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界线-4

-4

*三日鹤

*哨兵向导现代AU

*私设很多很多

*这章有点双狐成分注意。

  三人的声音不大,但一屋子听觉灵敏的哨兵,在没有刻意调低感官灵敏度的情况下,听不到他们的对话才不正常。

  小狐丸听到有趣的信息,把探寻的目光从鸣狐肩上的小狐狸身上收回来。盯着神色如常的三日月宗近,正打算开口揶揄两句,石切丸就先他一步抢过了话头。

  “他是鹤丸国永?”

  三日月点头。

  “六月十六?”

  三日月点头。

  “你命定之人?”

  三日月迟疑片刻,缓缓地点了头。

  石切丸看起来有点忧心忡忡,“那我回去给你们测测相容度。”

  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相容度往往决定了他们能否成为伴侣,而影响相容度的因素也十分复杂,通常需要精密仪器的测试。多数配偶之间相容度都高出与另外的哨兵和向导,而当相容度过低的两人完成结合,常常会迎来两败俱伤的悲惨结局。

  “大概不会很高,”三日月摸着下巴,“毕竟现在他只是‘不得不’当一个向导。”

  了然地点点头,石切丸拍拍小狐丸的肩膀,“你可以说了。”

  一番对话小狐丸听得云里雾里,六月那次行动他正在出其他的任务,并没有参与。而且更重要的是……

  “向导?”声音有些不可置信,他压低音量,轻得近乎耳语,“你什么时候需要向导了?”

  作为外界所知少有的精神状态一直十分稳定的哨兵,在石切丸偶尔的精神安抚下也从来没产生对向导素的依赖或是对向导的强烈渴望。三日月理解小狐丸的震惊和更深层的担忧,他眯起眼,简单的回答轻得几乎散在空中。

  “一直。”

  见他没有多谈的欲望,且此处也的确不是进行深入谈话的好地点,小狐丸收敛了表情和疑惑,继续盯着那只在鸣狐肩上上跳下窜的小狐狸。狐狸可是很稀罕的,同为狐狸的眷属,他能准确地捕捉到鸣狐时不时回望的视线。面具之下又是怎样呢,狐狸可大多是美人呢,他不自觉地舔舔唇,默默地想。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石切丸淡定将小狐丸和鸣狐的相容度测试也提上日程。

 

  当审神者来到集合的房间,这里早已安静下来。他手上拿着一叠文件资料,神情颇严肃,隐约可见担忧。清清嗓子,见全屋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后开始了任务介绍。

  他朝大家礼貌的点点头,“各位,想必你们已经知道这是个长期任务了,而且难度同样不容小觑。”说着打开投影仪。“‘修正者’在座的各位应该都不陌生,我就不多费口舌了。”修正者打着平等的口号帮助普通人改变基因序列,使其成为人工哨兵或向导。也偶尔让失去伴侣心灰意冷的哨兵或向导成为普通人,两项他们称之为进化和撤销。而这两项实际上将寻求帮助的人洗脑成为战争机器,且大大缩短了他们应有的寿命。本质上是性质恶劣的欺骗和耍弄,是在制造对付塔的战士和武器。

  审神者切换投影内容,“这个才是我们这次任务真正的重点目标——‘督查军’。”

  在座的大多都为各派的精英高层,对这一名字早就有所耳闻。审神者并不意外,继续详细说明情况:“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他们应该是修正者的指挥者,真正的幕后策划者。最近开始频繁活动,原因我们仍在调查中,但是他们造成的伤害和破坏已经不容忽视了。”投影上闪过几张充斥着血腥和尸体的图片。“他们所过之处大多满目疮痍,军中也有一部分士兵在任务时被他们强行带走。目前了解到他们的战力在修正者之上,甚至可能高于一部分我军精英。”

  三日月一边听着早就掌握的信息一边分神去看鹤丸,看到了鹤丸面无表情的脸,而他身边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光忠明显有些担心。

  拿起准备好的茶杯,三日月不动声色地呷了一口茶。也是,毕竟鹤丸国永也是督查军的受害者,那两人的紧张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更确切的说,鹤丸国永应该被称为督查军的造物。他在脑海里修正着用词。

  人类总是制造出他们无法控制的东西呢,他想着,在茶杯的掩饰下扬起了嘴角。

  

TBC

 

依然没有两位三条大佬,然而我已经淡定了。有了,七只鹤球球!

明天坐车希望不要晕吐在车上……

最近才在跟太太的聊天中敲定了可以说最重要的设定之一XDD 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吓到人呢~

其实秘密的设定也写的差不多了但是不想动笔(。 然后期末修罗要到了大概不太可能摸鱼了……线代微积分宏经求过求过(双手合十

 

评论(6)
热度(59)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