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长路-2&3

*三日鹤

*环太平洋AU

*私设很多很多很多

上一更点这里 -1

-2

  鹤丸国永是个拖延症患者。

  症状严重、晚期的、没救的那种。这件事只有他身边死党才知道。

  当他还在上学的时候老师布置给他的作业任务,他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开始下手。大俱利和烛台切作为他的死党,不知见过多少次他在死线前的挣扎。熬夜写假期作业、半夜蹲在电脑前和论文死磕这种情景早已视若无睹,到后面他们已经能无视半夜鹤丸国永和电脑组合发出的惨白的光而安然入睡。

  而在平时没有假期作业和论文的日子里,鹤丸总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敬业地犯着拖延症。比如明明没有事做,偏偏要拖到宿舍停热水前最后十分钟才冲进浴室洗战斗澡;比如明明醒了,偏偏要在床上发很久的呆;比如明明看完了书,偏偏要到归还期限最后一天才跑进图书馆还书。

  劣迹斑斑,不思悔改。

  鹤丸国永是个干脆果断,行动力超强的人。

  毫不拖泥带水,果决仿佛是本能。这件事所有他的同事都知道。

  综合一下,他是个在小事上无时无刻拖延的拖延症末期患者和大事上无比干脆利落的行动上的巨人。

  于是这个果断的拖延症患者直截了当地给出了自己的回复:“好。”

  一期一振明显有些惊讶,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跟自己回破碎穹顶报道。

 

  在粟田口家,只有主持人播报新闻的平静声音不断从电视里传出来:“……‘猎人计划’饱受争议,机甲所耗费的资源和我们所得到的回报相比使这个计划持续的可能性不断降低,‘防御墙计划’被更多民众和专家所认同……”

  厚躺在床上,被沉重的被子压得动弹不得,听到这里,他哼哼唧唧地表达了自己的不屑:“关进笼子里人类就安全了,傻子都不信……”

  药研走进来把被子又往上拎了一点,将手掌覆在厚的额头上,滚烫的温度似乎未曾下降。皱着眉开口:“别讲话了,再烧下去你就真傻了。”

  闻言厚乖乖闭上眼睛,嘿嘿了两声,平日里活泼元气的声音带上了浓重的鼻音,听上去居然有了撒娇的意味。

  电视里的平板的声音仍在继续:“……驾驶员们的确是英雄。但是和所有英雄一样,他们注定会发现时代已将他们抛弃。” *1

 

 

  鹤丸跟着一期一振来到破碎穹顶,一路畅通无阻地往下走,走过长长的铁制阶梯,才看到了那几乎要燃烧他所有浪漫细胞的机甲。他简直想开着另一架机甲来给这位美人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

  88米的巨型机甲,头部为双人并列式操作舱;胸部为12IX核动力涡轮发动机,内置核反应堆;脚踝为08FS冷却排水口,内置活性炭,海水经冷却后从排水槽中排出,同时可为机甲在海洋中活动提供动力…… *2

  危险流浪者,他的机甲。

  鹤丸的眼睛亮起来,两球圆圆的金似跳动的火光,盈满了快乐和愉悦。他心情好,连带着脚步都轻快不少。

  说来奇怪,一个将近一米八的男人像他这样脚步轻快得近乎蹦蹦跳跳的状态走路居然不让人觉得违和。

  一期一振领着他穿过无比熟悉的通道,径直向指挥中心走去,边走边交代:“今天就只是报道,我们会把你的退役状态更新,过两天你就能见到你的潜在搭档了。”

  鹤丸欢快地应着,步速不降,两眼直视前方。两只裸眼视力5.0的眼睛看到了走廊尽头背对着他的身影。

  跟他差不多高,或许稍微高个几厘米,身上一套崭新的驾驶员标准训练服。明明别人穿的也是一样服装,那人却生生地把流水线生产的一水儿样式的衣服穿出了个人气质。

  破碎穹顶对服装基本不作要求,训练服只是选择之一。在这里,只有像一期一振那样较高层的军官才会身着军装。

  在不认真严肃的时候,鹤丸的思维总是跳跃得很。他一会觉得这人能把训练服穿这么气质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一会又觉得这气质怎么似曾相识。

  越走近那熟悉感越强,那人浑然不觉似的一转身,那张脸就把鹤丸从内而外地震了一下。鹤丸无比顺畅地转身就走,仿佛一开始他的目的就是在这里走T台似得来了就走。

  一期一振诧异地停下来,还没发出来自灵魂的质问就被一个饱含惊喜的声音打断了。

  “鹤?”随着声音,那人快走两步,想绕到鹤丸身前。见鹤丸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又开口,语调带上了久居上位的严厉:“鹤丸国永。”

  鹤丸僵硬地转过身,几乎要同手同脚。

  “好久不见啊……三日月……”

  被称为三日月的男人挑眉看他,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鹤丸盯着三日月的动作,无比尴尬地瞥了眼立在一旁的一期一振。他挠挠头又小声喊了一句:“哥…”

  无可奈何地走回去,把自己丢进三日月怀里,来了个久违的兄弟间的拥抱。

  怎么感觉出了自暴自弃的意思呢,一期一振看着眼前这堪称兄友弟恭的景象,默默地想。

 

