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楼诚台】不灭

*楼台&诚台 亲情向

*哨兵向导AU

*私设

*动物习性改编不要当真


纯正白砂糖。


  哨兵的觉醒是怎么样的呢?突然喧闹的声音,刺鼻的气味,铺天盖地的色彩。每一个细节都被放大,像被直接塞进脑子里又在一瞬间炸开的炸药。
   明台昏昏沉沉了几天,现在突如其来的各类信息撞进他的脑海。他想喊,但是一张嘴自己的声音就如同一个沉重摆锤直接朝着他就砸了过来。只好紧紧闭上眼睛,用力掩上耳朵,将脑袋埋进膝盖,拼命呼吸想摆脱这个莫名其妙的困境。

  乱七八糟的信息素在明公馆横冲直撞,随便一个稍微有点经验的哨兵或向导都能知道这里有个人正在觉醒。说来也怪,明镜明楼明诚,三个人看上去个顶个像哨兵,却偏偏都是向导。

  感受到精神屏障被毫无章法的冲击,三个人立刻就醒了过来。睡在明台隔壁房间的明镜衣服都没来得及披上,就急匆匆地冲进明台房间。她少有如此失态的时候,哪怕在家里也是温婉端庄的。

  明台的睡衣已经在他的动作下变的皱皱巴巴,头发也乱糟糟的,刘海更是被汗湿透了,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被明镜进门的声响吓了一大跳,他无措地抬起头,乌溜溜的眼睛里满含水汽,模样可怜。

  被宠得无法无天的明家小少爷哪有这么凄惨的时候,明镜立刻就揪起了心。对着随后赶来的两个弟弟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她小心翼翼地伸出精神触角去触碰一团乱麻般的明台,试图去安抚慌乱得不成样子的幼弟。

  只能站在一边干着急的明楼和明诚注意到床上一小团黑黄褐相交的毛球,小家伙弓着背呲着牙表现出明显的抗拒。两人还没来得及想到这是明台的精神向导,明楼的猞猁和明诚的花豹就已经凑了上去。两只成年的大型猫科动物的靠近对仍处于幼年期的小家伙来说是要命的威胁,它脚掌贴着床似乎随时准备狂奔。见虽然都没有恶意,但仍让那一团毛球本能地怕的瑟瑟发抖,明楼和明诚立刻把自己的精神向导叫了回去。

  圆滚滚的金棕色眼珠瞪着他们,没一会小家伙转身就蹭到了明台身上。明台被明镜搂在怀里,家姐的精神触角轻柔地探进他的脑海,他没做抵抗,事实上他也再没力气可以抵抗。明镜安抚着明台躁动不安的情绪,缓缓调整他的五感,一寸一寸帮他建筑起最初的精神屏障。
   
   脑海里尖利的声响渐渐平息,眼前刺目的色彩慢慢黯淡,鼻尖萦绕不去的气味缓缓散去,明台逐渐平静下来。他安静地缩在明镜怀里,茫然地看了一圈之后才找回点焦距和精神。还没开口说话,手上毛茸茸的触感倒是又让他吃了一惊。小家伙舔舔他的手背,三两下跳上他肩膀触了触明镜的脸颊,惹得明镜忍不住笑出来。她刚才被明台吓坏了,现在却被这个小家伙给安慰了回来。一只高挑漂亮的丹顶鹤出现在她身边,展开翅膀虚虚地在小毛球头上拍了拍。

  猞猁和花豹见着又想凑上来嗅嗅,小家伙一躲,丹顶鹤就毫不犹豫地把它罩进自己羽翼下,一翅膀就把两只大猫给打开。明楼和明城见自己精神向导委委屈屈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都有些想笑,恍惚间又都觉得看到了平日的自己,只好摸摸鼻子当没看到。

  明台从大姐怀里钻出来,好奇地看着两只大猫,他在凌乱的床上往边缘爬了两下,半路被卷成一堆的被子绊住脚,眼看就要朝地栽下去。明楼一惊,猛跨一步往前一下把明台给捞进怀里。

  稳稳地落在明楼怀里,手臂直接环住了自家大哥的脖子,明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注意力全在端坐在后方的两只大猫上。他向它们伸出手挥了挥,花豹还蹲在一边犹豫,猞猁直接趴到明楼背上,收起爪子的肉垫就覆上了明台的手。

  明台在猞猁那圆溜溜的金褐色眼珠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他伸长手去挠它耳朵尖上一撮深色的毛,这时猞猁正好一个哈欠,张开的嘴把明台吓了一跳。搂紧明楼的脖子,他就缩了回来,软软的脸挨着大哥,眼睛还一眨不眨地盯着猞猁。

