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vexres
混乱守序格子糖
懒癌咸鱼未从良
 
 

【Dickjay】雏鸟情节 -上

*Dick/Jason

*哨兵向导AU

 

是瞎编,各宇宙设定混用。

 

在红头罩的头罩掉下去的第一秒,夜翼就感觉到不对劲。他的精神屏障几乎在那一瞬间就遭到了猛烈的攻击,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哨兵和义警,他当然接受过抵抗攻击的训练,但这次的攻击似乎有些不同。那攻击毫无章法,简直就像一个已然疯狂的巨兽在挣扎,精神触手撞上夜翼的精神屏障时的力道如果能化声,绝对是怦然巨响。

这让夜翼有点无所适从,但并非无法调整,而这一点冷静很快在他看清楚那张失去遮蔽的脸时化为乌有。

“……Jason?!”


当Jason Tood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或者更具体一点儿,在他的父母依然活着的时候,他已经是街上流浪军团的常客了。

他在那个团体里不很受欢迎,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毕竟还有一个家,甚至还有父母。即使他的父亲是个常年在外游荡的毒贩,而他的母亲是个时不时犯病的毒瘾患者。啊哈,天造地设的一对夫妻,Jason有时在街上给自己找点能吃的时候讽刺地想。大部分时间他为了找到自己的口粮已经耗费全部精力,更别提有时还要留下稍好那部分给他那不知道有没有在家、有没有犯病的母亲吃。他的全部能量都在为了他这不知道为什么继续的生命而燃烧。

哥谭总在下雨,而今夜的雨就算以哥谭的标准也实在是大得可以。雨声几乎要吞噬一切一般咆哮着,水滴没完没了地冲刷所有裸露在外物体的表面。Jason缩在角落里,他混进了马戏团表演场地里,本想在那群狂欢的人群里偷一两个富得流油的钱包,却被舞台正中的唯一亮光吸引了。那个男孩看起来比他大上一点,轻巧地在空中留下一道蓝色的弧线,握住了接应人的手。

“Grayson!Grayson!”周围的人欢呼起来,Jason才意识到自己看呆了。好在今天运气不错,他最终带着一个鼓鼓的钱包在雨停之前溜走了。他拿着钱去买了面包,难得奢侈地多买了一小瓶牛奶,同时在心里默默计算这笔钱能够他活过多少天,那个数字让他惊讶。

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街角的花店里了。这花店是一位老妇人开的,很难相信哥谭还有一间如此老派温馨的花店,虽然Jason确信那看起来矮小的柜台下放了枪(再怎么说这儿也是哥谭,希望他别因为滴水的衣服被一枪崩掉),但他还是在老妇人和蔼的目光下犹犹豫豫地瞧起了花。花都很好看,比他在街上路过的都好看,他捏着塞在口袋里的钱包踌躇不前。那簇蓝色的小花跟他对视着,他看了半晌还是默不作声地拉上衣服的帽子走了。

过一会儿Jason抱着那簇看起来脆弱柔嫩的花不住地埋怨着自己的愚蠢,脚步却还是固执地向着马戏团的位置走。要不怎么说他今晚运气不错,他在外围远远地就看见了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Grayson一家,那个男孩也在。等Jason走得够近的时候,只有那个男孩还在外面,他走过去,拼命回忆在舞台下看到的献花是怎样的流程。末了还是干巴巴地把花递过去,干巴巴地说:“你的表演很精彩。”

那个男孩眨眨眼接了花,“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花。诶等等,是给我的吧?还是给我们——”说着用手臂画了个圈,笑眯眯的,“Grayson一家的?”

“呃……”

“噢别在意。我就是说说……”

“给你的。”Jason说,他比同龄人还要瘦小一些,藏在半湿红色的帽衫里那张脸带着认真。

“哇哦……我是说,谢谢,真的,谢谢你,我很高兴你喜欢我的表演。”

“你很好、呃我的意思是你的表演很精彩你也很厉害……”Jason胡乱说了一通,最终放弃了,重复一句,“你很好。”

对面的人看起来真的很开心,朝他咧出个大大的笑,与此同时Jason感觉羽毛的触感在他的脸上一划即过。他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没有丝毫异常,但仍然决定赶紧离开。他道完别迅速离开,站在原地的男孩才想起自己没说名字。

“好吧……第一次的花。”男孩捧着花跑进了家人的围绕中。


当晚停了个间隙的雨又开始下个没完,似乎是老天故意给他那一点时间去献花一样。Jason贴着墙走,尽量把自己放在有遮盖的地方。药品很难搞,生病时的食物也是个问题,如果可能他还是不想生病。

他今天打算回家,带着的钱就这么在外面过夜很危险,他还不够强壮、各类技巧也不够娴熟,如果打起来跑不掉他十有八九是输的那个。而他的家……他的房子至少还不漏雨。

那栋房子很冷,断水断电,他的父母不知所踪他也不太像在乎了,即使他的确有点怀念他妈妈那头漂亮的长发。随后又开始自我怀疑,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那头长发干燥且干净的样子了。Jason蜷在床板上,边上躺着只干瘪冷硬的玩偶熊。抱着未来几天的钱,他闭着眼睛沉进了梦乡。

这一觉很不安稳,脑海里各种人的窃窃私语和无数种情绪一同被放大,海啸一般淹没他。他独自一人沉在鼎沸的人海里,耳朵迷糊地听到类似于向导、运气、赚了几个字眼,意识又被迅速拉入泥沼,裹着不知道谁的哭号向下沉没。

醒来的时候脑子里的窃窃私语依然连绵,Jason猛地睁开眼睛,浑身无力地躺在什么不知道地方。全然陌生的环境让他一下子绷紧了全身肌肉,痛楚立即劈过来。他吃痛地向下看,手腕上缠着的绷带开始渗血,身上的钱早就不翼而飞。

这时一个老妇人走过来,那张脸他在昨天的花店里见过,他震惊地看着她利落地收拾好他裂开的伤口,感到一阵眩晕。

“你……”

“昨天真是你的幸运日,小子。觉醒时碰上人贩子,要不是你买了花,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等等,这见鬼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银发的老妇人状似怜悯又不耐地看了看他,开口道:“你是个向导。这位小王子,看到你的小狐狸了吗?


TBC


PS.其实我不知道狐狸的设定到底能不能用,一开始这样想是因为狐狸适应环境能力很强,但是lof看着看着就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太太们的私设和独有梗了……如有冒犯十分抱歉,也请麻烦告知一下我改掉!


评论(2)
热度(51)
  1. Arkham KnightLevexres 转载了此文字
    设定…………好喜欢
© Levexres|Powered by LOFTER