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长路-4&5

*三日鹤环太AU

*鬼丸童子切私设

*私设

隔得比较久加个链接  12&3

-4

  没等三日月宗近找到鹤丸表达谈心的诉求,对破碎穹顶熟门熟路的鹤丸早就跑的无影无踪。

  死线追过来了他就跑嘛,就像当初跟导师求情硬是争取了几天宽限来让他完成毕业论文。鹤丸在最开始的慌乱过后迅速稳住心态,继续做一个合格的拖延症患者——心宽如海。

  

  他凭借着双胞胎间的默契——其实是同款的手机,找到了正安心当宅男的鬼丸国纲。鬼丸见他来了,不动声色地朝一旁的童子切安纲眨眨眼,得到对方一瞥作为回应。

  待鹤丸走近,就被童子切刻意压低声音吓了一跳。

  “Winter is coming.”*作为另一个留学人士,童子切的英语发音标准,一口流利的伦敦腔。用鬼丸的话来说就是偶尔还能装装英伦绅士。

  随着话音落地,鬼丸翻身拿出一把狙击枪摆了个pose,向鹤丸展示自己银光闪闪的金属臂。

  “Qnimaru?”

  “Who the hell is Onimaru!?” *

  鹤丸一脸蛋疼地看着配合默契的来耍自己玩的鬼丸和童子切,颇有些痛心疾首。所以说两兄弟在某方面不愧于一脉相承这四个字。

  童子切把东西收好,帮他们两兄弟带上门,安静地准备做晚饭。

  鬼丸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拍拍自己身边留下的勉强坐人的空隙,翘着腿等鹤丸动作。鹤丸又怎么会跟他客气,要知道这沙发可是最适合窝一天不动的那种懒人沙发。他贴着鬼丸做下去,左挪右挪之后干脆把腿支在对方腿上。

  挨挨蹭蹭挤挤,终于坐好的两人才开始正题。

  “他回来了?”鬼丸问他,语气却十足笃定。

  鹤丸闭着眼用鼻音应了声。

  “不高兴?你最喜欢的三日月兄长大人哦?”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听着鬼丸的调侃,鹤丸哼了声,“当时你醒来见到童子切还不是差点又吓晕回去。”

  “性幻想对象突然出现换你你不吓死,我没直接吓跑不错了好吗?”鬼丸一脸鄙视,虽然不知道鹤丸一开始的确打算跑,仍摆出了一种我看透你了的高深莫测。又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他:“有贼心没贼胆说的就是你。”

  “你还不是没得手又依然贼心不死。”嘟嘟哝哝说完,鹤丸摸上了鬼丸的金属臂。

  见鹤丸声音消下去,鬼丸大力地揉了一把他的头,把一头柔顺的白发抓成小鸡窝。

  当年最默契驾驶员搭档,双胞胎天生的心灵感应让他们在驾驶机甲时无往不利。唯一一次引起遮羞反应就是鹤丸的春梦。

  他们有着所有少年英雄该有的样子,意气风发,张扬肆意。巨大的机甲里他们并肩而立,面前是波涛汹涌的无垠深海,是咆哮暴虐的怪兽;身后是绵延的十英里线,是陆地上惊惧期盼的人类。

  他们俩的最后一次一同上战场,如血的华美夕阳后是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被怪兽割裂的驾驶舱暴露在外,破碎的机甲染上血腥气,红色的蓝色的血液和毒液混合成诡异的青蓝。所感知到的剧痛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来自对方,完美的链接让他们的痛苦来回传递加剧,成倍地在脑海滚动。

  童子切来叫他们吃晚饭的时候,就见到两个人挤挤挨挨地睡在沙发上,犹若两只不谙世事的幼猫,恍若仍然年少。

 

*冰与火之歌著名梗

*冬兵著名梗

 

-5

  自从跟鬼丸闹完,鹤丸回来之后老老实实的训练,看见三日月也乖乖巧巧地叫哥,硬是磨得三日月忘记了自己谈心的初衷。

 

  三条家是大家,三日月是家里老幺,受尽宠爱,吃的用的都是好的。却偏偏就养出了一副淡然从容而非骄纵不羁,说来也是奇事一桩。

  想来也可能是四个性格迥异的哥哥在上头,时不时搞些稀奇古怪的趣事,见多了也就让三日月的性子稳了下来。随着年岁渐长,愈发像一潭古井,见谁都温温和和,笑脸迎人。这种容易让人放心的个性也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他隐藏的神经大条。

 

  其实鹤丸一开始也不明白当初那个公子翩翩气质的三日月为什么就去参了军,后来自己也进了军队,把自己打磨成一把剑,他才觉得自己懵懂中似乎与这个哥哥更接近了些。

  于是那一点模糊的年少的依赖喜爱和孩童的占有欲在漫长时光未被抹去,反而像埋在泥下的酒,逐渐发酵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

 

  他坐在训练场边,看三日月穿着制式的衣服,灯光下亮闪闪的汗水让他想起小时候从对方手里接过的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场中格斗的三日月身上,于是鹤丸毫不掩饰地放任视线追逐着那些汗珠。那一道道痕迹顺着依然精致的线条蜿蜒而下,隐没在微敞的领口。

 

  鹤丸依然喜欢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比如偷偷地把三日月的饮料换掉,比如悄悄把猫咪领进三日月的房间;比如在海边金红的夕阳下扑上去,一把抱住那被柔和了边缘的背影;比如大笑着把自己的额头贴上对方的,感受头发摩擦和些许皮肤相接的触感。

 

  直到他们迎来第一次同步,将要分享彼此的记忆、感觉。情感甚至本能。*

  鹤丸白着脸从模拟器上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砰砰直跳的心脏仿佛他压着断网前最后一分钟拼着截稿日前交论文一般。

  他无自觉地躲闪着三日月的眼睛,想着他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少年心事和朦胧绮丽的梦境,紧张无措。

  当三日月的手臂像往日一般搭在他的肩膀上,他松了口气,扯出笑容来,心下却隐隐有些没由来惆怅和失望。

  毕竟年少不惧岁月长,暗恋也不显漫长。

 

*百度关于同步,即驾驶员两人链接的解释

 

    1.这个之间隔太久了感觉都不对了ORZ 忙的要命的九月和十月,所有所有事简直纷至沓来,然后明天论文死线我现在居然在摸鱼我都给自己跪……
      2.写了写暗恋的鹤球球,这里的爷爷都是鹤球自以为的爷爷唷(眨眼(。 
      3.我没肝到物吉……(sad

评论(11)
热度(48)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