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秘密

*三日鹤

*黑道AU

 

  城市里五彩的霓虹灯光斑驳地散在他黑色的皮衣上,在银色的发上跳跃。黑色的摩托车沉默地彪了出去,他俯下身贴着摩托车的皮料,在车流中左右穿梭,努力拉开和后面追逐的黑色轿车的距离。

  被几辆黑色轿车和潜藏的枪手逼迫到了巷子里,他把面对着墙的摩托车车前灯关掉。

  5——

  他拍了拍摩托车的车头。巷口外黑色轿车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

  4——

  摩托车被悄然地转向巷口。黑色轿车渐行渐近。

  3——

  双脚踩地,推着摩托车向后退了一段距离。他似乎能听到换弹夹的声音。

  2——

  车前灯倏地亮起,照亮黑色轿车里无言的追踪者。他嘴角忍耐不住地扯出一丝笑。 

  1——

  心里的默数和突然响起的枪声合二为一,他猛地踩下油门,性能优良的摩托车就冲了出去,然后车头被抬高,重重地砸在黑色轿车的车前盖上,从布满了弹孔的玻璃上碾过,滑过车顶,落在车后的地板上,立刻就融入了夜色中消失不见。

 

 

“五条家那位似乎藏了一个惊喜给我们呢。”石切丸拿着牺牲数人才到手的资料,那资料只有薄薄的一页纸,上面的信息极尽简洁。

  今剑在岩融身边探过头来,“喔喔,这份资料还真不是你的风格呢?岩融你说是吧?”他笑嘻嘻地拍拍身边人的腰。“是呢!”岩融习惯性地用大手揉了揉今剑的头发,表示赞同。

  小狐丸从沙发上起身,走到石切丸身旁,一目十行地扫过了那页资料。“搞什么啊,居然只有名字和性别?”他不可置信的说,“而且名字居然还跟五条当家名字一样?”

  “那才有趣不是吗?”三日月宗近坐在椅子上,双手随意地翻过桌子上的文件,他之前就看过了那页资料,漫不经心地表达着自己的看法。“作为五条家的暗杀者,他就应该对得起这个名号。”

  

 

  等三条组再有线索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而线索也同样模糊不清。石切丸紧抓着这条线索不放一步步地往下查,才查到了五条家暗杀者的代号。

  “鹤吗?暗杀者用这样的代号可真是微妙……”小狐丸对着窗外的阳光眯了眯眼,刚起床的他还带着困意,听到这个消息也没什么反应。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代号这种东西明明应该很好查才对,但是五条家都闭口不言,道上也几乎没人知道。”坐在岩融怀里的今剑用指尖碰着对方的指尖,分出神来提问,他歪着头提出假设,“难道跟本名或自身特征有关,代号会特别显眼?”

  “哦?”石切丸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抚上了自己的下巴,“说起鹤,我倒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去看看吧,”三日月拍板决定,“我有一种预感。”话音带着笑意。

  “兄长大人拜托你把这个笑留去吓唬别人……”小狐丸刚转头就被三日月看似温柔的笑脸吓了一跳。

 

  

  “这里吗?还真是普通呢。”三日月下车,熟练地把落座时解开的西装扣子扣好,走到门前曲起手指礼貌地敲响了门。

  然后他猝不及防地被冲出门的白色身影伴随着的大叫逼出了表情的波动。

 “喔!哈哈哈吓到了吗?抱歉抱歉……咦你是新邻居吗?我是鹤丸国永,这样突然的到来有没有吓到你…………你干什么?”鹤丸被对方突然地动作迫得停下未讲完的话,盯着扣住自己手腕的手,那漂亮的手指甚至在他的衣袖和手背上轻抚过去。突然他就被对方带进门内,背部靠上了冷硬的墙面,另一只手也被三日月的手压过了头顶的高度。

  “普通人的手腕上可是不会绑刀片的哦?”气定神闲的三日月不偏不倚的迎上鹤丸猛然锐利起来的眼神。“鹤。”

 
TBC

 

1.三日鹤的黑道趴好像很多……但是我还是想写(掩面 小小声对以明太太的礼物告个白。

2.鹤球91了,我依然没有爷爷和狐球。但是鹤球捞了两个园长给我!脱离三条难民指日可待XD

3.电脑坏了又拿去修了不要再出毛病了……

4.明明三日鹤粮这么多我为何还要产(摸下巴思考 而且我居然用室友的电脑打完了这篇,虽然手稿上周就写好了(。

5.起名废_(:з」∠)_

评论(12)
热度(86)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