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楼台】脱缰

*楼台

*婚纱梗 来自 @珠圆玉润崩扣子提 

趁着写东西的热情没过,产了一颗优雅的苹果糖。虽然我觉得写出来之后梗的萌度给我破坏了……(跪

 

  明台长得好,这点在小时候就体现得淋漓尽致。粉雕玉琢的小孩子,白白软软,乌溜溜的一双大眼睛能把铁石心肠化成绕指柔刚。明镜在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差遣明楼买各式各样好看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给明台换,明台虽小,审美却在大哥大姐的耳濡目染里慢慢培养起来了。

  上海,十里洋场的声色若繁花,西式事物在这里兴起流行,连婚礼也学足了西方的样子。绿草如茵,香槟甜点,洁白婚纱和新娘捧花,这天明镜带着两个弟弟出席婚宴,明台注意力在这些东西上面转来转去就没定下来过。

  明镜跟新娘子的母亲是旧知,一到场就先去跟她打招呼,却看到对方急躁的神色。

  “这是怎么啦?这大喜的日子怎么这幅表情呀?”

  “哎明镜你来啦……哎呀真是急死我了,你说他们做事怎么就没个准呢!”对方见到她,忍不住开始抱怨,“他们说想搞西式婚礼吧,就搞吧,我想着也挺好的。但你看看,现在说花童里的那个伴娘的小姑娘昨晚突然生病了呀,结果他们也没有备选,现在都急呢!”

  “这样啊……”明镜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四处看看,“没有哪家带小孩子过来吗?让他们帮个小忙救个急也是可以的吧?”

  “就是没有啊,别说家里都没有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那些有孩子的,也怕自家孩子在婚礼现场玩疯了闹笑话不肯带来呢!”说着她看见乖乖被明楼牵着的明台,“哎你家明楼牵的,是……明台是吧?”

  “对,是我家明台。”明镜笑着看过去,看着明楼跟着明台指的方向到处转,一大一小两个绅士就在草地上绕圈圈。

  她迟疑道,有些为难的请求:“要不……你家明台能不能帮帮我这个忙?”

  “哎呀,瞧我都忘了这个年纪倒是合适的,但是明台是男孩子,你们缺的不是个小姑娘吗?”

  “是啊,但现在也实在找不到人了……”

  看着对方神情着急,明镜也不再推脱:“行,那我试试看。”

 

  明镜走向两兄弟,蹲下来给明台理理头发,“我们家明台昨天是不是跟先生上课了呀?”

  “嗯!学了!明台可乖了,上课都认真听的,先生还夸我呢!”

  “那大姐考考你,你还记不记得昨天先生教了什么呀?”

  “唔……”明台皱起眉头回想,“先生教了乐于助人。”

  “明台真棒,那现在有人需要帮助,我们明台愿不愿意帮她个小忙呀?”

  “好呀~”

    

  等明楼带着明台来到后场,看到那套小小的婚纱才明白自家姐姐为什么刚才要那么大费周章地劝明台。他想笑,被明镜一个眼神阻止了。

  “明台啊,等会给你换上这套衣服,等婚礼开始你跟着另外的小朋友走一趟就可以了,好不好?”

  明台小脸都鼓起来了:“但是,但是那是小女孩穿的衣服啊!明台是个男孩子不可以穿裙子的!”

  接收到明镜的信号,加上他也实在想看明台穿裙子,明楼自觉地接过话:“你不知道,在国外,男孩子也穿裙子的。而且你刚刚答应了大姐的,说到就要做到才是男子汉,明家的孩子怎么能这道理都不懂?”

  “我……我……”明台扁扁嘴,还想抵抗又被姐姐开口打断:“明台呀,那衣服好看吗?嗯,我们家明台也好看。那好看的明台穿上好看的衣服不就更好看了吗?”

  “唔……”知道他这是答应了,明楼赶紧带着明台去换衣服。

 

  “大哥大哥,这裙子怎么这么多花呀?”

  “大哥大哥,这裙子怎么这么多层呀?”

  “大哥大哥……”

  明楼一边给他换衣服,一边回着他没完没了的问题。等他好不容易问完了安安静静地等着大哥继续,小西装已经都给脱掉了,他缩缩身子,一下就钻进明楼怀里。

  明楼把西装敞开,满满当当地装进明台,用着极其复杂的姿势给他套着裙子。

  当明台换好一整套衣服,一个小淑女就出来了。他正是雌雄莫辨的年纪,又在明家养的白白嫩嫩,再经过好一番打扮,倒是比另外一个伴娘小姑娘还漂亮几分。

  他被领着,拿上了小一号的捧花,就跟着上场去了。

 

  整个婚礼完成的完美无缺,洋溢着幸福的新人和永久的誓言都让人感动,但明楼的视线一直追着穿着小婚纱的明台。看他从一开始的不自在,到后面明显觉得好玩的神情,都让他觉得暖暖的,让人止不住的想笑。

  婚礼完场,明台穿着裙子蹦蹦跳跳就跳进了一直等着他的明楼怀里。被抱起来之后他脸贴着明楼的脸颊,在他耳边小声说话:“大哥呀,他们说我把这花送给谁,谁就能永远跟我在一起呢。”说着他又紧张起来,“他们说只有给喜欢的人才有效,大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呀?”

  明楼听了笑意都快藏不住了,还偏要逗逗明台:“嗯,我还以为明台只喜欢大姐呢?”

