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冰山

*三日鹤 

*现代校园AU

*大概是秘密的前篇,但是独立看也没关系

 

 

--

  烦人的季节,天气阴晴不定,暴晒和暴雨来回交替,时不时还会降下一场猝不及防的太阳雨。

  靠窗座位的三日月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随意地转着笔,望着熙熙攘攘走出教学楼的人群。因为下雨的缘故,各色各样的伞被撑起,从上空俯瞰的话仿佛走进了潘多拉的魔盒,不透明的布料上绚丽的花色像毒蘑菇绝妙的伪装。

  花色艳丽的蘑菇丛里出现了一颗透明的蘑菇,引人注目的程度不言而喻。视力良好的三日月透过无色的伞面和交错的伞骨看到了一片银白色。

  他盯着那纯粹的色彩好一会,大概是感受到他的视线,对方仰起头寻找着他的方向。对上视线后对方爽朗地一笑,向他挥了挥手。

  刚想回应,少女含羞带怯的声音先传了过来。

  “三日月学长……”空荡的教室、温热的雨声、穿着制服的高中生。

  如果男主角不是我,这大概会是完美的少女漫画情景,他漫不经心地想,挂上与往日相同的笑脸面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的少女。

  三言两语拒绝了少女的示爱,他又向窗外望去。雨还淅淅沥沥下个没完。而透明的蘑菇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东西下楼,走到阶梯前,滴滴答答的雨滴敲击着地面,他鬼使神差地停在原地。

  肩上传来轻轻的拍打力道,身边钻出了个银色的脑袋。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和手上拿的透明的雨伞昭示出这个人的身份——白蘑菇先生。

  也许是他探寻的目光在身上徘徊的时间太长,对方妥协般打住自己好奇的扫视,向他自我介绍。

  “三日月学长,我叫鹤丸国永。”刚正经没几秒就原形毕露,“吓到了?”明明是礼貌的问句,却偏偏配着得意的眼神,笑容像是他家附近那只狡黠又可爱的猫。

  那个因为成绩好又受尽老师和同学宠爱而屡犯校规却安然无恙的鹤丸国永,三日月自然是知道的,但也就仅限于知道而已了。而现在,像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向他奔跑而来,避无可避而他也颇有兴趣。

  “学弟你好,多多指教。”他声音带笑,重音放在学弟上,最后尾音又轻飘飘的。一句话愣是被说出了一点调戏的味道,但是相信他,他并没有意识到。

 

--

  “其实你根本没近视吧?”

  鹤丸反坐在前座的椅子上,双臂交叉叠在椅背上,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映得他眸子闪闪发亮。三日月点点头,把身子前倾,鹤丸十分自然地伸手把他的眼镜取下来,他盯着三日月的眼睛看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又帮他带上那副平光镜。

  三日月随他动作,闭着眼睛垂着睫毛等他结束手上的工作。“不好看吗?”他随口蹦出一句无心的问句,嘴巴比大脑快的事故罕见地发生在他身上。

  “唔?”鹤丸听到他讲话,反射性地发出单字回应,似是没听清。

  “不,没什么。”

  

  跟鹤丸的相遇很偶然,却在之后迅速地熟络起来,与他人相处时保持的那点似有若无的距离感在鹤丸这里像是蒸发殆尽。

  而三日月很快觉察到自己有些不对劲。

  先是在走廊上穿过重重人群他也能一眼找到那柔软的银白色头发。大概是颜色特别吧,他想。

  然后他发现鹤丸身上总是会莫明地出现伤口,白皙的手臂上时不时浮现的青青紫紫的印子和暗红色的痂总是显眼得要命。大概是我观察力增强了吧,他想。

  再后来,他发觉自己的视线总是追随着鹤丸趴在桌上睡觉时露出的纤细后颈,白衬衫下影约的腰线和不经意从黑色的校服长裤下显现的细瘦脚踝。

  为什么呢?

