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鹤丸国永的狼崽饲养笔记

鹤丸国永的狼崽饲养笔记

 

·三日鹤 

·伪年下养成

 

  今天出阵的目的地是厚樫山,作为那里的常客,鹤丸国永稍稍打点自己的行装便带着第一部队出发了。 

  荒凉的土地,棕黑色的马匹,白色的兜帽,金色的链子,血光中的银白刀刃以及鲜红暗红紫黑的各色血迹。这一次的出阵跟以往的任何一次似乎都没什么不同。

  鹤丸把自己马匹的缰绳丢给石切丸,然后便无趣的双手背在后脑自己先行往回走。石切丸拉好松风的缰绳,摸了摸它顺滑的毛发,看着无趣两个字几乎成为了鹤丸的影子,他摇了摇头,有些担忧但什么也没讲。

  过一会鹤丸又从远处迅速地往回跑,准确地降落在松风的背上,从石切丸手中抽出缰绳便骑着马跑了出去。等他跑远了,后方的一军成员还能听到他的笑声。萤丸抱着刀骑着马慢慢的走在石切丸旁边,两撮翘起的头发被风带起。

  前方的鹤丸渐渐慢下来,趴在松风背上漫无目的的晃,他不在意会被带到何方,反正总归能找到回本丸的路。金色的眼睛四处张望,期盼着找到一些不寻常的惊吓,或许他可以带一只野兔回去给大俱利伽罗当伙伴,一想到对方的跟兔子对望的景象他便笑了起来。鸣狐的狐狸和五虎退的小虎崽能不能和兔子和谐共处的想法在他脑海飞快地闪过,有什么关系呢,他满不在意,反正烛台切会保护好兔子的。

  “哈!”他突然拔出拿在左手的刀,用右手握紧刀柄,背一直脚尖在马蹬上一踩,整个人便猛然向上一起,再在马鞍上一点,白色的影子便无声地飘了出去。翻飞的衣袂在空中划过,刀锋所过的树叶被齐整地切断,干净的土地上转瞬便多了血色的浸润,敌方的尸体轰然倒下。“居然还有漏网之鱼,这是留给我的惊吓吗……”话音未断他极速像旁边一偏,衣袖上仍然被锋利的刀刃割出一道裂口,手臂上也多了一道伤口浅浅地开始渗血。

  随后跟来的萤丸正好看到这一幕,等鹤丸让出了一点空隙后萤丸才发现他的身后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唔,大概跟我差不多高?飞速的想着,他也拔出了自己的刀,然而还未上前那个身影便已将刀收起。石切丸紧跟而来,看到那个身影时一怔,“三日月?”对方转头看了看他们,对石切丸一笑后随即又面向鹤丸,他昂起头盯着那对金色的眼眸。

  “鹤?”软糯的童音响起来,鹤丸错愕地望着面前方才才对他放出毫无保留杀气的那一轮上弦月,“三、三日月……?”无限怀疑的声音显示着主人的不可置信。

  这一声呼唤得到了孩子的笑声作为回答,“嗯,”童声应着他的疑问,随即揉进去些内疚和歉意“对不起划伤了你……你突然出来我来不及收刀……”
   等到所有的一军队员围拢过来,小小的三日月已经被鹤丸单手抱在了怀里,蓝色的脑袋像奶猫一般埋进了鹤丸白色的外套。

 “啊啊今天有个超级大的惊吓!”鹤丸欢快地宣布,用眼神指示大家看他抱着的孩子“他就是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哦!吓到了吗?”
   久经考验的一军战士表示,这一次还真的被吓到了。

TBC(不知道有没有C

 

1.幼体三明爷爷~ 因为其他刀都是进本丸时就不是幼体所以才会被吓到

2.比较怕生的年纪,记忆也不是特别完全,对鹤和三条家的人有印象,等慢慢养大会想起来的吧(。  

3.我依然没有爷爷但是鹤球捡了小小的自己回来给我XD 还捡到了虎澈大哥~现在还差4把刀!其实我很想写幼鹤但是养成系我也很喜欢XD

4.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三条难民_(:_」∠)_
 但是我坚信鹤球会帮我把他们带回来的!

评论(2)
热度(50)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