  “不是的!”明台急哄哄地否认:“那我把花送给大哥,大哥你就知道我喜欢你了吗?”

  “大哥知道,大哥也喜欢明台。那明台想跟大哥永远在一起吗?”

  “想的呀,只要大哥还喜欢我,我就永远跟大哥在一起。”明台抱着明楼的脖子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就像每晚睡前明楼给他的晚安吻。

  在一旁听着的明镜笑得停不下,心都软成豆腐,点点明台的额头,又拧拧明楼的耳朵:“那你可得把他带好啦。”

 

 

  这件事,明台当然是不记得的。

  所以等他知道明楼有一件婚纱时,默默地就生了几天的气,让于曼丽好不莫名其妙。

  

  这天做好准备,他偷偷摸进大哥的书房想找文件。看着桌上的一份早餐,沉着脸从口袋里拿出一袋药粉全倒了下去。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就钻进明楼的卧室等他上楼。他知道,明楼要在卧室穿上西装外套再带上大衣才会出门。

 

  明楼喝了一口牛奶,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题,他不动声色地全部喝掉,想看看明台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他上楼打开卧室门,窗边立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他看着那个背影,从小到大,从柔软可爱的幼童到如今身姿挺拔的男人。

  窗边的人影随意的站着,上身赤裸地暴露在空气里,下半身穿套着一条纯白的纱裙,样式看起来和他的那套婚纱的裙子部分颇为相似。腰部被一圈圈勾破的蕾丝线胡乱地绕着,衬得那块不常见光的皮肤越发白皙。笔直的腿在纱裙层叠的蕾丝里半隐半露,白白的脚背从裙边里探出来,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清晨的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房间,都在他身边乖巧地描绘着边缘。

  明楼觉得自己从喝下那杯加料牛奶后的涌上来躁意全烧成了一腔怒火,这小子都在军统学了什么混账东西!不择手段这四个字居然给给他用到了自家大哥身上,反了天了!

  

  明台听到听到声响转过头来,冲他扬扬下巴:“大哥。”叫完着一声后低头看着自己拖地的长裙和露出的脚背,扯出个冷笑:“大嫂的这套婚纱不错啊,我挺喜欢的,你再给曼春姐买一身。”

  “胡闹。”

  “我哪有胡闹?”明台转着眼珠,儿时一双眼睛现在长得愈发好看,顾盼之间饶是无情也动人,更可况现下哪是无情?漂亮的桃花眼一挑一望,便是水波荡漾。

微博

“大哥……你是汉奸吗?”明台声音很轻,喘气间隙里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话来。

  听得明楼心里三分气三分慰,两分欢喜还混着一分妒一分怨,一颗经过千锤百炼的心硬是被自己的幼弟融成一汪水。

  他不介意给他所有想要知道的问题的答案,但是自从他选择了这条路开始,这就不可能实现了,太多的秘密都在他的沉默里沉淀成了一道道隔阂,推着两人相隔越来越远。

  明台每一个眼神都是控诉,每一个问题都是试探。那些真真假假的距离,明明暗暗的亮光,虚虚实实的伪装,他避开每一个眼神,躲开每一次质问。他知道明台很聪明,听得出他和明诚话里有话,听得出他们几次三番故意的放水,就像他知道自己那层灰色披得完美无瑕,逼得明镜在小祠堂动用家法,逼得明台一定要亲口听到答案。

  不能回答,他吻上明台的嘴唇,让明台所有的问题都成了不成调的呜呜咽咽。

 

  处理了一天公务的明诚给翘了一整天班的明楼送文件,明里暗里揶揄他:“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真是从此君王不早朝。”

  “要是他要,造座城,建个国给他又如何。”明楼坦坦荡荡,反正宠着疼着这么多年了,再多给一点又何妨。

  明诚翻个白眼:“昏君。”

  

  但是那座城留不住他,那个国给不了他。

  这个世界卷着他们,本想着把明台推出乱世里的漩涡,到底还是事与愿违。末了也避不开死伤离散,终是连家也护不住了。

  身不由己,徒叹奈何。

 

END

 

 

没有写出来的彩蛋(。 

1.“三分气三分慰,两分欢喜还混着一分妒一分怨”这里的妒其实跟老师有关,毕竟是把芝兰玉树的小少爷练成勇往无前的战士的老师,陪着经历了明台生命里的大转折~

2.明台知道的婚纱的确是给曼春的,大哥用来骗人的。因为仅仅是成衣店略改所以很容易找到同款,小少爷身上那撕得破破烂烂的婚纱其实只是相似品,他也怕真的搞砸了之后大哥对他真的失望发火。然后大哥暗搓搓藏起来的婚纱是根据小时候那套改进的XDD

 

------

1.小少爷给大哥下药呢,不单单因为是生气啦,他还想借着这个由头撒个泼(……)来确认自家大哥是不是喜欢曼春到无原则,更甚者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卖国求荣。不知道写清楚没有,要是只是一个吃醋生气的小少爷形象那就是我的锅……(跪

2.更加意识到自己稀烂的文字功力无比的啰嗦……看在第一次上不老歌,大家夸夸我呗_(:з」∠)_ (你

3.A.上心理课笑出来 B.跟我家太太撒泼打滚抱怨 C.这是什么玩意一点都不好吃我不承认是肉 D.清心寡欲地思考人体延展度  ABCD全选(绝望脸

评论(27)
热度(227)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