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界线

  *三日鹤

  *哨兵向导现代AU

  *私设很多很多很多

  

 

  鹤丸国永是一个异类。无论是在普通人的世界抑是哨兵向导的世界,这一点都像岩石上的刻印一般无法改变。而本人却并未因此感到痛苦烦躁,反而相当乐在其中。

  他既可以是向导又可以是哨兵,这样的例子太过于罕见。他是为人所知的第一位,世人皆称他为“越界者”。哨兵与向导,本身有着严格的分界,即使是最强的哨兵也不能做到像一位最普通的向导一样用自己的意识控制精神力安抚或攻击。共感对哨兵来说是全然陌生的领域,只有在拥有了与自己相配并结合的向导之后才能稍稍涉足,切身感受向导的不同于他们的天赋。

  而在鹤丸身上,这条界线是不存在的。他脑中像是有一个控制器,随心调整着哨兵和向导的能力配比。若是他想,他可以成为五感过人身手敏捷的哨兵,也可以让自己成为能轻易攻破他人精神屏障、或是给予稳妥的精神安抚的向导;他可以成为战争机器,亦可以成为心灵医师。

  本来这种能力或许会成为不宣于口的秘密。鹤丸原来也只是军队中能力较为出众的一名哨兵上将,一次偶然事件后,那一条分界线犹如玻璃窗外的水痕在阳光的照射下蒸发的无影无踪。而“越界者”就像平地上一声惊雷,在世人面前毫无保留地炸响。

  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是鹤丸的挚友,在参军前便是同一所军校,参军后倒也意外地还能凑在一块。他们三位哨兵的组合十分引人注目,像是草原上的三只猎豹,虽然不在食物链中占据着顶层的位置,但也处在有利地位。伊达组便指得是他们,公众眼中名气不大不小的军官组合,在军队的日子也足够舒心。这一份友谊也让烛台切和大俱利知道鹤丸的一个秘密,说是秘密,但其实能被隐约的察觉——越界是有副作用的,就像每一个僭越者都会受到惩罚。但就像越界这个能力一样,副作用也同样让人无法辨别好坏。

  喜欢各种各样惊吓的鹤丸在这一天接任务的路上,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惊吓。他在上司的办公室外百无聊赖地闲逛了一圈还没等到进入的许可,于是蹲在了办公室门口。他的精神向导,一只白色底色的豹猫缓缓踱进了门内。对精神向导来说,门、墙这些有形的事物都不足以成为阻碍,只有哨兵或是向导散发出的绝对的拒绝才是它们禁止通行的标志和无法跨越的火线圈。

  鹤丸认为自己的精神向导不过是无聊,待办公室的门打开,上司请他进去,他才惊愕地发现自家的豹猫正被一个陌生人抱在怀里。这可真是不可思议啊,他想着,脑海中出现的是白色豹猫从大俱利和烛台切身边跳开或是从肩膀上一跃而过的身影。

  今天的鹤丸被要求作为向导来领取任务,他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会有一个搭档哨兵,但没想到这个新搭档这么快就收买了别人都无法触碰的豹猫。

  那个身影转过来,带笑的眼睛直视着鹤丸的,文雅的外表,完美的样貌,恰到好处的笑意,但那抹月色之上笼着一层雾,透着若有若无的寒意,隔开了他和外界。鹤丸盯着他,看到了探究、好奇以及一些意味不明的东西在他眼里沉沉浮浮。

  这可真是直白啊,鹤丸想着,突然被腿上的缠绕感一惊,一低头就看到了一头毛皮顺滑亮丽的黑豹,对方蓝绿色的眼珠像在宣誓主权。然后是一只摘了手套的手出现在身前,豹猫不知何时已经跳下了地。

  “三日月宗近,你这次的搭档。”等鹤丸把手伸过去,他补充“久仰大名,鹤丸上将。”

  鹤丸突然就明白了那些不明的情绪,那是势在必得。他握紧三日月的手,台词客气语气针锋相对。

  “三日月先生,希望合作愉快。”

TBC

1.爷爷还是没来而我的鹤球已经81了_(:з」∠)_ 三条难民到底要怎么样才好……

2.好不容易正太们练上来,平均50多了两次跪在6-1BOSS门外我的资源……(哭着手入

3.脑洞多但是忙,上课写手稿闲的时候打字我也是挺拼的,要是写论文我的作业早做完了=。= 

评论(6)
热度(70)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