*1.《环太平洋》原句

*2.设定集内容原句摘抄

 

-3

*三条家年龄操作

*鬼丸国纲和童子切安纲的私设注意

 

  三日月其人,说起来也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奇人。

  全名三日月宗近,是三条家老幺。顶上有四个哥哥,大哥今剑,二哥岩融,三哥小狐丸,四哥石切丸。

  三条夫妇取名天赋异禀,从名字上看他们怎么也不像一家人。到最后只得跟别人说,我们家老五可是五个字,二加三可不就是五怎么不亲密不能体现家族爱了。着实歪理。

  三条夫人想要个女儿,从今剑想到石切丸。但连生四个儿子,她的身体和精神都有点熬不住。末了只好安慰自己生男生女都一样,没有小棉袄没关系,还有四条小裤衩嘛。*1

  家族基因好,四个儿子都长得好,四个小团子带出去走到哪里都被人说可爱。慢慢地三条夫人接受了自己会是三条家唯一女性的事实。

  而三日月宗近是个意外之喜,怀上他的时候三条当家和夫人都又惊又喜,长谈一个小时后拍板决定生下来。

  说不定是个女孩子呢,三条夫人扶着还未显怀的肚子,笑容温柔。

  等她把又一条小裤衩抱在怀里,软软的一团把她的心全化成一汪春水。多么复杂的心情和小小的遗憾也都融化在小团子迷迷糊糊睁开的眼睛中。

  后来三条夫人在和自家闺蜜五条夫人聊天时一本正经地开玩笑,说三条当家可能没有Y染色体,他是YY,自己是XX,结合就只能是XY。

  当时的五条夫人听了只是一个劲笑,没想到等自己怀上双胞胎是也都是XY。

  三条家和五条家是世交,到三条当家和五条当家这辈,感情更是深厚。这就给团子时期的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的相遇相识相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日月宗近是三条家老幺,所以当他被三条夫人牵着看到五条家那软糯洁白的小团子并被告知那是你堂弟时,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

  他没管五条夫人略带歉意说自家另一个儿子跑去了隔壁实在叫不出来的声音,一门心思地想着我有弟弟了。

从此还是团子的三日月宗近把更小的团子鹤丸国永纳入自己的保护圈,和他分享自己的糖果,分享自己的秘密基地,分享所有过去和未来。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牵着鹤丸跟他的每一个小伙伴隐晦地炫耀。

  住在隔壁的另一位老幺童子切安钢默默地捞出五条家另一只团子——鹤丸的双胞胎兄弟鬼丸国纲和三日月对视。

  至此五条家的双胞胎分别有了两个蠢哥哥。

 

  说鹤丸国永是三日月宗近看着长大的确实有点夸张,但也有七八分可信度。三日月在四个哥哥的言传身教下学会了装乖,又在天性活泼的鹤丸的影响下学会了真正的淡定。

  于是他一路顺风顺水地度过他的二十多年人生,也有鹤丸的一份功劳。

  在三日月赴美留学之前,鹤丸国永也长成了翩翩少年。某天被同学塞了青春教育片后,他恍恍惚惚地飘去了三日月的房间,硬是挤进了他的床铺。三日月向来宠他,那晚把大半杯子和枕头都让了出来。

  等鹤丸从困扰纠缠他整夜的桃色绮梦中醒来,发现梦中主角的脸近在咫尺,而他的裤子被顶起了尴尬的弧度。他受到了迄今为止人生中最大惊吓,轻手轻脚起床之后落荒而逃。

  没等他整理消化完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吓,三日月已经飞去了美国。再然后加入了PPDC在洛杉矶的基地投身于地球保卫战。

  于是鹤丸松一口气,理所当然地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前文说过,鹤丸是个拖延症患者。三日月本来是个遥远的看不见的死线,而现在他回来了,意味着这条死线向他狂奔而来,他简直惊的手抖脚抖而面上还要装作波澜不起。

  走在三日月旁边,跟着一期一振继续走,向指挥中心进发。鹤丸不断默背着危险流浪者的装备和性能参数来冷静自己的头脑。

  ……双臂隐藏的武器为I-19等离子加农炮,发射霰弹电荷态离子颗粒,能够穿透怪兽身体灼伤内部,防止“怪兽毒蓝”——怪兽血液流出;右臂隐藏着一把锋利的加长链剑,属于近距离切割武器…… *2

  背书中的鹤丸完全没察觉到三日月落在他身上若有所思的眼神,或者说那种“我会找你谈心”的眼神。

 

*1.巫哲《狼的诱惑》里的梗,超可爱><

*2.依然设定集原句摘抄

 

1.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XDDDD 来找我玩嘛,寂寞地望(喂

2.本来想写完再发出来的,结果没想到又被约出门浪,出门旅游前完结不了我就发上来贺七夕吧(。

3.每次更新的字数不定是因为我喜欢写手稿,写满一页就是一更然后字数就看我当时写字的大小了啊哈哈哈哈哈

4.真的是短篇,但是越写越长……

评论(8)
热度(57)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