  一旁的小家伙从丹顶鹤的翅膀下扭出来,蹦跳两下就到了床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花豹一下蹿出来,一口叼住小家伙的后颈。被控制住的小毛球后腿在空中蹬了几下终于老实了,被花豹放回床上舔了舔毛,又蜷成了一团。

  明镜起身用手指梳理一下明台乱糟糟汗津津的头发,给明楼明诚一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两人会意,控制着精神向导们回到自己的意识里。明台眨眨眼,把额头的汗水都抹在明楼的睡衣上。明诚在一边看着他的小动作,默默低下头,扬起的唇角却藏不住。于是明台连忙对他挤挤眼睛挑挑眉毛,做出个保持静默的手势,明诚笑着,握住他的手捏了捏。

  “这样浑身汗可不能睡觉,你们先带明台去洗个澡。”
   明楼点点头,抱着明台往浴室走,明诚在衣柜里找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和内裤后也跟着出了门。

  明镜坐在床上,嘴里轻声说着不怕不怕,把床上那一团毛球抱进怀里。她顺着柔软的毛发抚摸着小家伙的背,语气欣喜又有些忧虑:“以后你要好好跟着明台啊,知道吗?”圆圆的眼睛望着她,新生小动物特有的干净清澈也像极明台看她时的眼神。她叹口气,记起明台刚来明家时的模样,把怀里昏昏欲睡的小家伙放下后出了门。

  明楼蹲下身给坐着的明台解着扣子,明台眼睛已经眯了起来,骤然的刺激后放松下来就特别让人想睡觉。随后跟进来的明诚握住他露在外面的脚,怕他又给冻病了。

  好容易把明台的睡衣脱下来,明楼把他放进备好的热水里,明诚护着,帮明台冲湿头发给他打出泡沫。被热气蒸着,在哥哥的的动作下明台慢慢打起些精神来,一边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让他们帮忙洗澡有些不好意思,一边又觉得实在舒服的不想动。他转转眼睛:“大哥,阿诚哥,我们家什么时候养了这么大的动物呀?”
   他们一直觉得明台还小,也就没讲哨兵向导的知识,结果没想到幼弟的觉醒来的让人措手不及。现下明台问起了,只好边给他洗澡边解释。

  “哦……精神向导啊?我还以为大哥的会是蛇呢,还有阿诚哥的居然不是鹿呀~”

  明楼点点他的鼻子:“为什么是蛇?”

  “书上说蛇会冬眠呀,大哥一到冬天就起不来床了,每次都是我叫你的!”
   没想到得到这样的回答,明楼噎住了。天地良心,冷冷的冬天,暖和的被子里还有个软软的团子,换成谁谁都不愿意起床啊。

  “那小少爷,为什么觉得我的应该是鹿呢?”说着明诚帮他冲掉白色的泡泡,挡着不让水滑进他眼里。
   “因为阿诚哥的眼睛大大的,跟我在书上看到的鹿长得一样!”

  又折腾了一番,明台终于给哄睡了。感知到他睡得安稳,明家三个向导,默默地聚在书房里开小会。

  “我真希望他是个普通人……唉……”

  明楼安慰她:“大姐你别担心,想来明台这性子也是像哨兵的,是我疏忽了。”
   这时明诚拿着书走近,“大哥大姐,我看明台的精神向导应该是这个了。”他把书摊开在他们面前,书页上的虎猫跟他们今天看到的小家伙一模一样,就是明显更大一些。明台的精神向导尚在幼年期,小小只又毛绒绒的,确实不如画像上威风凛凛。
   “要是和平也就罢了,这个战乱……哨兵要是被发现了可一定是要上战场的啊!”

  对视一眼,明楼和明诚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掩不住的担忧。

TBC (?)


明镜:丹顶鹤
 

明楼:猞猁
 


明诚:花豹(对的不记得脸上有泪痕的是猎豹了跪地……谢谢妹子指正!设定成花豹是因为花豹能上树结果我还给放成了猎豹的图大家不要被我误导了。每篇一个常识性错误的我……OTZZZZZ)
 

明台:虎猫

 



1.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哨兵向导这个设定呜呜呜呜呜特想看两个向导宠哨兵呜呜呜,然后我也是真的喜欢猫科动物们呜呜呜呜呜所以不要问为什么几乎一家子猫科动物(跪

2.不知道有没有后续,自我满足一下脑洞……

3.其实猫科动物很多都是独来独往不爱群居,但是我就想看一窝大猫小猫(揍

4.正经说一下我觉得向导更适合潜伏型任务,然后给明家三兄弟选的精神向导都是比较擅长潜伏的。 

5.之前lofter有个伪装者时间线的整理,包括了原著和剧的不同。然后有指出个1921年的bug,有的各位能不能给我个链接谢谢谢谢😂

评论(65)
热度(180)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