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三日鹤小段子

  三日月宗近走进屋里,看着坐在窗边出神的鹤丸国永。白色的衣服,银色的头发,白皙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苍白的肌肤,金色的眼中倒映着窗外漫天的大雪,白色雪花下坠的影子在金色的世界中悄然而至而又倏然消失无踪。三日月发现鹤丸的耳尖有一点浅淡的粉红,听到声响的鹤丸回头,三日月的指尖已经碰到了他的耳朵。

  “鹤唷。”三日月轻轻地说,似无限眷恋带着无限缱绻。接着他单膝跪地,整个人降下来,将自己放进了鹤丸的怀里,他用耳朵贴着鹤丸的左胸口。明显感受到对方一瞬间的紧绷和颤动,三日月闷闷的笑声从鹤丸的胸前传出来。

“被我吓到了吗?”

“啊啊,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呢……三日月你这么突然干什么?”鹤丸低下头,将手轻轻地放上三日月深蓝色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地梳起了对方柔软的头发,划过发间金色的发饰。

  三日月一言不发地抱紧他,将自己的温度沿着皮肤,透过繁复的衣物传达给对方。鹤丸放松下来,像开始柔软的坚冰。

  良久,三日月将放在鹤丸背后的双手缓缓移上了他的脖颈,慢慢地抚过他颈间的链,抬起头微微右偏,在他耳边低声询问。“让我温暖你,”一个陈述句被他讲出了水一般的温柔,又带着不容置喙的锐利,“鹤。”想让你,感受到我的炽热,从内而外都沾染我的温度和气味。

  啊啊,这样的一个牢笼。鹤丸笑了起来,将冰凉的双手盖上了三日月的耳朵,满意地看到对方反射性的一缩,眼里满满的都是快活。然后他望进三日月的眼睛,凝视着那一轮上弦月和里面小小的自己,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闭上眼。

  “果然,今晚的月色真美。”

  闭眼时他的睫毛扫过三日月眼球上薄薄的皮肤,三日月也闭上眼睛,任由那微小的痒意漫进心底。把这轮月亮送给你,你要吗?

  三日月轻轻解开鹤丸的衣服,将对方放倒在房间里的榻榻米上,他所见到的是逐渐暴露在空气中、为了他而敞开自己的鹤丸,屋角的暖炉,窗外的飘雪和树上将会盛开的樱花,他觉得自己在听一首诗亦或是一首歌。这大概是世界上最风雅的景象了,他想着,俯下身亲吻鹤丸微凉柔软的嘴唇。感受着鹤丸的手描过自己的五官,“真美啊”然后他听到鹤丸的声音,忍不住地轻声笑。

  进入鹤丸时,三日月觉得自己听见了刀剑相交时的声音,清脆、铿锵,带着凛冽风声。脑海中浮现了月光下身着浴血白衣的身影。

  他想,对于鹤丸来说,他离开那片染血土地的脚步仿佛是抛弃掉属于他的一部分,而那纤细的背影,他些微的感觉到,鹤丸仿佛踩在一块微震造成的浮冰上,缓慢地漂向广袤冰冷的海洋。 

  三日月喘息着亲吻着全身泛红不断喘气的鹤丸,“我一直在这里。”

 

 

END

 

 

 

梗的话有崛与宫村37话里面那幕,我可喜欢!少女心整个都熨帖了……还有《里斯本夜车》里面一句话,那句话我也好喜欢,借用但是没有原句那么美好的感觉了(躺倒

本来想出了爷爷再写三日鹤,结果这对感觉太美想象起来都很舒服,当然文力有限就不说了(掩面

爷爷快来吧我这里有鹤球!

评论(20)
热度(28)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