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楼诚台】橡树

*楼台&诚台 亲情向

*私设

 

明台小少爷太可爱了,于是忍不住写一写卖萌小短篇顺手撒把糖……

片段式+一发完结。

  

 

1.

  明台第一次踏进明公馆时,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小的拨浪鼓,名字也不是明台。明台第一次被明镜换上的衣服,是一整套白色的丧服。

  幼弱的孩子,雪白的衣服,圆滚滚的脸,右眼上的一道血痕。还不叫明台的明台被明镜抱在怀里,听着她的问话懵懵懂懂点了头,细声细气怯生生的话语都融化在她的怀抱里。

 

2.

  明家的小宝贝,被明镜明楼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尖上的明台小少爷过了一段夜里抽泣着找妈妈的日子后若有所悟,再不提那个噎住明家姐弟的称呼,开口闭口都换成了软糯的大姐大哥。

  圆圆的小孩子,正处在最招人喜欢的时候,明台又天生懂得讨人喜爱。他不常哭,喜欢笑,笑起来就像刷了一层蜜的亮晶晶的糖果,让人看着就忍不住软下口气蹲下身子,把他抱在怀里给他他想要的一切才好。

 

3.

  明诚跟着明镜和明楼来到明家的时候,身子细细瘦瘦的不符合年龄,揣着一颗颤颤巍巍的心偷偷打量华丽的明公馆。毫无预兆地被从楼梯上蹦蹦跳跳滚下来的团子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往后躲。

  明台穿着白衬衫和背带短裤,脚上蹬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停在大哥大姐面前,好奇地看着他们身后的明诚。知道明诚从此就是他的二哥时,他先是嘟哝了一下我还以为是弟弟呢,随后又拉开一个笑容,奶声奶气地叫阿诚哥,然后十足小绅士的样子向明诚伸出右手。明诚看着肉乎乎的手愣住了,被蹲下来的明楼拉起他的手跟明台的握在一起。

  明楼的手将他和明台的手包住,少年人的手骨架初定,包裹着两个小孩子的手也不显力不从心。明台的手握着明诚的,柔嫩的手心在刚刚玩闹里附上薄薄一层汗水,简直要将明诚的手都黏住。明诚感受着拉着他的两只手的温度,有点痒有点热,像是寒冷冬夜的一碗面条。

  明镜在一边看着自己的三个弟弟,笑容温婉。

 

4.

  明台不喜欢哭,最多也就扁着嘴含着眼泪,倔强地不肯让那些珠子掉下来。所以一旦他哭,必然有大事,也必然让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心疼不已。

  这天,明楼放了学刚进门就听到明台的罕见的嚎哭声,来不及解掉围巾,立刻三两步跑到明台身边,轻轻地搂住他,放柔了声音问怎么了。

  明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回答了他问的问题:“松……松果……”说着就打了个哭嗝,听起来好不可怜。明楼心疼地直给他拍着背顺气,半天才听到接下来的三个字。

  “嗝……不见了……呜……”这时明镜和明诚也听到声音匆匆赶来,正好赶上这句话。

  “什么不见了,明台你说出来,哥哥姐姐给你找好不好?”明镜看着哭个不停的幼弟,简直像心上被掐了一把一样难受。

  明诚贴近明台,听到他细细地又说了一遍松果,听清楚了,结果更是一头雾水了。他快速起身去拿来一盘松果,轻声叫着明台。

  “不是……”明台止不住哭,推开了那一盘漂亮的松果。“车里的……”

  车里哪有什么松果?三人不明所以,只好先哄着明台,好不容易止住了哭的明台把脸往大哥围巾里一埋,累的睡了过去。

  明楼把明台抱稳,拿了手帕给他擦花猫一样的脸。明诚拿着一盘松果,想着家里只有接管了明家家业的大姐现在有车,便问明镜最近车上是不是有什么小零食。

  明镜想来想去,回道:“没有啊,我的车里平日一向不放零食的。”说着突然想起之前司机说过排气管堵着所以开车很慢,拿去修发现里面被松果塞了个满满当当。她哎呀一声,记起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司机当时就把那些都扔了,没想到是家里的小少爷的。

  明台窝在明楼怀里,毛茸茸的大尾巴和耳朵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漂亮蓬松的松鼠大尾巴扫着明诚的手臂,柔软的耳朵蹭在明楼脸边。三姐弟都有点懵,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松鼠形态的明台。

 

5.

