

  不要。

  很轻的声音,直接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什么?还没问,撕裂的痛楚直接卷了上来,他张大嘴呼吸,但窒息感如影随形。

  不要。

  强烈的恐惧感霎时间压过疼痛感,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蜷缩成一团。

  突然三日月睁开眼睛,喘了几下也没回过神来。他匆匆忙忙地翻身下床往鹤丸那里跑,接近横冲直撞。

  他大力推开鹤丸的房门,也好在没上锁。黑暗里鹤丸躺在床上,头发湿漉漉地沾湿了一片床单。猫被三日月吓了一大跳,远远地躲在角落叫。

  “鹤,”他拍拍鹤丸的脸,“醒醒。都过去了。”

  说着说着,自己也不太信了。过去了,什么过去了,什么没过去呢?刚刚那强烈的绝望感也不知道被时间稀释了几层,他闭着眼睛一下一下轻轻拍着鹤丸的背。

  等鹤丸平静下来,三日月拿来一块毛巾擦干他的头发。看着床上的水迹犹豫一下,把鹤丸抱进了自己床上,塞进被子里卷成大福的样子。从小时候鹤丸也爱粘着他一块睡开始想,想出来一大堆趣事,坐在床边笑了半天。最后想到刚刚的鹤丸,也是心疼的,叹口气把自己也埋进被子里,抱着乖巧的鹤丸给他暖一暖。

  长大了,闭着眼睛亲了亲鹤丸的额头和鼻尖,他想,可算长大了。

 

-7

  有时候鹤丸也觉得自己很怂,就像一个玩游戏又死活不敢迈出安全圈的玩家。特别没胆。但是那是三日月,他站在安全距离外也觉得对方足够诱人,更进一步的奖励远比不上错判失败的惩罚。

  邻居,玩伴,朋友,兄弟,竹马。

  五个词套住他的脚步,踌躇不前干脆眼不见为净。他感觉自己跟running circle里在初始点打转的问号没什么区别,又不忍心关掉游戏又没法决心向前。

  他挠挠猫咪下巴,听到喵喵两声回应。

 

  俗话讲,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鹤丸从机甲上下来,摘掉头盔,抹了一把汗津津的头发。没打算爆发也更不想变态,冲干净一身换上便服就打算去酒吧喝两杯。

  很兴奋,才刚刚又一次拯救完几十万人类的人怎么可能不兴奋。这回也没那么累,怪兽出现的好像进入了倦怠期,没有再一次升级变异,跟预测情况吻合度极高,简直就像例行公事一样。怪兽科学部的氛围似乎有点凝重,但也不关他什么事,索性出来放松一下,也看看这个被他保护的城市。

  ……不过,通感还在继续。

 

  末日的酒吧会有什么不同?仍旧是快节奏的音乐、午夜的霓虹灯光,不过是多些怪兽的装饰罢了。城市也还是那副样子,好像变了,但仍然是高傲的,不肯低头的。街道上熙熙攘攘深夜也不见休息,热闹繁华依旧。怪兽残留在陆地上的骨架也成了风景名胜,拍张照就如同征服了它们,生活照样过。

  一身便服的鹤丸坐在吧台,很轻易地就吸引了不少目光。少见的发色,高挑的身材,光看背影都能猜想出那人的好相貌。

  更何况,他长得确实是好看的。

 

  三日月撑着下巴,看着背对着他的鹤丸跟凑上去的漂亮女孩子们喝酒聊天。笑眯眯地拒绝掉压着电话号码或是附带媚眼的酒杯,默默地数鹤丸喝掉的酒。鹤丸喝的酒应该是混起来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搞得他也有点晕乎乎的朦胧感。

  机甲?这么帅呀。女孩子们笑嘻嘻的,大概也没当真。电视新闻他们没少上,多半是全副武装的,等“防御墙”计划出来之后,机甲就往往当个主持人长篇批判的背景。

  被遗弃的英雄——网络上这样称呼他们。其实也不赖,好歹也还算是个英雄。不像那些怪兽科学部的科研人员,总被称为变态。

  一眼没看住,鹤丸拿着一个量杯状的酒杯往嘴里灌酒,嘴角还是弯着的。下来之后跟那个请他喝酒的漂亮女生对视着,整个人就是个发光体。

  差不多了,三日月通过鹤丸的脑子里越凑越近的女生推断。长腿一迈就从背后把鹤丸给抱进了怀里。

  被打扰的女生明显很不爽,见到三日月之后又收敛住情绪,红唇一抿出来个弧度。三日月礼貌地颔首,驾着要倒不倒的鹤丸就往外走。

  

  “……三日月?”鹤丸迷蒙半天,才认出来人。酒精让他思维都迟缓了不少,“真吓到我了……”

  “嗯?”三日月心情很好,半扶半抱着他走了一段,靠着酒吧外安静的巷子的墙壁打算调整一下姿势。

  这个姿势不太对,边上又走过一对小情侣,善意的打趣声随着他们离开渐渐远去。鹤丸靠着墙努力储蓄些力气,想东想西。

  然后就是一线月牙降下来,落进夕阳下金色的海面里。鹤丸呆呆地看着三日月近在咫尺的脸,唇上被风一样抚过。

  “鹤啊。”

  鹤丸望着他,没回话。

  “我在你脑子里呢。”三日月手穿过被酒水沾湿的头发,停在他后脑,轻轻扣着,偏头给了他一个吻。

  

 

  核攻虫洞计划搬上日程,战事钟兢兢业业地卡塔卡塔。

  三日月穿好装备,来叫鹤丸。

  “等我们这次赢了……”话还没讲完,嘴就被鹤丸伸过来的手一把捂住。他无辜地眨眨眼睛,不明所以。

  “不要随便立flag懂不懂!”鹤丸喜欢各种各样游戏,这些话见的多了就知道往往下一步就是有去无回永存回忆。

  他把状况外的三日月压下去,下巴抵上他的头顶。然后将自己半长的白色头发散开,勉强盖住三日月的耳朵。

  “哟,吓到了吗?”尾音飘起来,他得意洋洋的透过墙上玻璃的反射看着三日月。“给你的婚纱。”

  

  “左脑准备完毕。”

  “右脑链接准备就绪,”鹤丸说着跟身边的三日月对视一眼,“‘危险流浪者’准备出战!”

   

  漫漫长路,千里不独行。

 

END

 

对的爷爷其实暗搓搓觊觎鹤球很久了!(揍 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嘿嘿嘿XDD

一开始想写的就是最后的结尾,磨磨蹭蹭这么久才写完啦,然后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到爷爷_(:з」∠)_

谢谢所有阅读的小天使(比心

评论(6)
热度(52)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