  在找出理由之前,他的注意力分散到了奇奇怪怪的细节上去。例如鹤丸衬衫领口若隐若现的精巧锁骨,被西瓜棒冰染红的唇舌,骨节分明的手和圆润干净的指甲。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问自己,却得不到回答。

  

  看起来粗枝大叶的鹤丸其实意外的敏锐,在身上停留又移开的目光如有实质,像影子一样跟着他,他顺着追上去,很快就知道了目光的主人。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三日月,不久之后他得出了疑似自恋的结论。

  三日月宗近,真是迟钝的惊人啊。

  

  --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的那刻大多数人应该是平静的。平静地告别、分离,再准备下一次的相遇。

  三日月站在队伍的后排,听校长滔滔不绝的发言和毕业生代表不知从何处而生的感言,有小声啜泣的人三五成群诉说着依依不舍和念念不忘,他却只觉得莫名其妙。

  朋友的话,这不过是走进下一阶段前的休憩;陌生人的话,这也不过是一场礼貌的告别仪式。

  顺其自然,与世无争。常有人因为这点说他像老人家。又有什么不好呢,他满不在意。

  春天校园中庭那颗巨大的樱花树开满粉白的花,使这个充斥着别离的季节陡然浪漫起来。美好的事物谁不喜欢,无心听冗长的演讲,三日月转头赏起了花。

  影影绰绰的樱花里一个人影半隐半现。那人从粗壮的树干上往下跳,轻巧落地。衬衫和身体的空隙被风填满,银白色的发丝散在空中飞舞,身姿像是灵巧的猫又像是优雅的鹤。

  迟到的鹤丸从树上跳下来,打算悄悄混进人群里,他对目睹一切的三日月比出一个拜托的手势后就猫着腰钻进队列。

  自由自在,热情奔放。三日月默默在心里给鹤丸写下评语。

 

  典礼散场之后他回到教室,不意外地看到鹤丸坐在他的座位上,似是等待的姿态。他走近后才发现鹤丸难得的一幅狼狈样子,衬衫皱皱巴巴,领带也歪歪扭扭。

  “唷三日月。”鹤丸抬抬手打个招呼,不等他问,自己先解释了这幅惨状的由来,“学姐们……太热情了。”开头之后半天才憋出一个形容词。

  三日月了然,作为校园里的人气王,要离开前怎么可能被轻易放过最后的接近机会呢。虽然叫他学长,但鹤丸其实是他同级的学生,不过是年岁稍幼,更多的原因大约是初遇时的揶揄。

  正想帮他将领带扶正,他又注意到鹤丸雪白的耳垂和锁骨上沾染的斑驳的口红痕迹。他没由来地怒火中烧,用手覆上刺眼的红色,一言不发地大力摩擦。

  争取、抢夺、占有、嫉妒。从未感受过的情绪在体内翻腾,撕咬,似是沸反盈天。他收回手退后一步掩住脸,试图压下沸腾的怒火。

  鹤丸抬起眼看他,直起身来将他拉下去,隔着他的手背吻在了原本应是嘴唇的地方。

  体内快溢出的怒气霎时安静下来,三日月呆呆地望着鹤丸的笑脸,手上松了力气被鹤丸轻易地扯开,唇真真切切被吻住。

  他被一个吻卸除了全身的防备,毫无抵抗地跟鹤丸交换了位置。

  干燥的细长手指拆开他的领带,解掉他的衬衫纽扣,顺着一路往下拉住他的皮带。鹤丸略一看他,眉梢都带着笑意。

  

  教室外的喧嚣恍若另一个世界,三日月跟鹤丸用力拥抱在一起,坦诚相对,骨骼相缠,毫无保留。

  鹤丸就像是冰山,此时的三日月说不清自己是铁达尼号还是出色的潜水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和方式去感知那潜在水下的那更大一部分。

  先这样吧,他在情事的余韵中抱着身下眼角都透出湿润的鹤丸餍足地拒绝深入思考。

  

  这一刻里,他们摆脱了过去,而未来尚未开始。这一刻,时光停滞,世界偃息。

 

END

 

 

1.嘛,正好又是一年高考,写点什么纪念一下逝去的高中三年吧XD

2.摘了《里斯本夜车》里的一段,这段里面写得特别像我高考结束时的感受。

3.鹤球97啦~但我还没爷狐~

4.虽然说是秘密的前篇,但是其实也蛮独立的吧……但真的是前篇哟,我也是写过前篇的人了(咦

5.周末考四级了裸考希望能过(双手合十) 不然也太丢自己和学校的面子了……。

6.如果可能的话以后把拉灯那段肉写出来……如果能的话。跟我家太太嚎叫很久想写肉最终还是写不出(掩面

评论(4)
热度(71)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