  后来知道了松果是明台给他们的护身符,明楼的包里,明诚衣服的口袋里都有。而认为马路很危险的明台自然给大姐的车上塞了最多的松果,当他又偷偷摸摸想去塞松果却发现松果都没了的时候,回到家就止不住哭。他怕没有护身符的大姐发生什么事,也一去不回了。

  知道了原委的明镜又是感动又是心疼,跟明楼明诚一合计,在别处买了棵橡树。千辛万苦地运回了明公馆,专门劈出一块地给这棵大树,悉心照顾着,让这棵本不适宜上海气候的植物长得更茂盛起来,到了季节也能结出一些橡子。

  这棵橡树后来成了明台最喜欢待的地方,时不时变成松鼠的模样上蹿下跳。明楼和明诚就看着他,想着得把这弟弟给看好咯。

  

6.

  上海的冬天也冷得刺骨,厚重的大衣便成为了人们的必备。这天明楼准备去上班,手上拿着的大衣在空气里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穿上身。这一甩可不得了了,大衣旁边特别设计的大口袋猛然露出一截松鼠尾巴毛,明楼没看见,跟在后面的明诚可看见了,吓得他紧走两步,在许多拿着相机的记者前跟明楼耳语两句。

  明楼闻言一惊,不动声色地将手伸进口袋里,就感受到一只睡得迷迷糊糊的松鼠循着温度蹭了上来。他好气又好笑,却只是摸了摸明台,手放在口袋里就不动了。

 

7.

  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明诚甚至能知道明楼每一件大衣的重量,判断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的超常的物品。但这件是新的,而且明台大概是早早就溜了进去,他准备的时候完全没发现异常。

  到了办公室,明楼小心翼翼地把明台捧出来,指指明诚的围巾。明诚会意,把围巾解下来团在手上,接过睡得舒服的明台后把他包好在沾了他体温的布料里,捧在手心。

  一番眼神交流之后,明诚离开明楼的办公桌,安安静静地盯着明台等他醒来。手心的重量让他安心,让他暖的想笑。

  

8.

  明台醒来之后尚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明诚就伸着沾了水的手指到他嘴边。他用爪子抱住后伸出舌头舔,痒痒热热的触感熟悉又陌生。没有妈妈的明台学不会喝水,明楼和明诚便学着用手指沾水喂他,而自从他们离家留学、又进了新政府后,这样的事就再没机会做了。

  明楼办着公,分出一点注意力看着不自觉撒娇的幼弟,想得的是让他远离战火纷争,想得的是阻止死间计划。结果还只能是想。

9.

  乱世中风雨漂泊,明家因为明台的受刑被抹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带血的指甲在他们面前出现,到底还是打碎了那个盛着温馨的玻璃球。

  那个抱着哥哥姐姐手喝水的明台,那个不爱哭喜欢笑的明台,那个整天穿着干净白衬衫的明台,都被午夜梦回满身伤痕满是鲜血的形象覆盖。

  明镜说不清多少次哭着醒来,明楼的头痛越来越频繁,明诚眼下的青黑越来越明显。

 

10.

  最后他们把哭的撕心裂肺的明台送上去北平的火车。

  后来一天明楼和明诚坐在明公馆的橡树下喝酒,想起多年前明台尚年少,明镜和他们一起围坐在这张石桌边。明台小小的影子被遮了个结实,四个人看起来倒像是三个人。明台还不服气地喊着让他们让开让开,引来哥哥姐姐的笑。

  现在他们两个沉默地坐在这里,石桌仍然如旧,月光也仍皎洁。明楼和明诚面对着物是人非,默契地伸出手做着手影。

  当年他们曾生疏地做出各种各样的动物逗明台笑,现在他们努力做出的影子看起来反而像第三个人影。

  对影犹若成三人。

 

11.

  相隔千里的明台坐在石桌边,敬完给大姐的酒复又满上自己的酒杯。他顶着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名字回忆明楼和明诚叫他明台的音调。手里的酒杯晃着,绞碎了落在里面的一片月色。

  大哥,阿诚哥。他默默地在心里念,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他的心思。当时他们的沉默一句一句,都是谜题。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END

 

1.没想到又将近三千字原来我真的想着一千字短打的……

2.松鼠藏松果的梗来自于微博。最后一句来自东家微博 XD
 对的橡树结的是橡子,但是因为人一般不吃明公馆没有,所以之前明台塞的是松果。改掉了后面关于橡树的描述,谢谢妹子提出来XD

3.写出来像亲情向tag打的很心虚……。

评论(29)
热度(282)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